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00章:解气了吗?

    马慧慧眸中划过一丝的慌乱,但是转瞬即逝,即刻说:“你知道了又如何?你大哥还有你大嫂早就死了!”

    “可是婉婉回来了,冷慕言还活着!”冷均亭想,马慧慧应该会忌惮冷慕言和苏小绵几分吧。

    “冷均亭你不要太天真了,你和你大哥根本就不是一母所生,***是冷德勋的填房,一辈子都不得宠的填房!所以,你一辈子都得不到你爸的喜爱!”马慧慧的话尖利的刺激着冷均亭的心。

    冷均亭狠狠的攥攥拳,自己母亲一生不得宠,导致自己从小生活的谨小慎微,才造就了今天软弱的性格。

    “还有,冷均亭你自己都已经忘了你自己的哥嫂是怎么死的了吧!”马慧慧冷笑着望着冷均亭。

    “马慧慧,你不要信口雌黄!”冷均亭以为那件事自己做的很隐秘,谁知道马慧慧竟然知道了。

    “别忘了,我和你同床共枕了三十年,你以为你设计谋害你哥嫂,并嫁祸给别人的事情能瞒得了我?”

    一对撕开脸的夫妻,都将自己最丑恶的一面展示给了对方。

    一旁的小冉发誓,如果自己能活着出去,必将他们所有人的罪行全部揭开。

    这一夜,必定是漫长的,是难熬的。

    清晨来临,苏小绵走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冷慕言已经在等着了。

    “婉婉,我等你好长时间了!”冷慕言见到苏小绵便焦急的说。

    “怎么了?”苏小绵问道。

    “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一封信!”说着冷慕言拿出了一封信交给了苏小绵,“信上说,我们父母当初并不是出车祸死的,而是被人谋害的!”

    苏小绵怔住,还未从冷慕言是自己哥哥的事实中走出了,却再次面临了另外一个问题,父母。

    “爸妈是在五年前的一个夏天突然出车祸身亡的,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在爷爷的老宅里,爸爸妈妈本来也准备回老宅,可是半路上却坠下了悬崖。”冷慕言的话猛地的刺激着苏小绵的神经。

    可是,不得不说,对于冷慕言口中的父母,自己简直太陌生了,甚至感觉冷慕言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嗯!”苏小绵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冷慕言看到苏小绵并没有反应,眸光暗淡了一下,继续说:“现在这封匿名信却说,在出事儿的当天看到墨非城的车出现在了城郊的那条山路上,而且车头明显是有碰撞的痕迹!”

    墨非城?!

    听到冷慕言说到墨非城,苏小绵脑仁儿猛的炸了。

    冷慕言沉了沉眉,思考了一下说:“我知道这样的事实,你很难接受,但是也有可能这封信是有人在故意的挑拨你和墨非城之间的关系。”

    苏小绵皱眉,精致的眸中划过一丝异样的芒。

    “对了,你猜这封信会不会是安米给我的?”冷慕言疑问道。

    墨氏企业。

    墨非城沉沉的坐在办公室中,等待着苏小绵的对质。

    司南一脸不解的望着墨非城,说:“先生,您这是何必?为何要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万一苏小姐真的相信了怎么办?”

    墨非城摇头,“我等的就是她的相信!”

    司南惊讶的望着墨非城,真是越来越看不透先生了。

    万一苏小绵真的相信了,是先生开车将自己父母的车子撞到了悬崖里,到时候真是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查都无从查起。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响了起来,墨非城立马拿出手机一看,果真是苏小绵的来电。

    墨非城的眸中即刻升起了一抹惊喜,接通电话,苏小绵冷冰冰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一个小时后,跑马场见!”

    不等墨非城说话,苏小绵便挂断了电话。

    墨非城攥着手机,眉宇之间的欣喜让司南惊讶。

    苏小绵的语气中明明就是准备来一场殊死搏斗的架势,先生却还这般的高兴,先生的脑回路还真是不一般的清奇。

    放下电话,墨非城立马向跑马场赶去。

    只要苏小绵肯见自己,那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跑马场,苏小绵骑上一匹威风凛凛的白马,似是那巾帼的女英雄,眉宇之间的英气格外的惹眼。

    只听不远处有马蹄的声音飞奔过来,苏小绵摔打马屁股,急速的向前奔去。

    不得不说,骑马飞驰的感觉绝对是令人放松无比。

    苏小绵的马冲过跑马场,直直的向远处的野马场地奔去。

    墨非城紧跟其后,不远不近的跟在苏小绵的身后。

    忽而,苏小绵一个转身将马停下来来,跳到地上。

    墨非城下马来,正欲说话,不想苏小绵的拳头便迎了上来。

    三拳两脚,苏小绵招招狠毒,招招都直击墨非城的要害。

    苏小绵进攻,墨非城防守,苏小绵始终都无法动墨非城一分。

    见苏小绵的力气在一点点的耗尽,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墨非城趁着苏小绵不注意,一把将苏小绵桎梏在自己的怀里,苏小绵动弹不得。

    苏小绵拼力的挣扎,却并不能从墨非城的怀中挣脱开。

    一怒之下,苏小绵抬起脚狠狠的踩在墨非城的脚上。

    “啊……”墨非城没想到苏小绵竟会打下三路。

    脚上传来的尖痛让墨非城的眸色阴郁了不少,这一踩脚的劲儿有多大,就说明苏小绵心中的怒有多深。

    “解气了吗?”墨非城望着苏小绵问道。

    “五年前7月3号的晚上,你有没有在城郊的盘山公路上出现?”苏小绵直截了当的问道。

    墨非城松开苏小绵的手,垂了垂眉梢,“匿名信是我给冷慕言的!”

    苏小绵,“……”

    一种被人愚弄的愤怒感在苏小绵的胸中汇聚成形,苏小绵转身愤然离开。

    “即便我不告诉你,相信过不了多久也会有人告诉你,是我开车将你的父母撞下了悬崖!”

    墨非城对着苏小绵的背影凉音道。

    苏小绵怔住,回头不可思议的瞪着墨非城,一双精美的眸中尽是诧异和疑惑的芒。

    “叮铃铃!”

    苏小绵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又看了看墨非城那张势在必得的脸。

    “接!”墨非城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