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18章:马上包专机飞美国!

    “我偷偷搞得!”齐耳短发女人陪着笑说,只是这笑有些尴尬。

    齐耳短发女人望着不省人事的苏小绵,眉眼中挂着一抹冷意,其实从苏小绵进到这间监室,自己就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女狱警是故意的,故意让苏小绵走进8监室这间狼窝受折磨的。

    所有人都知道,8监室是所有监室中最恐怖的监室,也是最暴力的监室。

    而且,苏小绵来的时候,8监室内人员明明就满了,可是狱警依旧将苏小绵塞了进来,所以就知道女狱警必定是想要看苏小绵难看。

    所以,自己断定,女狱警一定会顺顺利利的给自己强力安眠药。

    狱中经常有失控的人,所以强力安眠药,狱警那里一定是常备的。

    可是,此时齐耳短发女人却再也无心对自己的小聪明骄傲,相反心中却复杂的要命,同时也害怕的要命。万一苏小绵知道是自己给她下的药,出去之后,她万一要报复自己怎么办?

    话说不及,大花臂已经走到苏小绵的面前,望着苏小绵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小小的眼睛里泛着色眯眯的光。

    大花臂伸出手,正欲解开苏小绵胸前的扣子,不想身后却突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开门声。

    门被突然打开,司南冷厉的出现在门口。

    一眼便看到了不省人事的苏小绵,和图谋不轨的大花臂,眸子猛的升起了一股阴狠,二话不说,走上来一脚将大花臂狠狠的踹到了墙上。

    大花臂当时就吐出了一口鲜血,顺着墙壁慢慢的瘫软在地上。

    跟随司南走进来的狱警一看还是死性不改的大花臂,眉头稍稍的皱了皱,眸中浮上一抹嫌恶,严肃的说:“姚贞聚众闹事,关禁闭一个月!”

    一旁的齐耳短发女人早就吓的瑟瑟发抖,缩到人后,尽量的让自己减少存在感。

    司南看着苏小绵,果真是有人在狱中找苏小绵的麻烦,而且竟然在光天化日在之下,在监室内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自己必须给那人一些教训。

    跟随司南进来的狱警长小杨,冷眸扫视了一圈地上蹲着的人,不等司南说话,便凌厉的开口,说:“谁干的?”

    齐耳短发女人缩了缩身体,唯恐狱警注意到了自己。

    精瘦女人立马指着齐耳短发女人说:“是她,是她给新来的一杯水,喝完之后她就晕倒了!”

    齐耳短发女人早就吓的脸色惨白,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说:“我……不是……我……”

    “谁给你的药!”狱警长小杨愤怒的说,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这种见不到人的勾当,简直太可耻,况且搞的还是墨氏的人。

    “是……是她给我的!”齐耳短发女人已经吓傻了,完全失去了理智,指着小杨身后的女狱警一口咬死。

    “你,你少血口喷人!”女狱警吓的脸都紫了。

    这时候两个医生抬着担架走了进来,将苏小绵放在担架上,司南回眸看了看小杨,冷冷的说:“处理结果尽快告诉我,我好向先生复命!”

    刚走出监狱,司南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怎么样?”

    司南看了看被抬上救护车的苏小绵,说:“回先生,苏小姐有惊无险!”

    墨非城握着手机的手瞬间收紧,该死的,有惊无险,有惊就不行!如若司南再晚一步告诉自己,只怕苏小绵就危险了。

    安米正在家里同自己的律师商量着下一步的计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安米不耐烦的接过电话,听到电话中心腹的回报,安米的脸色骤变,脸色越来越白。

    “安小姐?”律师疑惑的问道。

    回过神来的安米,如临大敌一般对林诺说:“立刻,马上包专机飞美国!”

    该死的,贱人苏小绵的命也太大了,本来已经必死无疑了,竟然又一次让她躲过去了。

    墨非城势必会查幕后人,一旦自查到自己,后果不敢想,虽然何淑娴一定会帮着自己,但是自己还是先避避风头,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医院,小洛病房中。

    闷闷不乐的小洛,抱着怀里破旧的小熊,一遍一遍的摩挲着小熊,情不自禁的,豆儿大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滴了下来。

    妈咪,妈咪你到底在哪儿?为什么还不来看小洛?

    这时候护士走了进来,看到小洛心中满是心疼,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本应在父母的关爱下快乐的成长,可是小洛却……哎……

    护士正欲进门安慰小洛,安米却走了进来,拦住护士,慌张的说:“我去吧!”

    安米望着病床上的虚弱的小洛,眸中淬着毒,看他这个样子,命不久矣,绝对等不到自己顺利生产的那天。

    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腹,安米的心稍稍安慰了一些,母凭子贵,就是照顾到自己肚子的孩子,墨非城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小洛!”安米假装关心的坐在小洛的身边,拉着小洛冰凉的小手。

    “安米阿姨,我妈咪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看我啊?”小洛擦了擦眼泪,抽噎着说。

    “***咪很忙,阿姨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时间!”

    闻言,小洛的眸中的失落更浓了。

    安米低眉,眸中划过一丝的狡黠,心说,***妈再也回不来了。

    如果让小洛知道***咪早就死了,那小洛的心理会不会就瞬间崩溃了,那岂不是死的更快?

    想到这里,安米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

    一切挡我者,都得死!

    帝都,医院。

    苏小绵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终于醒了过来。

    睁开眼,便撞上墨非城那关怀至极的眸光,那苍白带着病色潭眸,猛地刺激着苏小绵的心。

    苏小绵重重的闭上眼,拳头狠狠的攥着。

    心中涌动的恨意,让苏小绵感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

    苏小绵恨墨非城的欺骗,恨自己的没出息,到现在还在心疼墨非城。

    墨非城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说。

    过了许久,墨非城才开口,“你是不是后悔认识我?”

    苏小绵倏然睁开眼,瞪着墨非城,一字一顿的说:“我后悔没有杀死你!”

    听到苏小绵那诛心噬骨的话语,墨非城心中尖痛了一下,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悲凉的弧度,“你恨我,说明你爱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