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28章:婉婉,我的好妹妹

    墨非城悠闲的坐在办公室中,感受着岁月静好。

    灿烂的阳光跳跃在苏小绵精致的小脸上,泛着光,让墨非城一时间恍惚。

    二人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在。

    一阵突然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宁静。

    苏小绵拿出手机一看,是冷慕言的。

    “婉婉,我已经替你报仇了!”冷慕言略带一丝暗哑但是骄傲的声音传了进来。

    “冷慕言……你现在哪儿?”苏小绵着急的问道。

    沉默了一会儿,冷慕言说:“该做的事儿,我已经做完了,剩下的时间,我会找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度过我剩余的日子……”

    “冷慕言,你到底在哪儿?赶紧回医院,听到了吗?”苏小绵听出了冷慕言平静的语气中带着那种对人生的绝望,只怕冷慕言会想不开做了傻事儿。

    “我走了……在我走之前,可不可以听到你叫……听到你叫我一声……哥哥!”

    听到冷慕言的话,苏小绵怔住了。

    不知道是阳光太刺眼还是眸中落了灰尘,苏小绵的眼中瞬间湿润了。

    泪水,模糊了苏小绵的双眼,而喉咙中更像是被锁住了一般。

    沉默了一会儿,冷慕言苦笑了一声,“我还是不配……”

    “哥哥!”

    苏小绵对着手机叫了一声。

    冷慕言眼泪瞬间滑落,一滴一滴。

    哽咽着说:“婉婉,我的好妹妹,婉婉……”

    直到电话中传来一阵忙音,苏小绵的泪水才瞬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

    苏小绵抱着手机,缓缓的蹲在地上,肩膀一抽一抽的。

    心痛的不行,好像瞬间被抽离的一根筋脉一般,痛不欲生。

    墨非城走到苏小绵身边,将苏小绵缓缓的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怀里的苏小绵已经瘦弱的不成样子,墨非城感觉稍稍一用力,就会将她折断一般。

    墨非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难道自己生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伤的吗?

    忽而感觉,怀里的苏小绵身体一软,便瘫软在自己怀里。

    墨非城看到昏迷的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巨大的担忧,抱起苏小绵,疯了一一般向医院狂奔去……

    医院中。

    安米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

    房间中安静的好像地狱一般。

    安米张了张自己干涸的嘴唇,虚弱的说:“孩子……我的孩子……”

    病房中的护工见安米醒了过来,连忙走上来,说:“安小姐,您醒了?”

    “我的孩子……”安米缓缓的滚动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护工问道。

    “孩子……”护工看着安米,愣了愣神,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的给安米倒了一杯水。

    安米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空荡荡的,平平的,甚至不时的传来一阵的闷痛。

    孩子,我的孩子……

    安米失控的尖叫一声,“孩子,我的孩子……”

    护工吓了一跳,立马叫来了医生。

    安米看到医生,立马做起来死命的抓着医生的胳膊,“我的孩子好好的是不是?我的孩子,在哪儿?我要看我的孩子……”

    医生看着安米,说:“五个多月的胎儿,在医学上根本就不构成活……”

    “你在骗我,在骗我对不对……你还我的孩子……”

    医生看着失控的安米,无可奈何的说:“护士,安定!”

    护手拿出针剂,在安米身上注射下去,安米瞬间便昏睡了过去……

    医生看着安米惨白的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

    医院,苏小绵病房中。

    果真如秦医生所言,苏小绵的身体属于外强中干,身体早就透支了。

    一旦再次受到创伤,身体就会瞬间胯下去。

    苏小绵这次整整昏迷了三天。

    墨非城守在苏小绵身边三天,一步也未曾离开过。

    墨非城紧紧的握着苏小绵的手,望着病床上苏小绵那惨白的小脸儿,没有一丝的血色,心中似针扎一般疼。

    突然,病房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打扰了墨非城的清净。

    墨非城正欲发作,不想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

    安三江和路芳菲气狠狠的冲进来,对着墨非城说:“墨非城,安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墨非城眉头缩了缩,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的冷漠,起身走到安三江的面前,低声说:“出去说,不要打扰了病人休息!”

    安三江和路芳菲看着墨非城对苏小绵的用心,再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正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躺在病床上,心中便更加的恼怒。

    走出病房,安三江狠狠的说:“墨非城,如果不是林诺告诉我安米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墨非城缓缓的抬起头,望着安三江冷冷的开口,“既然你说到瞒你,你那你最好看看这份检测报告!”

    说着,墨非城递给安三江一份报告。

    安三江看着手中的检测报告,疑惑的望着墨非城,说:“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你的女儿,放在一个五岁的白血病孩子身上的!”

    “什……什么?你说什么?”

    安三江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东西会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安米,一个从小就善良乖巧的女儿做的事情。

    “这是什么!?”路芳菲接过安三江手中的检测报告问道。

    看到检测报告上的字,“重金属含量极高,具有超强的辐射,同时散发出大量甲醛等有害气体……”

    路芳菲整个人僵住了,安三江和路芳菲一辈子都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自己的女儿怎么会……

    墨非城望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安家两口,冷冷的说:“所以,安米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她欠下的债。当然,这只是九牛一毛,更多的事情,司南会告诉你们!”

    说完,墨非城冷冷的转身,回到了病房。

    自己的女儿在外边做的事情,作为父母的安三江和路芳菲有权利知道。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苏小绵的病房中的时候,苏小绵终于感觉自己好像重生了一般,身上的混沌之气在慢慢的消散。

    墨非城看到苏小绵张开了眼,便端起了桌边的粥,体贴的说:“张嘴,你最爱的文朵煲的粥!”

    这片刻的宁静,让苏小绵有些稍稍的恍惚,那种岁月静好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叮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静谧的氛围。

    墨非城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眸中划过一丝的复杂的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