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32章:还是那个同你争旗袍的人?

    停顿了几秒钟,那人没有再举牌。

    苏小绵心中稍稍的松了一口气,一百五十万买一件旗袍,任凭是谁也需要考虑一下吧。

    可是,不等苏小绵喘口气,那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两百万!”

    两百万!

    天呐,两百万一件旗袍,就是再出名的裁缝一件旗袍也卖不出两百万的高价的。

    苏小绵怔住了,那人今天是志在必得。

    可是,自己也看上了这件旗袍,所以苏小绵咬了咬牙,举牌子,“三百万!”

    三百万!!

    现场鸦雀无声,掉根针都能听到。

    所有人都开始强烈的好奇,究竟是谁非要这件旗袍?

    贵宾室的孙妙手更是坐立难安了,自己做了一辈子的旗袍也没有卖出这么高的价格,今天是怎么了?

    苏小绵叫了三百万之后,那人立马举牌,“五百万!”

    全场一片哗然,不禁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财大气粗啊,土豪啊,求抱大腿!

    这下子孙妙手彻底看不下去了,连忙对身边的助理说,“赶紧去给苏总传话,就说别让她再加价了,如果她想要旗袍,我这里还有一件珍藏版的,送给她。现在公司正在上升阶段,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得很,让她不要继续较这个劲儿了!”

    孙妙手的助理快速的来到苏小绵的面前,低声说了一句话,苏小绵的面露难色,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按了下来。

    “五百万一次,还有没有继续加价的?五百万两次,五百万是三次!好了,成交!”

    主持人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着,第一次一件普通的旗袍,在自己手中竟然拍出了五百万的高价。

    苏小绵再回头看那人,那人的座位上已经空了。

    很明显,这个人来的目的就是冲着这件旗袍的。

    可是,她究竟是为何一定要这件旗袍?难道是孙妙手的铁粉,还是别有用途?

    苏小绵一时间也搞不清楚。

    难道是安米死灰复燃故意来给自己作对?应该不会啊!

    说到安米,出院的安米被安三江接回了欧洲,焦头烂额的在家里养病。

    说也奇怪,安米身上的伤口怎么都不会愈合,甚至还有恶化的痕迹。

    而且,频繁的低烧,身上的皮肤开始大块大块的溃烂,头发大把大把的往下掉,整个人惨白的没有血色。

    安三江焦急的不行,带安米到各大医院检查,最后被告知,安米感染了hiv。

    这个世道的法则就是这样,你欠下的债,你作下的恶,自然会有人报复。所以,永远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自己作恶会漏过惩罚。

    安米,将会带着hiv病毒,艰难的度过自己剩余的、为数不多的日子。

    拍卖会现场。

    自从那个和自己竞争旗袍的人消失之后,苏小绵的心中就开始变得不安起来。

    不知为何,总感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甚至,有了一种秘密马上就要被揭开的不安。

    欧阳茜看到苏小绵的不安,便关切的问道,“小绵,你有心事?”

    苏小绵恍惚了一下,说:“不知道,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感觉好像要出什么事儿一样。”

    欧阳茜微微思考了一下,说:“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件旗袍没有入手,心情不爽?”

    苏小绵微微笑了笑,没有继续说。

    再也无心关注接下来的拍品,终于捱到了拍卖会结束。

    拍卖会出乎预料的顺利,整个拍卖会下来,一共筹集了将近八千万的善款。

    苏小绵心中很欣慰,但是却怎么也提不起来精神,总是感觉惴惴不安,要出事儿的感觉。

    拍卖会一结束,苏小绵便急匆匆的赶到了墨非城所在的休息室。

    不行,自己坚持不住了,自己一定要在事情发生之前,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向墨非城和盘托出。

    走进墨非城的休息室,出乎意料,墨非城人不在这里。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苏小绵的心中好似被一直无形的大手握着,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的心捏碎。

    义卖会结束,外边喧嚣的气氛渐渐的散去。

    晚上还有义卖会的答谢宴,所有的人员都要到齐的。

    答谢宴定在了晚上七点,现在已经是将近六点半。

    作为冷氏企业的董事长,这次慈善义卖会的发起人,苏小绵迟到显然是不合适的。

    苏小绵心急如焚的不时看看手腕上的表。

    房间中安静的可怕,唯有墙上的时钟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滴答声。

    而,那微弱的钟声,却好似那重锤,一锤一锤的打在苏小绵的心中。

    苏小绵幽怨的看了一眼墙上一刻也不停留的指针,还有五分钟就六点半了。苏小绵暗暗告诉自己,如果到了六点半,墨非城还不出现,那自己就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苏小绵特别想抓住这个时间的流沙,可是五分钟时间却很快的就过去了。

    苏小绵眸中渐渐汇聚成型的失望,最后变成了绝望。

    苏小绵拿起手机,颤颤巍巍的拨通了墨非城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呵呵,关机。

    苏小绵沉了沉眉,推门离开。

    将车子飙到了一百五,一路狂奔到了答谢宴现象。

    而助理们早就在门口候着苏小绵了,“苏董,答谢宴马上开始,所有人都在等着你。”

    苏小绵理了理衣服,阔步走向答谢宴。

    “下面,有请我们的冷氏企业的董事长,苏小姐上台讲话。”主持人热情洋溢的话语,让苏小绵稍稍有些放松。

    敛了敛内心的情绪,大步向台子上走去。

    “首先,感谢大家对冷氏企业这次慈善义卖会的支持……”

    早就背熟了的演讲稿,苏小绵轻车熟路的说了出来。

    终于说完了,苏小绵退场。

    欧阳茜迎上来,担忧的说:“小绵,你状态不对,有心事?”

    苏小绵蹙了蹙眉,“不知为何,我心中总是很不安,感觉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欧阳茜微怔,“还是那个同你争旗袍的人?”

    苏小绵重重的点了点头,“墨非城的手机关机了,之前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

    欧阳茜拍了拍苏小绵的肩膀,“放心,在帝都,没有人敢动城一根儿手指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