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05章:你做不了主!

    “去你丫的!”冷慕言白了墨非城一眼,敢让自己在最心爱的婉婉面前丢脸,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墨非城一把抱起来地上被五花大绑的苏小绵,看着苏小绵胳膊上都被勒出了浸血的血道子,墨非城既心疼有自责。

    都是因为自己,苏小绵才会受这样的苦。

    想到此,墨非城眸中的阴冷之色瞬间生出,回头死死的盯着癫狂冷漠的马慧慧,阴鹜的眸光似是那一把把尖利的钢刀,直直的射向周围早已吓的不敢出来的保镖们。

    “司南,关门,放蛇!”

    墨非城的声音,似是那来着极寒之地的魔鬼之音,恨不得将在场所有的人冰冻。

    “是!”

    原本已经命人把毒蛇收起来的司南,让那些人停住了手中的工作。

    听到墨非城那摄魂的命令,在场所有的人都吓的胆战心惊。

    这些蛇都是毒蛇,一旦被咬上一口,即刻就会毒发毙命!

    “墨非城,你知道我是谁吗?”马慧慧傲娇道。

    自己马家门的势力,不管是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在帝都都是首屈一指,马慧慧料定墨非城根本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我当然不会杀你!”墨非城凉音道。

    马慧慧鄙夷的望着墨非城,高傲的样子似是自己赢了,“你当然不敢动我!”

    “是的,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马家门的人一个个的消失在帝都,然后你的疯病自然就会好了!”

    墨非城的话似是那瞬间刺进马慧慧心中的毒箭,让马慧慧不可置信。

    想自己马家门,权倾帝都,怎么可能会被墨非城灭掉?

    但是,看着墨非城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觉知,一条小蛇正悄悄的顺着苏小绵身后绳子往上爬,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渐渐的向苏小绵靠近……

    墨非城侧目瞟见了那条吐着信子的小蛇,正在慢慢的靠近苏小绵……

    “该死的!”墨非城阴狠的低骂一声。

    墨非城一把手将那蛇的头捏住,然后迅速的摔在地上,然后抱着苏小绵走出了别墅。

    等到苏小绵反应过来的时候,墨非城双眸已经变得弥散,强撑着最后一丝的意念将苏小绵放在安全的地方,自己的身体则直直的向后倒去……

    “墨非城!”苏小绵大叫一声。

    冷慕言见转,立马冲了上来,确认苏小绵无碍之后,才附身在墨非城的身边查看,冷慕言看着面色红润,气息均匀的墨非城,哪有一点中蛇毒的痕迹,不禁在心中那骂道,丫的,为了博取婉婉的原谅,你小子也是机关算尽!

    “墨非城怎么样了?”一旁行动不便的苏小绵焦急的询问到。

    冷慕言狠狠的拧了拧墨非城,还不解气。墨非城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眸中带着一丝的威胁。

    切!

    小孩子的把戏,幼稚!

    可是,冷慕言毕竟知道婉婉喜欢墨非城,便顺势说:“一条小蛇咬了一口,我看死不了,等我回去帮他救治一下就好了!”

    汗!

    “快把我解开,还有快叫救护车,被蛇咬到是会要人命的!”苏小绵焦急的对冷慕言说,就恨自己此刻不能动。

    这时候司南走了出来,看到墨非城已经昏倒在地,不禁大惊失色,惊慌失措的跑过来,说:“先生……快叫救护车!”

    冷慕言冷眼看着墨非城,表演的还挺像,真是忍不住想要拆穿他。

    可是,看到苏小绵那满眼焦急,关怀备至的眼神,又忍住了。

    医院中,墨非城躺在病床上,闭目。

    俊朗的五官,如同雕刻的艺术品一般,那般的完美。

    阳光透过窗子上的纱幔,温柔的打在墨非城的身上,墨非城好像一个闭目修颜的天神,那般的耀眼。

    突然,墨非城长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苏小绵立马激动的扑上去,说:“墨非城,你醒了……”

    墨非城缓缓的掀开眼皮,一眼便看到了小脸上满是焦急和担忧的苏小绵,心说,也不枉费自己装病装的身体都发僵了。

    墨非城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如若一个男人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孩儿,真的打心眼里愿意为她做任何无下限无节操的事情。

    甚至,那些自己之前不屑一顾的小把戏。

    “砰!”

    冷慕言推门而入,鄙夷的瞟了墨非城一眼,然后把眸光落在苏小绵的身上,关切的说:“婉婉,你赶紧休息一下,医生说墨非城死不了,倒是你一天一夜没睡觉,身体会支撑不住的!”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立马松开苏小绵的手,命令似的说:“赶紧去休息!”

    苏小绵蹙眉,眉眼中尽是对墨非城的担忧,“你……”

    “医生已经说……”

    “婉婉,你赶紧回家休息吧,我在这里照顾他,放心,他死不了!”

    说着,冷慕言满脸鄙夷的看着墨非城。

    苏小绵看了看冷慕言,又看了看墨非城,不舍的离开。

    瞬间,病房中就剩下了冷慕言合和墨非城两个人。

    墨非城的脸色立马褪去了病容,恢复了往日的英气和气势,望着冷慕言淡淡的开口,“条件!”

    冷慕言愣了下,说:“什么条件?”

    “你帮我隐瞒的条件!”

    墨非城不想欠人情,特别是雁过拔毛的冷慕言。

    冷慕言嘴角噙上了一抹冷笑,说:“条件就是,赶紧解决安米!”

    墨非城愣住了,眸色有些微变,薄唇微动,冰冷的说:“除此之外的任何条件!”

    冷慕言冷笑一声,凉音道,“就知道你舍不下安米,那你为什么还表现出对婉婉一枉情深的样子?”

    墨非城垂了垂眉,墨色的眸中划过一丝的异样的芒,“我不需要对你解释!”

    “那对不起,我不会把我妹妹交给你!”冷慕言笃定的说。

    “你做不了主!”墨非城抬眸,犀利的眸光直逼冷慕言。

    “那你可以试试!”冷慕言淡淡的说,语气中带着无畏和无惧,还有那种不退一分一毫的坚韧,让墨非城稍稍一惊。

    冷慕言似乎已经与往日不同了,直觉告诉墨非城,冷慕言真的会阻止苏小绵同自己在一起。

    凝滞,房间中的空气好似瞬间停滞了流动。

    甚至,那种两个执念的人在高手生死对决,暗涌涌动,时刻准备的爆发。

    冷慕言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会让墨非城受人挟制,唯有以前的苏小绵和自己的妹妹婉婉。

    自己手中已然没有可以挟制墨非城的把柄,或许墨非城现在就可以杀了自己,以绝后患。

    只是,这一次冷慕言不准备退缩,为了自己亲爱的婉婉妹妹,自己宁愿与这世界为敌,何况是一个墨非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