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26章:这是犯法的

    “不见了?”苏小绵猛地一惊,“是不是去洗手间了?”

    “没有,我们刚才从监控中看到,四十分钟前冷先生自己开车出去了!”

    四十分钟之前,正是自己被困在地下车库的时候。

    苏小绵眸光缩了缩,就感觉今天的这个车库被锁的莫名其妙,会不会是冷慕言故意的在阻止自己?然后他去了商场?

    想到这里,苏小绵挂了电话,急匆匆的拨给了冷慕言。

    冷慕言守在卫生间的门口,等待着安米出来,不想突然手机大作。冷慕言低头看手机的功夫,安米从女卫生间走了出来。

    冷慕言手机一直在响,却没有接听,瞬间引起了安米的注意。

    安米转头看了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冷慕言,眉头皱了皱,感觉这个人很熟悉,却看不清脸。看着面前古怪的男子,安米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心中不禁打起了小鼓,为了保险起见,安米急匆匆的就要离开,手都来不及洗。

    冷慕言看到了手机上闪烁的“婉婉”两个字,摁掉了电话,迅速的走上去,挡住了安米的路。

    安米一惊,看着面前的男人,身体猛地一缩,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紧张的说:“你干嘛?”

    冷慕言狠厉的眸光看了看安米,然后缓缓的将自己的帽子取下来。

    安米看着冷慕言的那张惨白的脸,瞬间惊住了,吓的大气不敢出不要,“冷……冷慕言,你要干什么?”

    安米后退了几步,惊恐的望着一脸杀气的冷慕言。

    冷慕言紧逼几步,走到安米的身边,冷冷的眸子闪耀着恨的芒,“安米,你的死期到了!”

    “冷,冷慕言你不要做傻事,这是犯法的……”安米心中惊恐到了极致,却也不敢说出什么过激的话,生怕冷慕言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安米步步后退,冷慕言步步紧逼。

    今天,自己就替婉婉收拾了这个阴毒的安米。

    何淑娴在婴儿用品商店等了好久,都不见安米回来,心中着了急,生怕安米出了意外。便走出育婴店,向卫生间走去。

    刚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就看到安米正被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逼近。

    何淑娴立马愤怒的大吼一声,“你在干嘛?”

    安米一看救星何淑娴来了,瞬间感觉有了指望,叫了一声,“阿姨!”

    冷慕言一怔,下意识的回头一看。

    此时安米趁着冷慕言慌神之际,快速的向从冷慕言的身边躲过,加快步伐向何淑娴奔去。

    卫生间的地面,本就湿滑。

    安米怀着身孕身体笨重,脚下一滑,身体瞬间失衡直直的向地上倒去。

    只听得扑通一声,安米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冷慕言眸光一缩,看到地上的安米身下一滩血迹迅速的蔓延开来。

    真是应了那句话,恶人自有天报应。

    想到这里,冷慕言趁乱迅速的离开。

    何淑娴看到了地上的安米,一滩血迹迅速的蔓延开来,吓傻了,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啊……血……血……”

    安米傻了一般,看着自己手上的血,然后失控的大叫起来。

    冷慕言趁乱走出商场,走出商场的门,正撞上了正欲进门的苏小绵。

    “冷慕言!”苏小绵叫了一声。

    冷慕言走到苏小绵的面前,低声说:“赶紧走,立刻马上!”

    苏小绵怔了怔,看了看急匆匆的离开的冷慕言,精神恍惚了一下。

    紧接着就看到救护车疾驰而来,医生们急匆匆的抬着担架跑下来,说:“让一下,让一下!”

    不一会儿就远远的看到了安米被担架抬了下来。

    苏小绵立马转身,快速的回到了车里。

    只见安米身下全是血,而且血已经将担架浸透,一点一点的向下滴着血。

    回想到刚才冷慕言急匆匆离开的模样,苏小绵心中咯噔一声,该不会是冷慕言做的吧?

    得出这个结论,苏小绵吓了一跳。

    但是,心中已经猜的*不离十,刚才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明明白白的告诉苏小绵,这件事就是冷慕言做的。

    苏小绵感觉呼吸急促,有些喘不上气来,许久之后才稳定了情绪,说:“冰刀,马上回医院!”

    冷慕言躲在车里,看着安米被救护车拉走,眸光缩了缩,发动引擎跟了上去。

    安米躺在救护车上,满头大汗,不停的说:“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何淑娴看着安米血流的模样,如万箭穿心。

    倒不是心疼安米的死活,主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而且还是一个男孩儿。

    墨氏企业。

    正在办公室里烦闷的墨非城突然接到了何淑娴的来电。

    看着手机上闪烁的号码,墨非城眸色中浮上一抹不耐烦,一把将手机扔在一旁,起身走到窗口,点燃了一支烟。

    电话响了一会儿,之后便停了。

    墨非城狠狠的抽着烟,恨不得将这烟一口吞进。

    苏小绵急匆匆的回到医院,发现冷慕言并没有回到医院。

    这时候护士走上来,焦急的说,“我们一直联系不上冷先生!”

    苏小绵眉头皱了皱,沉坐在沙发上,心中乱七八糟的悬在半空中。

    如果冷慕言真的做了这件事,只恐怕会遭到安米甚至墨非城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的报复,那种报复对于此时的冷慕言来说,绝对是承受不起的。

    冷慕言身体已经这样了,如果为了自己,而遭遇到墨非城的报复。

    想到这,苏小绵眉头紧了紧,下定了决心,走出了冷氏企业。

    墨非城办公室,一支烟没有抽完,身后的门便突然被打开。

    司南急匆匆的走进来,神色紧张的说:“先生,不好了,刚才老夫人打过来电话说安米出事儿了!”

    墨非城眉头一皱,眸色瞬间变的冷厉,“情况怎么样?”

    司南脸色浮上一抹艰难之色,为难的开口,“听老夫人的意思,安米摔了一跤,情况不太好……”

    听到司南的话,墨非城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心中浮上一抹复杂的感觉,但是更多的是解脱的轻松,而不是失去孩子的遗憾。

    墨非城垂了垂眸,立马镇定从容的说:“司南,立马去医院,无论如何要让医生保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