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神权之上

第九十六章 首战即终战(3)

    连续杀死两名化境强人,落在众人眼中,带来的是巨大的精神冲击。

    而卓君彦这边的武阵士兵们更是兴奋无比,同时放声高喊:“主公无敌!”

    “元首无敌!”

    他们跟随卓君彦时间良久,渐渐也摸清了卓君彦的脾气。

    每战必吆喝,定要威慑播四方。

    但是大人物有大人物的体面,老是自己喊也不是个事。

    有事部下服其劳!

    这刻同时狂呼,配合着卓君彦连杀两名化境的威严,瞬间震的敌皆胆寒。

    卓君彦抬手一抓,从空中已抽出又一把无咎刃。

    两千威慑,老子现在买的起!

    “铁索横江,山水一线,横扫千军,千军剑!”暴吼声中,剑光涤荡,化作匹练横扫而出,将身周的一群武道强人拦腰两断。

    千军剑!

    一种专门用于阵战沙场的强悍剑技,在这刻大放光彩,一击袭杀一众强人。

    不过这剑技消耗内力巨大,卓君彦苦战至今,这刻一剑得手,也脚步虚浮了几下,显然已是有些掏空的节奏。

    这使得战场士兵与强人不惊反喜:“他快不行了!”

    纷纷再次掩杀。

    卓君彦低笑:“是吗?”

    猛然冲出,金钟起,剑光荡。

    呼啦啦又是一记横扫千军。

    不就是内力吗?

    嗑药就行了。

    这一刻的卓君彦仿佛一个战神,一路所向,望风披靡,竟是一个人杀入敌群,陷入重围。

    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被包围的一刻,就听轰隆隆大片炸响。

    却是卓君彦又甩出了一轮炸药。

    确切的说,而是象下蛋一般,所有的炸药都从他身后扑通扑通落下,遮挡了那些异人的视野,随后起爆。

    刚刚还陷入重围的卓君彦,身后瞬间又清理出一大片空地。

    卓君彦借势回退,手中又现出一把枪,对空横扫。

    刚扫出一梭子,就见枪支已又被扭曲。

    卓君彦却大笑道:“找到你了!”

    手中无咎剑猛然飞出,却是对着后方一名看似不起眼的士兵飞去。

    强大的灵觉终于让他找到了那个使用金属掌控的异人,这刻一剑飞出,那异人大惊,全力出手,就听嗡的一声,无咎剑悬浮于空中不动。

    但是来自卓君彦的投掷何其强大,那异人已啊的大叫一声,七窍流血。

    卓君彦手一招,无咎剑回飞,在空中绕了一圈,回到他手中。

    卓君彦已取出又一枚火箭筒,对着那异人所在处开了一炮。

    这一下那人再无法抵抗,直接被炸成齑粉。

    没有了这金属掌控的异人,卓君彦再没了顾忌。

    掉转炮口已锁定第三名化境。

    那化境想起先前之人的死,吓的心胆俱寒,高呼着飞起。

    可还没等卓君彦开炮,就听远处一声枪响,那化境的大腿已中了一弹,当场跌倒。

    是江立羽。

    这小子可以啊,专打化境。

    卓君彦干脆不再理这人,对准第四个化境。

    就在这时,心中警兆忽起。

    卓君彦知道不好,来不及开炮,发动金身战体。

    就见身边已突兀出现一人,匕首对着卓君彦一划,砍出一片金铁交割的闪光。

    “空间挪移?”卓君彦已一拳轰向对方腹部。

    那人的空间挪移显然无法连续运用,好在轻功甚佳,及时飘退。可就在这时,内息陡然紊乱,这一下飘退受阻,卓君彦的拳已轰入那人腹部。

    此人虽然也是武道五重境的好手,但明显强于身法,而弱于生机,被轰的生机湮灭,拼命的想要挣脱。卓君彦就像一头发狂的公牛顶着那人的身体狂冲,内力不断涌入,让他根本无法施展任何手段逃离。

    “杀了你,你的能力就是我的!”伴随着卓君彦的冷酷话语,砰的一下,那人已彻底炸碎。

    卓君彦手雷、炸药狂抛,又是一轮冲击,彻底将所有人都杀寒了胆。

    “呜!”城头响起收金的鸣锣声。

    “想跑?全都给我留下!”卓君彦这时已冲到了吊桥下,无咎剑挥舞,将吊索砍断,守在吊桥上,一夫当关,手指身后大军:“要么投降,要么死!”

