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奶团下山,全家排队宠崽崽

第62章 啾啾不会揍人

    几分钟后,他们都被容啾啾收拾的服服帖帖。

    这边的动静像是有些大。

    几人躺在地上呜咽呻吟,容啾啾却敏锐的听见了藏在暗处的动静,她转头看向旁边的大树。

    树后面好像有人。

    月光被剪碎投射在地上,容啾啾盯着那棵树。

    容啾啾忽然朝着那边走过去,小木剑扬起来指着那人,正要说话,却被那人反手捂在了怀里。

    “别出声,我是三哥,别怕我会安全带你走的!”

    容深立马让人过来,容啾啾却拿开容逸捂着她的嘴,小奶音喊着:“哥哥我没系!”

    随即,小奶包子转过头。

    “三哥,啾啾很安全,是六哥在旁边,坏人都被我们制服啦!”

    容逸迟疑的松开了容啾啾,借着月光看清了容深,这才从树后走出来,高大的身材在地上留下一道长影。

    “容深,你们怎么会在这?”

    他从这经过,听见了动静。

    再靠近点时,他竟敢听见了容啾啾的声音,以为啾啾宝贝被坏人劫持了,这才潜伏着正想要将啾啾带走。

    容啾啾抱着容逸的小腿,像个人形挂件似的,心里好大一块石头落地的感觉。

    “三哥,你的电话都打不通捏,你没事啾啾好开心!”

    天色是这个天色,小道是这条小道,埋伏的人也是这么多。

    但是梦里的事情没有发生。

    三哥好好的没受伤。

    她小脑袋瓜子转的飞快,四哥会不会就是因为三哥受伤了才骂啾啾的,现在他没有受伤,啾啾是不是不用挨骂了?

    容深笑了笑:“没事就好,这小家伙拉着我出来找你的。”

    细碎的月光下,容深的轮廓愈发深邃,双眸漆黑似是深潭。

    容逸一把抱起来容啾啾,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胡茬扎的啾啾脸蛋痒痒的。

    “那要好好谢谢啾啾小宝贝,三哥平时用的不是这个手机,让啾啾担心了,你揍哥一顿!”

    容啾啾甜甜一笑,小奶音软乎乎的:“啾啾可不会揍人,啾啾还系个小盆友!”

    躺在地上的几人瞬间石化。

    这还叫不会揍人?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行踪?”容逸将小奶团子放下,冷着一双冰冷的眸子,玩味的踹了地上的人两脚。

    “k,你还缺对家?”为首那人,躺在地上被绑着,冷笑一声。

    k这个代号,是圈内树敌最多的人。

    他行事乖张,从来不考虑后果,也不怕有人报复,因为没人知道k的真实身份。

    容逸行走在外,都带着口罩和帽子,他也从没在任何人面前展露过真容。

    除了……合作了这么多年的虞晶晶。

    他冷着脸,缓缓蹲下,偏头对容深说:“带啾啾宝贝先回去,我一会儿就到。”

    容深点了点头,事情都办完了,要怎么处理,他并不操心。

    容啾啾一步三回头,东边已经翻起鱼肚白,时辰已经过了,三哥应该不会出事了叭?

    为首那人警惕的看着容逸,他从腰间掏出一把刀来,寒芒毕现,在月光折射下散发着凉意。

    “谁透露给你我就是k的?”

    那人偏过头,眼珠转了转,佯装不屑道:“你最近得罪了谁,还不清楚?”

    容逸的刀背轻轻划过他的脸颊,那人浑身瞬间僵硬。

    “你……你想做什么?”

    容逸听着他强忍着的颤音,不禁好笑:“那要是情报有误呢?我不是k,你们岂不是逮错人?”

    ……

    容啾啾不放心,她就在不远处等着,不愿意回虞家。

    她要保护哥哥的安全哒~

    二十分钟后,容逸慵懒从容地从树林里出来,此时的马路在黯淡天色下,照的更白了。

    “哥哥!你系惩罚了坏人吗?”

    容逸一把抱起容啾啾:“当然了。”

    容啾啾忽然笑了,天真的歪着小脑袋:“那是把他们的脸上都画上了鬼脸吗?”

    容逸宠溺点点头,嗓音低沉:“是,他们都害怕极了。”

    几人有说有笑的哄着容啾啾回到了虞家。

    天色已经大亮。

    一抹光亮从天边钻出云层,清冷的空气中糅杂着一抹暖色。

    虞家的早餐桌上,人出奇的全。

    饭后,虞晶晶和容逸在后花园谈话。

    “时间我也给你了,查出来了?”容逸将一份牛皮纸袋放在她面前,反问:“会泄密的当然不止我一个,但知道我就是k的,还真就只有你一个。”

    虞晶晶听着他的语气,拧眉:“什么意思?”

    容逸躺在花园的椅子上,双手枕着头:“你纵使怀疑我,我也没和你生分,你却向外人爆出我的真实身份。”

    他看着虞晶晶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虞太太这是想置我于死地?不用这么狠吧!”

    虞晶晶沉了一口气,费解的看向他。

    “我要这么做还忍到昨晚?”

    话落,两人沉默了片刻,虞晶晶拆开牛皮纸袋。

    里面的内容,是最初散布消息的那个账号,点开细扒一下,还能看见容逸的种种痕迹。

    容逸要是做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留下痕迹?

    纵然是虞晶晶有些恼意,也能看出是刻意引导到容逸身上的。

    容逸就是k的消息,她也从来没有放出去过。

    看完,她有个匪夷所思的想法:“说不定,我们两个,都是被人戏弄了?”

    容逸的神色瞬间冷了几分,眼神深幽。

    虞晶晶经过一晚的深思熟虑,深呼吸一口气:“我们被算计了。”

    她抬头看着容逸的眼睛:“有人想要你的命。”

    容逸喉结上下滚动,看向了远处,天亮了,那些记者又来了。

    他垂眸,沉了沉声调:“我先让人,把他们解决了。”

    虞晶晶看着热度丝毫没有要消减下去的意思,眸中划过一丝颓然。

    事情发生了是躲不掉的。

    虞晶晶正打算要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却发现有人已经先她一步了,早上七点,郝氏集团发布会澄清。

    自家负责人,和虞晶晶没有任何关系。

    网络上一切全都是造谣,再传播将启动法律程序。

    虞晶晶顺着这台阶下,在微博上发布了澄清声明,网络上的吃瓜群众将信将疑的散去。

    容逸却始终都查不到背后煽动是非的人。

    一切都神秘又毫无头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