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08章:小看了你一个女人

    墨非城取出了一份文件,放在苏小绵的手中,“这是我的调查情况,算起来冷家和我们墨家也算是世交,毕竟也算是有些关系。当时你父母死的时候,我就找人随便查了一下,得知是冷均亭在你父母的车子上动了手脚,从而害了你父母。虽然当时你爷爷冷德勋,抢了我爷爷的心爱的女人,但是我也抢了他的孙女儿……扯平了!”墨非城得意的说。

    “切!”苏小绵送给了墨非城一个大白眼,“那说明,我们冷家的女人都优秀!”

    顿了顿,苏小绵忽而意识到,忽而瞪大眸子,“五年前你就知道?”

    “恩!”

    “那你为什么……”

    “如果不是有人恶意利用这件事妄图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我依旧不会插手!”墨非城淡淡的说,似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苏小绵咬唇。

    对于这对父母,苏小绵心中是有怨的。

    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把自己的送到孤儿院?

    可是,这一切都随着五年前的那场车祸,一同被埋葬。

    安米别墅。

    “哥,我让你帮我查到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安米对着电话里的安远抱怨道。

    “妹妹你吩咐的事情,我自然会上心的!”安远油腔滑调的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欧洲那个神秘的组织,还有一个组织势力很强悍的,不过他们不经常接任务。”

    “什么组织?”安米问道、

    “名字倒是挺文艺,叫做夏至花,这个组织的势力据说能通天!”

    “通天?夸张的吧?!”安米不可置疑的反问道。

    “真的,也是这世界上唯一可以和那个神秘组织抗衡的组织!”安远继续说,“不过听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夏至花已经很久都没有接任务了。”

    安米沉了沉眉,狠狠的说:“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一定要联系上那个组织,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钱办不到的事儿!”

    “妹妹,你这又准备干什么?还有,你这都多长时间没有回家了?爸妈都想你了!”

    “你别管,等到我的事儿成了,我自然就会回去的!”安米眸中划过一丝的阴毒,杀了苏小绵,墨非城迟早是自己的。

    “可是……”

    “可是如果你不帮我联系到那个神秘组织,我就把你的丑事都告诉爸爸!”安米威胁到,然后挂掉了电话。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微微隆起的小腹,如果不是自己有孕在身,不适合出门走动,会用你?

    三天之后。

    sj酒吧,墨非城出国谈生意了,百无聊赖的苏小绵来到了酒吧。

    虽然酒吧一直是亏损状态,但是总归是寻个乐子,所以苏小绵不时的还会来酒吧消遣一下。

    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苏小绵随意的喝着酒,不停的观察着酒吧里来来往往的人,猜测着他们的故事。

    “砰!”

    一声不合时宜的巨响打破了酒吧的宁静。

    苏小绵一怔,立马警觉的起身,寻着那枪声看去。

    只见酒吧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看不清面貌的男人,他们都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

    那面具在灯光的照耀下烦着冷厉的寒光,显的格外的令人发瘆。

    “无关人等,半分钟时间滚蛋,超过半分钟,后果自负!”

    其中一个男人手中拿着一把短枪,操着一口生涩的普通话,听口音绝对不是帝都人。

    另外一个男人,则是不停的摆弄着自己手中的黑色重型机枪,一副随时都要开枪扫射的模样。

    酒吧中的人,一看这架势,一个个逃命一般向酒吧外涌去。

    不出二十秒,酒吧中已经空空如也。

    苏小绵皱眉,望着嚣张的二人,眸中渐渐生出了冷厉的芒。

    二人的银色面具实在是太招眼,然而苏小绵的眸光却移不开,甚至,苏小绵感觉那些银色面具上的图腾很熟悉,但是仔细琢磨,自己确实是没有见过。

    苏小绵握了握拳,起身走到二人身边,“今天晚上酒吧的损失,你们两个负责!”

    拿着重型机枪的男人,径直绕过苏小绵,来到吧台上,挑衅似的对着酒柜一阵扫射。

    片刻之间,原本井井有条,装满酒的酒柜变成了狼藉一片,一股股浓烈的酒气充斥了周围的空气。

    自始至终,苏小绵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撼动,精致的眸底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那自苏小绵眸中射出的芒,似是那一道道摄魂的寒箭,直直的望着面前嚣张的男人。

    红唇微动,冷冷的吐口,“加上这里酒的价格!”

    “我不打女人,但是今天是你自己找死!”

    说着,男子放下重机枪,轻蔑的对着苏小绵挥拳头……

    “啊!”

    男人的手被一双纤细的手挡住,苏小绵眸底升起一抹杀气,一用力,将男人的手腕反掰开。紧接着,就听到了咔嚓咔嚓骨头碎的声音。

    抬腿一个飞踹,男子被狠狠的踹飞到了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

    男子痛的大骂一声,从地上起来,然后疯狂的向苏小绵冲了上来。

    男子越来越近的影子,在苏小绵的眸中渐渐幻化为黑影,苏小绵咬牙,伸出手将自己披在肩膀上的头发迅速的挽起来,干净利索。

    好久没有酣畅淋漓的打一场,浑身都开始迫不及待起来。

    男子身体的块头虽然很大,但是动作却笨拙的很,一看就是只有蛮力,没有技巧。

    不等靠近苏小绵,一记狠狠的飞踹,那男人再一次重重的砸在了不远处的吧台上,吧台上的玻璃碎片将这男人扎的不轻,如若不是有银色的面具护着脸,只怕他的脸都会被扎的面目全非。

    苏小绵垂眸,收起了眸底的狠厉,换上一抹鄙夷,不屑的望着那趴在吧台上的大块头。

    但是,苏小绵怎么看,怎么感觉那男人面具上的图腾怎么熟悉。

    苏小绵望着那面具上的图腾,皱眉思索。

    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东西?

    就在苏小绵晃神之间,一个冰凉的硬物抵在了苏小绵的脑后,苏小绵一怔,该死的,怎么把另外一个人忘了?

    一个阴冷的声音出现在苏小绵的耳旁,“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你一个女人,但是倒是要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抢子儿硬!”

    丫的,阴沟里翻了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