    城,老子可以不要,凤阴候也不急着杀,但是这一波武道强者,全都得是我的!

    ——————————————

    当卓君彦在城门这边大杀四方的时候,张七斤这边则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五名化境,二十多名武道强人的联合冲击,让火枪队的攻击大受影响。

    而这些武道强人也相当的谨慎。

    他们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实力孤军深入,而是不断的游走,闪避,然后以类似无量海漩的手段将所有的攻击偏转。

    这种做法最省力,至于因此造成的无数流弹导致部分士兵还是会中弹,但那关老子屁事?能给你们遮风挡雨已经很不错了,些许雨丝也来计较?

    在这种情况下,火枪队的杀伤明显锐减,大量步兵咆哮着冲上。

    更可怖的是,他们竟然懂得散开了。

    冷兵器时代,大家都是集团冲锋,这使得火器的效果无与伦比的好。

    即便是在已经有所了解火器特性的情况下,常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大家不会轻易散开。

    这是第一次,张七斤看到主动散开的部队。

    尽管散的还不够开,显然没经过刻意的训练,但至少已经知道不能一窝蜂的往上冲了。

    要知道战争的学习虽然快,但通常也要经历许多次惨痛的教训才会成长。

    而现在,对方几乎是第一时间做出正确反应!

    这成长的速度就快到让人头皮发麻了。

    这让张七斤也心惊,说出了和卓君彦一样的话:“对手里面有高人啊。”

    不过下一刻,张七斤就冷笑道:“再高的高人也没用!机枪掉头,开火!”

    整整六门加特利机枪同时开火,金属狂潮在这刻上演,狂暴的弹雨密织成一片雷云风暴,汹涌灌下,也不知多少士兵当场中弹倒下。

    “趴下!”后方传来一声呼喊。

    冲在前面的士兵纷纷趴下。

    可惜他们只会趴下,不会匍匐,要再冲锋还是得趴起来,充其量就是浪费对方一些弹药。

    这使得这趴下没有意义,尽管如此,也让张七斤吃惊不小。

    张七斤眼尖,已看到喊话的是一名将领。

    张七斤叫道:“狙击手,干掉那个将军,竟然特娘的还知道趴下!我让你趴个彻底,以后都别想起来!”

    “等等!”沈胜男却喊道:“别杀那个人!”

    “什么?”张七斤愕然。

    沈胜男叫道:“我知道他是谁,他是杨云昭,是凤阴候手下战将,他很有才华。我知道了,这次的奇兵突袭,还有部队分散一定是他的安排。这个人人品也不错的,主公一定喜欢,要活捉他!”

    “妈的,给自己找麻烦。”张七斤对着对讲机大喊:“别杀那个将领。”

    转头道:“贪婪多了,麻烦就大。”

    果然,后方杨云昭一抬手:“放箭!”

    就见一群火蝗阵弓手同时放箭,但竟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直接落在空地上,燃起大片烟火。

    浓烟密布,让火枪队的视野大受影响。

    “吗的!我就说太贪心没好下场!”张七斤大骂。

    沈胜男则吃惊道:“第一次大规模和咱们交手,就能做到这种准备,他真的才华横溢。张七斤你急什么,火神炮扫就行了,看不看得见有关系吗?”

    轰鸣枪声,烟雾四起。

    这时候已经没人在乎子弹和准确的问题,干就完事了。

    而借助烟雾掩护,一群武道高人也全力冲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