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27章:还不如就死了算了!

    墨非城的话还未说完,司南便急切的说:“我会的,我一定然让医生全力以赴的保住安米肚子里的孩子,还有……”

    墨非城眸色沉了沉,抬手示意司南停止,没有让司南把话说完,“保住安米流产胎儿的脐带血!”

    司南怔了怔,稍稍有些慌神,但是片刻之后便回过神来,立马应下,推开门离开。

    司南看到墨非城如此的镇定,心中悬着的石头好似落了地,原以为先生得知这个消息会雷霆大怒,现在看来,只是自己多想了。

    不过转念一想,安米这般的阴毒之人,先生是绝对不会让她留在墨家的。

    但是,一旦这个孩子留下了,日后只怕先生就会与安米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依照安米的性格,指不定还会做出来什么样出格的事情,所以先生的做法是以绝后患。

    司南离开,墨非城狠狠的将手中的烟头掐灭,望着窗外依旧繁忙的车水马龙,心中忽而觉得明亮了许多。

    “咚咚咚!”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墨非城回头,只见苏小绵走了进来。

    挑眉望着面色如水的苏小绵,似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沉默了片刻,苏小绵低了低眉,“这件事是我做的,不是冷慕言做的!”

    墨非城稍稍的吃了一惊,说:“哦?是吗?”

    那淡淡的语气,没有苏小绵想象中的暴虐和失控,反而带着一种莫名的轻松感。

    苏小绵抬头,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墨非城。

    在墨非城那墨黑的眸中,没有看到一丝愤怒的痕迹,甚至是那澄澈无比的眸中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解脱感。

    苏小绵不敢相信,墨非城既然能让安米怀孕,那就必然是和安米有感情,而且是看重安米腹中的胎儿的。

    许是这平静的背后,隐藏着更可怕的危机。

    苏小绵倔强的抬起头,直视着墨非城那漩涡一般的眸子,说:“我说过了,安米出事儿是我一人所为,与别人没有关系,你如果要报复就冲着我来!”

    “呵……”墨非城竟然轻笑了一声。

    苏小绵更加的震惊,这是什么套路?

    墨非城不给苏小绵思考的机会,便再次说话,“如果我说,安米怀孕,不是我本意,你相信吗?”

    苏小绵怔了怔,想要给墨非城生孩子的人多了去了,安米会不会也是和当初的伊曼一样?

    回想到了这里,苏小绵脱口而出,“试管婴儿?”

    墨非城怔了怔,点了点头。

    话一出口,苏小绵便后悔了,试管不试管的关自己什么事儿?自己打听那么仔细干嘛?

    “叮铃铃!”

    司南的电话打了过来,墨非城看着手机上闪烁的司南两个字,皱了皱眉,“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到了吗?”

    司南倒抽了一口气,说:“那个已经取到了,可是……”

    “那就赶紧安排人送给埃布尔博士!”墨非城毋容置疑的说。

    “好的,我立马安排人去办!”司南立马回到,停顿了几秒,墨非城正欲挂电话,司南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医院这边说,安米大出血,需要输血……”

    墨非城眸中划过一丝的冷漠,淡漠而疏离的说:“这些事情找医生。”

    “可是,医生说安米是熊猫血,血库中没有。”司南接着说。

    “熊猫血?”墨非城淡淡的挑眉,云淡风轻的说,“听天由命……”

    苏小绵听到熊猫血三个字,立马怔了怔,说:“我是熊猫血……”

    可以墨非城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已经挂掉了电话。

    “我是熊猫血。”苏小绵重复道。

    “我知道,那又怎样?”墨非城抬眸望着苏小绵,没有一丝一毫焦急的模样。

    “我说,我是熊猫血!”苏小绵生怕墨非城没有听懂,便再一次重复道。

    “我听到了!”墨非城徐徐的走到门口,然后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上,幽幽的望着苏小绵。

    面前的苏小绵比之前更加的瘦弱了,甚至脸上更加的苍白。

    原本秦大夫就说,苏小绵的身体受损严重,容不得半分的创伤,所以,自己绝对不会让苏小绵去给安米输血。

    望着冷漠的墨非城,苏小绵冷嗤一声,“我真为安米感到可怜。”

    “自找的!”墨非城轻描淡写的说,眸底没有一丝的温度。

    如果不是安米的恶毒,小洛的病情就不会恶化,甚至也不用遭受第二次的手术。

    所以,老天还是开眼的,不会让那些为非作歹的恶人一直得意下去。

    医院中,安米被推进了手术室中。

    孩子,预料之中的根本就保不住,而且,由于大出血,安米的生命体征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护士走出来对何淑娴说:“病人是罕见的熊猫血,血库中已经没有存血了,你们家属有没有是熊猫血的?”

    得知安米肚子中的孩子已经保不住了,何淑娴的心顺瞬间凉了,态度也变了。孙子都没有了,安米死活管自己什么事儿!

    “没有!”何淑娴冷冷的说。

    “请问,您不是病人的家属吗?”护士望着冷漠的何淑娴,不可思议的问道。

    何淑娴撇了撇嘴,“连个孩子都保不住,还不如就死了算了!”

    第一次见这么绝情的家属,护士都惊呆了。

    “李护手,有一个人说自己是熊猫血,说自愿献血!”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走上来说。

    “太好了,快点,这里急需要用血,越快越好!”李护士焦急的说。

    “好的,我立马送过来!”

    五分钟之后,一包血被紧急的送进了手术室。

    何淑娴坐在走廊中的长椅上开始犯困,安米手术怎么这样长时间?

    何淑娴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对司南说:“你守在这儿,我回家午休,困死了!”

    原本就是看着安米怀上自己的孙子,何淑娴才会对安米百般的照顾,现在孙子也没了,安米过往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便再一次浮现在何淑娴的脑海中。

    何淑娴的心更加的凉了,转身离开了医院。

    经过医生的奋力抢救,安米总算是脱离了危险。

    躲在不远处的冷慕言,看着被推出手术室的安米,眉眼之间划上一抹恨意。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针孔,冷笑一声,走出了医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