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季星尘 慕承景

第24章 很明显,有人是要他的命!

    他都这样了,还不忘逗她!季星尘狠狠地瞪了慕承景一眼,见他的眼底依旧是一副欠扁的表情,便决定不理他了。

    哼,她好心关心他健康状况,他却偏偏要歪楼,以后他爱咋咋样!

    这天,到了慕氏集团华宇收购案的紧要关头,慕承景在容溪的陪同下,来到了慕氏集团大厦。

    因为涉及很多具体收购细节,一场谈判,进行了整整五个小时才结束。不过,合同已经签订,所以算是十分成功。

    慕承景结束会议,便去了一趟洗手间。

    因为之前他受伤,所以,秘书团队专门改造了洗手间的布局,即使他自己去也没有丝毫难度。

    慕承景用完洗手间之后,又转动轮椅到了洗手池,刚刚打开水龙头,便察觉到了不对。

    只是,距离他察觉异常到水管喷水不过只有两秒。其实,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两秒钟的时间其实也是差不多够的。

    但是,如果他能够反应及时,躲开水龙头的话,就显得太不正常了。尤其是,在经过了一上午的会议,此番应该几乎吃不消的情况下……

    龙头里水压颇强,虽然是夏天,可是,瞬间的冰凉感觉还是令慕承景打了一个寒颤。

    鼻端有淡淡的异味,慕承景眸色一沉,水竟然含着弱酸的味道!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点儿弱酸连腐蚀皮肤都是不可能,但是,对于一个还有伤口的人来讲,却是致命!

    所以,很明显,有人是要他的命!

    如果他今天是真的受伤了,估计,酸性腐蚀伤口,虽然不会当场死掉,但是,皮肤溃烂,很可能就会感染死亡。

    而就算不死,因为伤势加重,收购案后续涉及很多股权变动,他一旦缺席,后果都将不堪设想!

    说到头,都是为了利益!

    水压太强,喷到身上,在他‘毫无还击力’的情况下,瞬间,轮椅便被冲翻,接着,慕承景从轮椅上滚了下来。

    洗手间里的惊呼,惊动了外面的人。可是,洗手间已经落锁,而且门很牢固,所以,外面的人花了两分钟的时间才将门撞开。

    “慕总!”张董见是这样的情况,连忙要冲过去,可是,当看到水龙头的水还在不停地喷的时候,却放慢了脚步。

    此刻,躺在地上,浑身湿透的慕承景却是将在场每个人的表情都看了个清楚。

    今天,他作为慕氏集团最大的股东,一个集团的总裁,竟然以这样一个狼狈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将是一个无法忘记的耻辱,永远铭刻在心底!

    至于那个幕后的人,等他一旦揪出来,必然要让他付出千倍的代价!

    容溪和冷赫听到声音赶了过来,脸上都是紧张惊恐。一向冷静,被称为冰山保镖的冷赫也是变了脸色,他颤抖地大叫一声:“慕总!”

    说着,连忙和容溪一起冲过去将慕承景扶起,往洗手间外抬。

    而这时,好像才有人反应过来,冲进去将慕承景的轮椅推了出来,道:“让慕总先坐下!”

    洗手间的地上,有浅浅的黄色和混合的丝丝红色血迹,显然,慕承景的伤似乎明显加剧了。

    轮椅上,慕承景已经痛苦得说不了话,一脸苍白,气若游丝。

    “今天的事情,给我好好查个清楚!”容溪冲着行政总监吼道:“慕总的洗手间,怎么可能出现问题!”

    说着,二人将慕承景推到了电梯前,众高层还要跟上,冷赫却是用冰冷的目光一扫,道:“慕总到了医院需要休息,各位就不要陪同了!”

    三人进去,电梯关上。外面的人有人开始低估:

    “切,什么态度,不过就是个得宠的助理和保镖,真当自己是副总裁啊!”

    “得宠不得宠,很快就知道了!”可不是么,慕承景还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一关,慕氏的天下,或许很快就要易主了!

    匆匆到了地下停车场,两人将慕承景抬上了车,正要发动,就看到有人赶了过来。

    “我大哥怎么样了?”慕承烨似乎刚刚从外面回来,一身风尘,脸上依旧是一派冰冷的表情,只是,眸底透着浓浓的担忧。

    “副总,慕总他现在伤情很重,我们必须马上赶往医院,失礼了!”容溪说完,不等慕承烨回应,已然直接让司机老赵发动了车。

    “慕总……”容溪犹豫着开口:“要不我们先在门口找一家酒店,先洗个澡?”

    “不用!”慕承景坐在后排,眸底都是冷沉:“做戏做全套,不能有任何纰漏!直接去医院!”

