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汉末风起

第三百二十九话 何为忠义

    对阵凌统的,是一脸刚毅的张郃。

    张郃之名气,虽然不如张辽、赵云这般如雷贯耳。但是自出道以来,跟随着北军南征北战多年,也算是无一败绩。并且张郃还是北军五虎上将之一,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凌统见对阵之人是张郃,虽对自己实力还是比较自信,但也收拢心神,准备大战一场。

    两人的阵前对话可就温和多了,只听张郃言道:“汝父曾追随孙坚、孙策与吾主并肩作战,今日便让吾看看,汝可曾继承凌操之勇。”

    凌统也拱手道:“今日一战,吾必全力以赴,请赐教。”

    互相点头致意后,两人便杀到了一处,两人皆是善用长枪者,两杆长枪你来我往间,也是杀得黄沙漫天。

    甘宁抱着膀子轻蔑一笑,言道:“凌统虽武艺不错,但不是张郃对手,落马只是迟早的事情。”

    黄盖闻言,眉头一皱,他虽然不满甘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不得不承认,凌统确实不是张郃对手。

    战至二十合,只见张郃长枪斜探,趁着凌统侧身躲避之际,一枪杆拍在他的肩上,将其击落马下。

    张郃刚想抱拳说句安慰的话,却不料江东阵营中先传出了大笑之声。

    只听甘宁的笑声带着戏谑,随后他大声言道:“公绩(凌统字)落马的功夫,在下真是自叹不如啊。”

    凌统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也顾不得和张郃叙话,灰溜溜的退了下去。

    ……

    至此,江东出战四人,均以全败告终,但北军好似无所畏惧一般,张郃直接离场将位置让给了北军最后一个出场的人,镇北王陈风!

    也就是说,江东只要击败陈风,赢下这一局,那么晋级的队伍就将是江东队,毕竟北军的前四人虽然都胜了,但也都退出了赛场,被视为自动弃权了。

    黄盖深知自己大概率不是陈风的对手,当年陈风就能力拼孙坚,现如今陈风的武艺肯定又有精进了。但江东队的晋级希望都在自己身上,只有一战,或许还有机会。

    陈风跨上玉影缓缓踏入校场之中,虎头大刀在阳光下反射出夺目之光。

    看到陈风亲自上场,看台上的北军文官们无不惊愕,说好的主公只是去压阵的呢……沮授更是大急,他都做好决定了,今日战罢,便入宫死谏,说什么也不让陈风再上场冒险。

    ……

    黄盖看着场中威风凛凛的陈风,深吸一口气,随后也跨上战马入了校场,与陈风四目相对。

    陈风拱手笑道:“公覆(黄盖字)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黄盖也拱手言道:“镇北王风采依旧,末将却是老了。”

    陈风言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与之相比,将军还在当打之年啊。”

    两人就像是阔别已久的老友一般,竟聊了起来。

    只听陈风继续说道:“回想起当年洛阳,与文台(孙坚字)在洛阳把酒言欢之时,就如昨日之事。那时候,伯符还在北军麾下…不曾想时过境迁,竟物是人非至此,可叹…可叹……”

    黄盖眼中也闪过追忆,随后反应过来,他扭头看了看江东群英神态各异的表情,急忙打断道:“今日之争,事关我江东荣耀,有得罪镇北王之处,还请万勿见怪。”

    言罢,黄盖已经提起手中刀,摆明了不想与陈风继续叙旧。

    但陈风却视而不见,而是继续说道:“想当年,文台何等英雄。再看孙伯符,又是如何开创了江东基业。如今江东小人当道,颠倒黑白甚至为夺权利不惜背道弑主,难道公覆心不痛之?”

    黄盖闻言,冷汗都冒了出来,他急忙拍打舞刀,直逼陈风,嘴里呐喊道:“请镇北王赐教。”

    陈风做好招架的准备,并未选择与黄盖硬碰,嘴上却依旧说着:“汝先是追随文台,后是辅佐伯符,为江东之基业,立下的汗马功劳不胜枚举。但如今,为何愿侍小人?”

    陈风再度格挡开黄盖的长刀,拉着玉影跳出战圈,继续言道:“孙策遇袭之事,错漏百出,如无有心人从中接应,伯符又何来这一劫?如此浅显的道理,难道公覆看不出来?”

    “忠义之士,并非一味的愚忠啊。拨乱反正,继先主之志,亦不失为我辈忠义之人的气节。”

    铛的一声,两刀在空中爆发交锋,黄盖的长刀被狠狠弹开。

    陈风这回直接转头对着江东阵营的英杰们,朗声言道:“以诸位之忠义,难道要明珠暗投,助纣为虐乎?”

    黄盖此时已然知道陈风的目的,他大骇之下,只能加紧对陈风的猛攻。再让他言下去,恐怕就要指名道姓的说孙权是小人了。

    但是任凭黄盖如何攻击,陈风都能游刃有余的格挡,他看向太史慈言道:“将军自神亭岭之后,便与伯符结下生死之谊。伯符遇袭之事,其中蹊跷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江东鼠辈却集体装聋作哑,其中盘算,细思便令人不寒而栗。”

    “够了…”

    黄盖暴喝一声,一刀劈向陈风,却被陈风迎上一刀给压得连连后退。

    陈风无视黄盖继续对着江东阵营喝道:“忠则不能卫其主,义则不能究其真,如此看似忠义,实则大不忠,大不义也。”

    此话一出,太史慈冷汗直流,甘宁目光闪烁……

    陈风又与黄盖交手三合,将其逼退之后,突然道:“将军请看。”

    看着陈风突然手指军乐台最高处的天坛所在,太史慈等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老妇人在蔡琰和荀采的搀扶下,拄着拐杖缓缓走了出来。她颤巍巍的走到天坛之中,嘴里说着什么,但是距离太远根本听不清楚。

    江东阵营中,太史慈虎目之中早已蓄满了泪水。这个妇人,正是他在青州北海的母亲啊。别人虽然听不到妇人说的什么,但是太史慈单看嘴型,便已明白了母亲大人想要表达什么,她是在劝自己弃暗投明啊……

    想想也是,以母亲的刚烈,如果不是自愿,又有谁能将她活着带到北境。如果不是自愿,又岂会出现在这里劝说自己。

    太史慈再无他言,泪流满面的跪伏在地。

    陈风见太史慈心防已陷,也不再留手,突然暴起一击,直击黄盖。

    黄盖本就鏖战了三十余合,陈风虽然只是招架,但是每次的交锋他都如劈在巨岩一般,让他胸闷难当。

    此时陈风突然发难,黄盖哪里还能相抗,虎头大刀落下,黄盖也被打翻在地,神色迷茫。

    他回头看着江东阵营中跪伏于地的太史慈,更是面如死灰。

    群英大会,江东竟一轮都没有打赢,直接被压在地里送了出局。天下之人可不会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一场未胜出局的,他们只会说江东都是一帮鼠辈…如今,看大将太史慈的情况,恐怕是已经被陈风说动了……江东此番是既丢了面子又折了大将。如此一来,他将如何面对江东父老,如何面对主公。

    凌统看着跪伏在地,心神大乱的太史慈,眼中闪过一丝戾色。他抬头看了眼得胜之后,并未下台的陈风。见他策马缓缓而来,心中也做出了决定,既然留不住,那也不能便宜了北军。

    只见他一把抽出佩剑,便要刺向毫无防备的太史慈。

    这番举动让一直注视着场中变化的群英们倒吸了一口凉气……

    陈风也是一惊,此时出言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千钧一发之际,只见甘宁也拔出佩剑,“铿锵…”一声,架开了凌统的剑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