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09章:安米是不是在怀疑你?

    苏小绵正在思考要如何将身后的男人击倒,可是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望着慢慢的瘫软在地上的苏小绵,拿短枪的男人嘴角扯了扯,将地上的苏小绵抗在肩膀上,说:“走!”

    另外一个被苏小绵打的面目全非的男人,挣扎着从吧台上起身,扛起被自己装逼放在一旁的重机枪,跌跌撞撞的跟着二人走了出去。

    安米不安的在别墅中踱步,眸底涌动着那焦急的芒,不时的看看桌上的手机,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叮咚!”

    久违的信息声音终于响起,安米立马抓起手机。

    “计划已完成!”

    看着手机上的字,安米嘴角勾了勾,闪过一丝的阴冷。

    苏小绵,这次你落到我的手里了,那你就死定了!

    某个废弃的旧工厂。

    三个面带银色面具的人望着地上昏迷的女人。

    “二哥,你说我们私自出来接私活,掌门知道了,会不会将我们逐出门派?”其中一个个子稍低一点儿的男人担心的说。

    被称为二哥的男人,眸光稍稍的闪躲了一下,继而说:“掌门现在自己都下落不明,而且已经一年多都没有出现了,说不定早就死了。”

    “可是……”低个子男人依旧有些担忧的说。

    “我说六弟啊,你在担心什么?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们夏至花杀过的人还少吗?”另外一个独臂的男人没所谓的说。

    “五哥……”

    “六弟啊,你知道这个女人买家出多少钱吗?五百万,自从掌门消失这一年多,做过的任务,有哪一个能价值五百万?大不了,干完这一票,我们哥儿三个把五百万一分,退出夏至花!即便是掌门已经消失一年多了,就是掌门还在,也不过是把我们赶出夏至花而已!”独臂男人说。

    “可是……”

    不等低个子男人说话,地上的苏小绵缓缓的站起来,目光如炬的瞪着不远处的三个男人。

    森冷的眸光,似是那一道道尖锐的箭,冷冷的射向为首的二哥。

    不知为何,看着这个女人的眼光,二哥竟然有些寒意。

    但是,转念一想,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大不了有三拳两脚的功夫,没有什么大不了。

    不等二哥开口,苏小绵唇瓣一张一合,轻蔑的说:“安米竟然只把我的命卖了五百万。区区五百万,也值得你们为此不惜冒着被逐出门派的危险?”

    闻言,二哥的脸色阴沉,该死的,奇耻大辱。

    要知道,之前掌门在的时候,接到的任务都是动辄上亿的大任务,现在掌门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年多,一点消息都没有。

    整个夏至花都是在坐吃山空,副掌门一直在等着掌门的消息,也不敢轻举妄动。

    “废话少说,你自己选择一个死法!”独臂男人对着苏小绵说。

    “我选择老死!”苏小绵不轻不重的说,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轻蔑之色。

    三个人一头黑线,这是夏至花,嗜血如魔的夏至花好不好?你特么竟然不知深浅的和自己说要选择老死,拿我们夏至花开涮呢?

    “二哥,你的电话!”

    一个小喽啰跑了进来,恭恭敬敬的将手机递给了二哥。

    二哥看着手机上的来电,皱了皱眉,接通,“人我已经控制了,你有什么要求……”

    不等二哥的话说完,苏小绵便抢过了二哥手中的电话,“安米,你这么调皮,你的命答应吗?”

    电话另一端的安米听到电话里苏小绵的声音,吃了一惊,随机眸中划过一丝阴冷,“苏小绵,你死到临头,还有工夫说这些话!”

    独臂男人见状要抢过苏小绵手中的电话,苏小绵迅速的将手机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该死的……”二哥看着地上被苏小绵摔成碎片的手机狠骂了一声。

    苏小绵望着气急败坏的三个人,丝毫没有一丝的畏惧之色,“同作为杀手,我好心提醒你们一句,你的雇主现在已经对你们产生了怀疑!”

    “你……”独臂男人说着就要上来对苏小绵动手,不想苏小绵却轻松的闪身躲过。

    独臂男人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把苏小绵绑起来,现在徒增麻烦。

    “六弟,赶紧去找一部新手机!”二哥愤怒的吩咐道。

    “晚了!”苏小绵冷眼望着有些着急的二哥,“你以为安米会再次相信你吗?如果你选择和我合作,会是你明智的选择!说不定,我会发发善心,饶你们不死,还给你们一笔不小的小费!”

    “闭嘴!如果不是你,至于这样吗?”二哥愤怒的说,一边着急的把卡装进低个子男人拿过来的新手机上,一边对着苏小绵狠狠的骂道。

    苏小绵不语,只是冷眼望着手忙脚乱的三个人。

    在心中嘲弄,安米,你确定你找的这三个人不是山寨版的杀手?

    简直就是丢杀手的脸!

    手机刚一开机,安米的电话便再一次打了过来,电话接通,不等二哥说话,安米急切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为什么刚才是苏小绵接的电话?我告诉你,如果你反水了,吃两边,一分钱都别想从我这里拿到!”

    一旁的苏小绵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有了上次安米吃亏的前车之鉴,安米对于这种暗杀组织的诚信度已经产生了怀疑,刚才自己是故意去接安米的电话的。

    “刚才是我的大意,人我已经绑起来了,随时等着你来处理!”

    二哥的解释够呛,安米真不一定会相信的。

    所以,绝佳的机会!

    苏小绵心中暗笑,安米这个蠢货!

    “怎么样?安米是不是在怀疑你?”苏小绵一脸嘲弄的望着二哥。

    “闭嘴,六弟把这个女人给绑起来!”

    以免苏小绵再出什么幺蛾子,感觉把她赶紧绑起来才安心。

    “你的面具上的图腾,我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又不知道哪儿见过!”说着,苏小绵拿出苏子行给自己的玉佩,“是不是跟我这个玉佩有些相似?”

    二哥不屑的瞟了一眼苏小绵拿出来的玉佩,只是一眼,便怔住!

    苏小绵低眉笑了笑,之后掷地有声的说:“一千万!”

    独臂男人一听,立马说:“你以为我们是谁?我们是……”

    “五弟!”二哥厉声喝道说话的独臂男人,然后走到苏小绵的面前,说:“玉佩哪儿来的?”

    “你认识?”苏小绵饶有兴趣的望着二哥说。

    “玉佩哪儿来的?”二哥有些紧张的大声说。

    “选择和我合作!”苏小绵眸光不卑不亢的扫过对面满脸着急的男人,然后落在了自己手中的玉佩上,细细看去,自己玉佩上的图腾和三人面具上的图腾有些相似,却并不相同。

    而且,夏至花自己也听说过,一直和自己的组织平行,互不干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