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17章:马屁精,早晚打死你!

    司南正欲走出病房,一直沉默的墨非城却突然开口,“司南,你留下,我有事情需要你协助!”

    何淑娴一听,不好,这个司南留在小城这里,一定会坏自己的计划,所以坚决不能让他留下。

    今天他只要出了这个病房门,自己就把他发配的远远的,直到苏小绵的事情完事儿,才放他回来。

    “小城,司南送我一趟用不了多长时间,耽误不了你多少事儿!”何淑娴辩驳到。

    “我的事情很紧急,你让司机来接你!”墨非城毋容置疑的语气,让何淑娴怔了怔。

    虽然不能把司南支开,但是必要的敲打还是必须的。

    “那好吧,司南,你赔我去一趟医生办公室!”何淑娴转而说。

    司南看了看病床上的墨非城,墨非城微微的点了点头。

    走出病房,何淑娴的脸色瞬间变的阴冷,“司南,有些事情我必须提醒你,安米现在身怀有孕,小城身体受不得一点刺激,你最好认清楚状况,不要拿着无关紧要的人和事打扰到小城的清净!”

    何淑娴的意思司南自然明白。

    回到病房,司南看着病床上的墨非城,原本清亮的眸子此时虚弱的闭着,心中便是一阵阴沉。

    许是先生累了,需要休息,司南便蹑手蹑脚的准备出去。

    “有什么话就直说!”

    病床上的墨非城突然发声,那沉稳依旧的嗓音,略带一丝的虚弱。

    “没有!”司南想到了何淑娴的话,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又咽了下去。

    “我不喜欢重复!”墨非城略带一丝冷厉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小姐因故意伤害,被警察带走了!”司南立马说出口。

    墨非城眸光猛地一凛,“多久?”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墨非城那愤怒的声音中透着森寒。

    “您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让他们马上放人!”

    “是!”

    与此同时,8号监室中,大花臂吃亏,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齐耳短发的女人看了看苏小绵的样子,贵气中带着不凡的气质,一定是遭人陷害,估计在这里待不了多久。

    所以,大花臂如果不赶紧报仇,只怕就没有机会了。

    齐耳短发女人眼眸微转,浮上一抹狡黠。

    起身按下了紧急按钮。

    不一会儿,女狱警便走了进来,不耐烦的说:“谁按的?”

    齐耳短发女人赶紧迎上去,谄媚的说:“我我……”

    “干嘛?”女狱警看着面前的女人没好气的问道。

    “我……我肚子疼,申请去医务室!”

    说话间,齐耳短发女人对着女狱警使了个隐晦的眼神。

    女狱警看了看她,然后打开房门,冰冷冷的说:“走!”

    走出监室,女狱警便问道,“什么事儿?”

    齐耳短发女人凑到女狱警身边,小声说:“我想要那个……那个药!”

    女狱警眼眸一紧,满眼怀疑的上下打量着说话的女人,警觉的说:“干什么?”

    “我……我看新来的狱友睡眠质量不太好,借给她吃!”

    齐耳短发女人说着,眼眸中透着那种晦暗的精光。

    女狱警顿了顿,假装正义的说:“仅此一次!”

    “谢谢狱警!”

    齐耳短发女人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药丸,冷笑一声。

    苏小绵在这里待不了多久,可是自己还要待好多年,为了自己以后的日子稍微好过一点,所以自己必须好好的抓住这个讨好大花臂的机会。

    回到监室,齐耳短发女人假模假样的倒了两杯水,然后趁人不注意,在一杯中偷偷放进了碾碎了药沫。

    齐耳短发女人假装关心的端着两杯水,走到苏小绵的面前,关切的说:“喝水吧!”

    苏小绵看了看面前懦弱的女人,缓缓伸出手接过女人递过来的杯子。

    通过昨天的事情,苏小绵对面前的女人产生了巨大的怜悯,每天低三下四的过着那种不如狗的日子,真是可怜。

    但是,苏小绵还不渴,也不想喝任何人的东西,便随手又把杯子放在了一旁。

    齐耳短发女人看了看被苏小绵放在一边的水杯,心说,警惕性还挺强的。

    “苏小姐,你一定是嫌我脏才不喝我倒的水,也对,我本来就很脏。”女人一脸隐忍歉疚的要收回那杯被苏小绵放在一旁的水杯。

    “马屁精,早晚打死你!”一个被苏小绵打成熊猫眼的女人恨恨的对齐耳短发女人说。

    “有种永远别离开她半步,否则我干死你!”

    大花臂和精瘦女人看到一脸巴结相的女人,恨恨的骂道。

    “舔着脸给人家倒水,人家却嫌你脏,真***不要脸,呸!”

    “自己多脏,心里没点儿逼数吗?恶心!”

    那些吃了苏小绵亏的女人们,纷纷对着齐耳短发女人一顿谩骂,各种难听的话。

    女人委屈的两眼泪花,默默的缩了回去。

    正欲离开的齐耳短发女人手中的杯子,却突然被苏小绵要回去,在众人惊愕的眸光中一饮而尽。

    苏小绵一脸的清冷,然后将杯子递给了齐耳短发女人,然后微微一笑,说:“谢谢你,等我出去,帮你换监室!”

    众人震惊!

    好大的口气啊。

    齐耳短发女人听到苏小绵的话,整个人惊住了,开始后悔。

    自己只想着讨好大花臂,却忽略了身边这棵大树。

    顿时,齐耳短发女人后悔的捶胸顿足,只想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

    看到女人表情的异样,苏小微微一笑,温和而清冽,似是那高贵而纯洁的女神,能普救众生。

    可是,一切都晚了,因为下一秒苏小绵就倒在了女人的面前。

    大花臂等人一下子就傻了,傻眼一般的望着瞬间倒下的苏小绵,什么情况?

    齐耳短发女人,心说,特么的,开工没回头箭,回不了头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齐耳短发女人放下手中的杯子,谄媚的走到大花臂身边,巴结的说:“大姐,送给你礼物,请笑纳!”

    大花臂看了看床上诱惑娇媚的苏小绵,又看了看满脸堆笑的女人,瞬间明白。

    然后笑着拍了拍齐耳短发女人的肩膀,邪笑一声,“干得漂亮!”

    说完,大花臂慢慢的向苏小绵走去,仿佛看到了苏小绵那雪白的凝脂在对着自己招手,想想就刺激。

    精瘦女人不可思议的看着齐耳短发女人,又看了看床上人事不省的苏小绵,眯着眼眸说:“行啊,有手段啊,这药哪儿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