    沉默片刻,他又道:“容溪,注意监听这几天的动静,我想,经过了今天的事,相关的人应该会开始活动了。”

    “是!”容溪递过去毛巾:“慕总,您擦一下头发,要不然很容易感冒的。”

    20分钟后,轿车进入帝国皇家医院,无法洗澡,只是换了一身干爽西服的慕承景坐上了另一辆总统府的车,直接离开了。

    下午,是早就定好了的行程,与W国王子洽谈能源引进的事务,因为涉及到两边很大的利益,所以,谈判席上也是剑拔弩张。

    结束了所有,已经是傍晚七点。慕承景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匆匆洗完澡,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正准备离开,就接到了容溪的电话。

    “慕总,殿下的病情加重了。”

    慕承景收起手机,径直去了慕承爵的理疗室。

    理疗室中,医生刚刚忙碌结束。慕承爵因为脸部也受了伤,所以,医生并不知道他才是真正的殿下。

    见到慕承景,医生连忙走过来,抱歉地道:“殿下,您的这位朋友目前生理机能正在衰退,我们尝试了很多种药物,效果都不明显。”

    慕承景的心猛地一沉,紧张道:“你们的意思是?”

    “殿下,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叹息:“或许,只能采取那个风险极高的手术,然后期待奇迹的发生。”

    “好,我知道了。”慕承景在门口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才走了进去。

    房间里,慕承爵正吸着氧气,旁边的仪器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堂兄……”慕承景看到慕承爵此刻的模样,心也不由涩涩地疼。

    要不是为了救他,慕承爵依旧还是媒体面前光鲜的殿下,而不是此刻狼狈地游走于生死边缘的人!

    “承景……”慕承爵缓缓抬眼,视线慢慢聚焦在慕承景的身上,随即,唇角展绽出一抹虚无的笑:“医生是不是给你说,我时日无多了?”

    “哥,你会没事的。”慕承景走过去,握住慕承景的手。

    “还是这么叫我亲切,比叫殿下、堂兄什么的好听多了。”慕承爵笑了笑:“等政局稳定后,你直接参加竞选,就不用这么做我的替身了。现在让你两边跑,一定很辛苦吧?”

    “哥,你知道的,过去的我,一直无意于从政。”慕承景眸底有深深的内疚和沉痛:“如果不是救我,你不会这样……”

    “不,一切都是命数。”慕承爵道:“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的那些吧?将来,如果我真的离开了,记得帮我把我们曾今的规划和梦想实现!”

    慕承景点了点头,眸色变得深沉而认真:“记得!缔造一个真正公平公正、而又独立强大的帝国!”

    “对!”慕承爵紧紧握住慕承景的手:“帝国中,没有人滥用私权,没有上访无门,没有钱权交易,没有人敢拐卖妇女小孩,没有那么多假货满天飞……因为一旦抓到,严惩不贷!”

    慕承景静静地听慕承爵说着,郑重点头:“哥,我会尽我自己所有的努力,做到你说的每一点!”

    “咳咳!”或许因为一下子说了那么多,又牵动了情绪,所以,慕承爵不由开始咳嗽起来。

    慕承景帮他顺着气,却眼尖地看到,慕承爵捂在唇边的纸上,有一抹鲜艳的红。

    他的心猛地收紧,只是,却装作没有看到一般,对慕承爵道:“哥,你好好休息,现在医疗水平提高了,你慢慢会好的。”

    “承景,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咳嗽后的慕承爵似乎一下子虚弱了很多,缓了缓,他的脸上出现一抹虚浮的笑意,眼底的光也一点点变得深远:“那天,那个过来弹琴唱歌的女孩……你还能再找到她吗?”

    慕承景凝着慕承爵眼底希冀的光,深吸一口气:“我马上叫她过来。”

    季星尘今天排得很满,她算了一下,密集的出演一个月,再四处拼凑一下,勉强够手术的费用。

    因为手术后需要在床上躺上差不多一周,所以,必须在开学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

    今晚,她刚刚结束一天的演出,正要回家,就听到手机响了。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她迟疑了一下,接听道:“你好。”

    “我是慕承爵。”慕承景道:“你现在有时间吗?”

    季星尘愣了愣:“是殿下啊!我有时间,请问有什么吩咐?”

    慕承景的唇角抽了抽,一本正经道:“还记得上次我那位受伤的朋友吧?你方不方便,现在过来一趟。”

    “好的,没问题,我大约半小时后到!”季星尘连忙答应。一次一万块,抵得上五次演出,她怎么可能没时间?!

    *作者的话:

    缔造一个真正公平公正、而又独立强大的帝国,这是当年两个热血少年的梦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