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19章:我和你,势不两立!

    “我不爱你,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苏小绵咬牙说,指甲狠狠的掐紧肉里。

    “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但是……”墨非城顿了顿,眸中划过一丝的纠结,“但是,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理解我的苦。”

    “你的苦?”苏小绵冷嗤一声,眸底最后一丝温度也抽离,“你的苦就是脚踏两只船?你的苦就是把我当做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我从未……”骗过你三个字,墨非城说不出口,因为,自己确实是在骗苏小绵。

    “好了,我记得我说过,我们此生不复相见!”苏小绵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看墨非城那张脸。

    “我已经死过了,所以,我们是来生!”

    这时候,司南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苏小姐,我刚才看到冷慕言被人推进了急救室!”

    苏小绵立马从床上下来,紧张的说:“在哪儿?”

    “十六楼!”

    苏小绵立马飞奔向十六楼。

    墨非城皱眉,眸底的寒意渐渐涌上来,冷冷的问道,“冷慕言怎么了?”

    “身上中了两枪,昏迷在郊外的废旧工厂外边,刚刚才被人发现报了警,现在命悬一线。”司南汇报到。

    废旧工厂?

    冷慕言为什么要去废旧工厂?

    “据现场勘查的干警说,现场有搏斗的痕迹,冷慕言的身体在地上被人强行拖行了十几米!”

    听到司南的的汇报,墨非城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去查,到底是谁对冷慕言下的手!”

    急救室外,苏小绵不安的踱步,冷慕言的身体本就有病,万一……

    苏小绵不敢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小绵坐如针毡。

    “司南说,冷慕言是在那家废旧工厂门口发现的!”墨非城捂着心口,慢慢的走到苏小绵身边。

    苏小绵眸中划过一抹的痛苦,继而缓缓的瘫坐在长椅上,泪水瞬间就充盈了苏小绵的眸,“他是为了救我才遇害的!”

    “什么?”墨非城不可思议的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整理了一下情绪,说:“是我让他去废旧工厂找证据的。”

    墨非城的眸沉了一下,心中便明了。

    冷慕言被人在地上强行拖行了十几米,应该就是为了不让那抢自己证据的人走,可是,最终还是失败了。

    第一次,墨非城对冷慕言刮目相看。

    “我会帮你查到的!”墨非城说。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最好自求多福!”苏小绵抬眸,冷冷的看着墨非城。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未必!”苏小绵凉音道,“如果是你的安米做的呢?”

    墨非城怔了怔,眸光猛地一缩,这种结果,也在自己的预料中,也是墨非城目前最不愿意接受的情况。

    看着墨非城的沉默,苏小绵冷笑一声,“所以,我让你自求多福,因为,我不会放过你们!”

    对,是你们!

    “咔嚓!”

    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但是……”

    “但是怎么样?”苏小绵问道。

    “但是,我们怀疑病人感染了hiv!”医生说。

    苏小绵嗯了一声,平静的说:“我知道!”

    “所以,对于病人来说,伤口恢复起来可能很困难。而且很有可能,伤口一直溃烂,并且面积渐渐扩大,直到……”后边的话,医生没有说出来,但是苏小绵明白医生的意思。

    紧接着就看到冷慕言被人推了出来,冷慕言的脸惨白的骇人,没有一丝的血色,眼窝深深的塌陷,原本光彩亮丽的脸,现在完全已经失了模样。

    心中似是被一双巨大的手紧紧的抓着,让苏小绵有些透不过气来。

    “看到了吗?我和你,势不两立!”苏小绵回头望着墨非城,眸中的幽怨冰冷,让墨非城心中猛地一揪。

    不用想,一定是安米害的冷慕言。

    本以为安米只是对付自己,现在看来已经涉及到了身边的人,所以自己和安米势不两立,即便安米肚子怀着墨非城的孩子。

    苏小绵跟随着冷慕言离开,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墨非城感觉自己胸口一阵的剧痛,墨非城痛苦的蜷缩着身体,捂着自己的胸口,艰难的坐在长椅上。

    “先生,您怎么了?”一个护士看着墨非城脸色惨白,豆儿大的汗珠从墨非城额头上冒出来。

    墨非城抬了抬手,示意护士自己无碍。

    说实话,看到冷慕言这般模样,自己心中也很难受,认识冷慕言这么多年了,纵然性格不合,但是总归是旧相识。

    何况冷慕言还是苏小绵的亲哥哥,看到刚才那一幕,势必椎心泣血。

    与此同时,墨非城想到了安米那有恃无恐的模样,便后悔让安米怀上自己的孩子。

    但是那也是无奈之举,小洛那边急需要安米肚子里孩子的脐带血。

    墨非城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撕扯成两半。

    病房中,冷慕言终于醒了过来,张开眼便看到了苏小绵那双透着担忧的眸子。

    冷慕言惊了一下,然后勉强挤出来一个笑脸,说:“出来了就好,出来了就好……我无能……”

    冷慕言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苏小绵制止。

    眼泪吧嗒吧嗒落下了,冷慕言伸出手,摸了摸苏小绵的头,沙哑的嗓门说:“我早晚都会有……有那么一天……”

    听到冷慕言的话,苏小绵的心中更加的难受。

    自己一定要让安米血债血偿!

    美国,医院。

    小洛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床上,安静的好像一个布娃娃。

    安米走到门口,望着病床上一言不发的小洛,眉眼之间勾起了一抹阴毒的芒。

    “喂,护士小姐,你过来一下!”安米对着迎面走过来的护士叫了一声,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病房中的小洛听到。

    “安小姐,怎么了?”负责照顾小洛的护士走上来问道。

    安米扫了一眼病床上的小洛,确认他醒着,便继续说:“小洛是个可怜的孩子,希望你以后多多的照顾他!”

    护士狐疑的望着安米,安米突然说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小洛的妈妈早就离开人世了,我们只不过是为了稳定小洛的情绪,所以才一直瞒着他,说他的妈妈很忙,没有时间来看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