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31章:她究竟会是谁呢?

    灯光,舞美,音乐。

    主持人上台,“冷氏企业义卖会现在开始,本次义卖会获得的善款,都将用于扶残助孤……”

    主持人在台子上慷慨陈词。

    冷氏企业的高层们看着到会现场的人,不禁大为惊叹。

    不仅有国际大牌的设计师欧阳诺,甚至还有国门走出去的超一线名模张雯,还有很多时尚大咖,纷纷来到冷氏企业捧场。这些人,之前都是冷氏企业望尘莫及的人物,现在竟然都被苏小绵请来了。

    而且,这次义卖会的对外宣传工作,苏小绵做的很到位,帝都的各大媒体都来了。

    相信,这次义卖会结束,冷氏企业倒闭的传言就会不攻自破,而且冷氏的股市必将大涨。

    冷氏企业的股东们,好像到了大把大把的金条正在向自己飞奔而来。

    冰刀正欲叫醒劳神过度而睡着的苏小绵,不想却被人阻止。

    墨非城示意冰刀出去,然后走到苏小绵的面前,望着憔悴的苏小绵,心疼极了。

    过了今晚,自己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望着苏小绵娇俏美丽的模样,墨非城忍不住俯下身体,在苏小绵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一吻。

    浅睡眠的苏小绵,被额头上凉凉的一吻惊醒。

    缓缓的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人。

    苏小绵略带一丝惺忪的睡眼,懵懂的好像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儿,那眸中的水漾,荡啊荡。

    墨非城好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中,再也不分开。

    “我睡了多久?”苏小绵怔怔的问了一句。

    “你今天没有义卖作品,所以,你可以不用那么紧张。”墨非城温柔的说,看着苏小绵疲倦的模样,心疼极了。

    “我看中了一件作品,我想拿下来!”苏小绵赶忙起身。

    以为看到自己动身墨非城会让一下,没想到墨非城却像一座山一般,任凭苏小绵撞了个满怀。

    墨非城一把将苏小绵搂紧,蹙了蹙眉,“你瘦的太厉害了,都成了飞机场了……”

    苏小绵脸色微微一红,假装生气的推开墨非城,“讨厌,我要去拍下那件作品。”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急匆匆出门的背影,突然认真的说:“等你拍卖会结束了,我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苏小绵顿了顿,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定了定情绪,转过头来,“什么事情?”

    尽管苏小绵说话的语气很轻,但是墨非城一定读懂苏小绵话语中隐藏的意思,就是,我不急,我等你说出来。

    “去吧!”墨非城嘴角微微扯了扯,温和的望着苏小绵。

    两个人之间说清楚算什么,自己要在公开的场合,让所有人都见证自己和苏小绵历史性的时刻。

    “嗯!”

    苏小绵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来到前台坐下,坐在欧阳茜的身边。

    “小绵,看你面色不太好,近一段时间太累了吧?”欧阳茜关心的问道。

    苏小绵笑了笑,说:“还好。”

    “今天有你看上的作品吗?”欧阳茜问道。

    “今天参赛的作品中,有一件民国风的旗袍,我很喜欢。是冷氏的一个退休的老裁缝做的,我感觉做的很好,想拍下来。”苏小绵淡淡的说。

    欧阳茜赞许的点了点头,冷氏企业是服装业的百年企业,一些老的裁缝裁剪出来的衣服,虽然时尚元素少了一些,但是那些传统的东西,却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味儿。

    “下边,这一件设计虽然不一定会震撼到大家,但是绝对会给大家带来一种不一样的温暖和惊艳。”说着,主持人退后。

    一个模特身穿着一件典雅的旗袍宽宽走上来。

    看到模特身上的旗袍,大家好似回到了民国时期的一样。

    这件旗袍是冷氏企业的资历最老的裁缝,妙手孙亲手裁剪出来的,甚至连旗袍上的绣花都是孙妙手带着老花镜,一针一线的秀出来的。

    所以,这件旗袍也是妙手孙的关门之作。

    果真,虽然不能说是震撼,但是那种极具时代特色的设计和用心的剪裁,却让在场所有的人为之一振。

    当初苏小绵看上这件旗袍的时候,不仅仅被它优雅的气质吸引。

    更因为,这件旗袍让苏小绵联想到了自己的奶奶,安夏。

    照片中的安夏,就是穿着这么一件旗袍,袅袅婷婷,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让苏小绵久久不能忘怀。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变了模样,但是还是很渴望拥有一件和奶奶一样的旗袍。

    所以,今天这件旗袍,自己是志在必得。

    不论出什么高价格,自己也一定要将拍到。

    “这件旗袍的底价是十万块人民币,现在竞拍开始!”

    苏小绵举牌,“二十万!”

    “好,已经有人叫价二十万了。”

    “五十万!”

    后排一个人竟然叫价五十万块,一下子将价格提高了一倍多。

    有人出价当然是好的,最起码说明今天的义卖会可以多筹集一些善款,同时也说明,还是有人对于古典的中国风旗袍很喜欢的。

    苏小绵继续举牌,“八十万!”

    “八十万,这位小姐出价八十万。天呐,一件旗袍竟然拍到了八十万块的高价格,简直……”

    “一百万!”

    不等主持人感慨的话说完,后排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来。

    苏小绵眉头皱了皱,纵然这件旗袍的工艺上没的说,但是,总归只是一件旗袍,不是珠宝古董有收藏价值,不至于价值这么高的价格。

    苏小绵隐隐感觉事情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欧阳茜皱了皱眉,低声问苏小绵,“一百万了,看来对方是志在必得,你要不要加价?”

    苏小绵沉了沉眉,既然是义卖会,又是自己看上的作品,那多出些钱正好多帮助一个残疾儿童。

    想到这里,苏小绵举牌,“一百五十万!”

    天呐,一件旗袍竟然叫价到了一百五十万!

    这样太夸张了。

    就连雅座的妙手孙也坐不住了,吃惊的望着台下叫价的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苏小绵回头看了看后排的那个人,由于距离太远,那人还带着一顶大大的帽子,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

    苏小绵不禁有些好奇,她究竟会是谁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