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10章: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二哥,绑不绑?”低个子男人拿着绳子站在苏小绵旁边,询问道。

    但是二哥并不理会他,只是死死地盯着苏小绵,心中暗自唏嘘,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单子,没想到却碰到了这个东西,简直就是见鬼了。

    “二哥,这玉佩有什么不一样吗?”独臂男人看到二哥看到这块玉佩的表情有些异样,便好奇的问道。

    “闭嘴!”二哥低声骂道。

    什么活儿不接,偏偏接了这么一个断头案。

    苏小绵心中有些微微的吃惊,这玉佩是苏子行给自己的,说是关键时刻才能拿出来。

    应该是可以调动组织成员的,难不成面前这个人也是自己组织中的人?

    他们不是自称夏至花的人吗?

    不论如何,他们总算是有所畏惧,看来一举拿下安米希望很大。

    苏小绵不徐不疾的将玉佩收回,幽幽的说:“选择和我合作,拿到一千万,还是……”

    后话苏小绵没有说,但是相信他是个明白人。

    “二哥……我们得讲信誉啊……”

    苏小绵冷嗤,“背叛掌门,出来接私活,你们还有信誉可言吗?”

    “你……”独臂男人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二哥看到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玉佩却这般的惊恐。

    二哥也不反驳,有些事情不够资格的人,是不知道的。

    其实苏小绵特别好奇,说给自己的玉佩,可以调动组织的玉佩,为何会让夏至花的二哥如此的忌惮。

    自己也只是试一试,碰一碰运气,因为组织内的成员分布很广。

    只是,没想到这个所谓的二哥竟然会中招,难道他是自己组织安插在夏至花的内线?

    不论如何,总归是免去了一场恶战。

    “你想要我们如何同你合作?”二哥好似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艰难的说。

    苏小绵垂眸,淡淡的说:“把安米叫来!”

    二哥一怔,随即对身后的独臂男人说:“给安米打电话,让她来处理!”

    安米沉坐在别墅中,心中忐忑不安,透着精光的眸子此时却莫名的有一种挫败感。

    该死的,又被苏小绵发现了,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哥哥是怎么办事儿的!

    “叮铃铃”

    安米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望着手机上夏至花三个字,安米的眸中划过一抹的嫌恶。

    烦躁的将手机扔到沙发上,生闷气。

    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始终,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真是天不助我,墨非城只出差了两天,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帝都了。

    一旦墨非城一回来,那自己想要除掉苏小绵,便是难上加难。

    等等……

    墨非城回来了?!

    安米眼眸一转,一计上心头。

    忍不住嘴角勾起了一抹狡黠阴毒的笑,苏小绵,任凭你有再大的能耐,今天也让你使不出来。

    安米叫来了家中的厨师小李,说:“小李,你给这个号码打过去,就说你是sj酒吧的员工。说你们老板突然被人两个男人野蛮的带走了,到现在都联系不到!”

    帝都机场。

    墨非城下了飞机,迫不及待的便向酒店赶去。

    车上,司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听到电话里的声音,脸色瞬间变的惨白……

    “先生,不好了,苏小姐被两个陌生的男人绑架了,到现在下落不明!”

    司南的话音刚落,便感觉到墨非城脸色倏然森冷下来,一双眸子瞬间被浓浓的杀气充斥,似是蓄势待发的野兽。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冷慕言打过来的。

    “墨非城,你在哪儿?我妹妹联系不上了,酒店,公司,酒吧都没有!”冷慕言焦急的声音略带一丝的颤抖。

    “等我消息!”

    墨非城声音低沉的说。

    “司南,调出来全城的监控,查出来苏小绵现在的位置!”

    只要他们不出帝都,帝都天罗地网一般的监控必会将在短时间内锁定苏小绵的位置。

    听到厨师小李按照自己说的,一句不落的转述给了司南。

    安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说,宝宝,隐忍了多日,你今天终于可以上场了,一定要替妈咪加油哦!

    片刻之后,一个小喽啰走到房间中说,“二哥,客人到了!”

    苏小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很好,好戏终于可以开演了,今天自己绝对不会如那一次一般手下留情。

    安米被一个小喽啰带进来,望着座上宾一般的苏小绵,嘴角暗暗勾起一抹暗笑。苏小绵,即便是你有力挽狂澜的霸气,甚至可以扭转乾坤,但是你智商不在线,你手中没有王牌,已然会被自己秒成渣!

    “谁是当家的?”安米走上来气呼呼的质问道。

    二哥走下来,望着安米说:“我是当家的!”

    “我出钱让你们绑她,不是请她!”安米望着惬意舒适的苏小绵,正翘着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喝咖啡,愤恨的说。

    “哦?我们夏至花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二哥上下打量着来者,一脸嘲弄的说。

    苏小绵,满头黑线,这三个人的智商也真是令人着急。

    做了这等见不到光,不讲究的事儿竟然还承认自己是夏至花的人,简直也是绝了。

    “安米,第几次了?你自己算算这是第几次了?”苏小绵放下咖啡,幽幽的走到安米的身边嘲弄的说。

    安米暗笑,抬头看着比自己足足高出一头的苏小绵,笑了。

    苏小绵怔住了,安米竟然笑了?

    安米的笑,让苏小绵心中忽而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望着脸色微变的苏小绵,安米心说,现在知道,晚了!

    “这个世界上,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安米冷冷的望着苏小绵说。

    不知为何,苏小绵感觉今天的安米有些异常,甚至有些有恃无恐的傲娇和自信。

    苏小绵沉眉思考,任凭苏小绵想破脑仁儿也想不到,安米会怀了墨非城的孩子。

    “那很好,既然你话说到这里了,那你今天就死这儿吧!”苏小绵淡淡的启唇,冷冷的眸底没有一丝的温度。

    安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腕表,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苏小绵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墨非城最在乎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