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34章:一模一样的脸

    看到苏小绵点头,墨非城那深不见底的潭眸中,似是瞬间生出了吸人的漩涡,要将这一切都抽离一般。

    “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墨非城压制着内心那涌动的惊涛骇浪,用一种近乎死绝的语气质问苏小绵。

    苏小绵怔住了。

    这个问题,要自己怎么回答?

    难道要说自己说,自己改头换面,为了就是回来报复你墨非城的绝情,最后不得已却再一次爱上你吗?

    就在苏小绵恍惚之间,墨非城那张冰山一般的脸忽然拉近。

    苏小绵惊了一下,忙不迭的后退了两步。

    墨非城这是怒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隐瞒你的,只是因为……”

    “因为什么?”墨非城继续逼问,与此同时,眸光变的阴冷逼仄,似是要将面前的苏小绵撕咬一般。

    “因为……”苏小绵说不出原因,但是又受不了墨非城这般冷酷无情的态度,纵然自己欺骗了你墨非城,但是还不是因为你墨非城首先伤害我苏小绵在先?!

    想到这里,苏小绵倔强的抬起头,“因为苏小绵恨你,恨死你了,因为你……”你杀了我的儿子,小洛!

    可是,后半句话,苏小绵还未说出口,便被身后的一个声音打断。

    “因为,你忘记了我,一年多了,你早就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那么一个可怜的女人,在异国他乡日日思念着一个早已移情别恋的你!”

    听到那个极其熟悉的声线,苏小绵整个人完全震惊了,恍若隔世一般。苏小绵缓缓的回过头去,看到一个衣着睡袍的女人,袅袅婷婷站在不远处。头上是一头湿漉漉是头发,浑身上下冒着微微的热气,最后苏小绵的眸光定在了那张足以让苏小绵一辈子都寝食难安的面庞上。

    这是一张熟悉的令苏小绵感觉到惊恐的脸。

    那一双荡漾的水眸,似是柔情蜜意的微风拂过秋日的金色麦田,令人心驰神往,忍不住醉倒其中。

    即便是苏小绵一个女人,再次看到那张曾经属于自己的五官,也依旧惊艳的不行。

    只见对面的那人,顶着一张几乎和一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本尊面前,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和不自然。

    不等苏小绵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对面的女人便转身离开,冷冷的留给了墨非城和自己一个背影。

    墨非城眸中闪过一刹那的纠结,然后两步挡在正欲离开的‘苏小绵’的面前,说:“苏小绵,不要走!”

    女人被墨非城拦了下来,冷冷的说:“如果你喜欢苏小绵这个名字,那你就去找她!”

    “苏小绵……”墨非城近乎崩溃的声音响起。

    “不要叫我苏小绵,苏小绵这个名字让我感觉到恶心,所以以后请叫我冷月!”那个披着苏小绵外皮的女人,恬不廉耻的说。

    苏小绵望着墨非城,那曾经只属于自己的深邃眼神,此时正凝望着一个假的苏小绵,冷月。

    心如刀绞。

    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的冷笑,“苏小绵这个名字令你感觉到恶心?那你为何还要披着属于苏小绵的皮囊,寡廉鲜耻的出现在苏小绵的男人面前!?”

    冷月听到苏小绵的话,并未生气,只是回头轻蔑的瞟了一眼苏小绵,轻描淡写的说:“既然你喜欢别人吃剩下的男人,那你就拿去好了。”

    苏小绵怔住。

    这个冷月,连自己的性格,说话语气都拿捏的得体到位。

    如果苏小绵的芯儿没有换,一定会认为对面的冷月就是苏小绵本尊。

    墨非城听到苏小绵的话,眸色暗沉了一些,“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苏小绵凉音道。

    冷月不给苏小绵再解释的机会,转身挣开墨非城的手,就要走。

    正巧碰到了走进门的文朵,看到冷月要走,便说:“小绵……”

    “文朵,我现在不叫苏小绵,我叫冷月!”冷月温顺的说,乖巧懂事的模样,一如一年前的自己。

    “哦……”文朵看了看苏小绵,似乎是明白了冷月执意要改名字的原因,然后说:“你身体受过巨大的创伤,刚恢复本就虚,这样出去会着凉的……”

    “谢谢你文朵,可是……”冷月没有继续说,而是继续往外走……

    可是,不等冷月走出别墅门,整个人一软,身体便躺在了地上。

    墨非城眸光一缩,立马冲上来,抱起地上的冷月,“文朵开车,立马去医院。”

    苏小绵就那么看着墨非城心急如焚的抱起那个冒充自己的冷月,急匆匆的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文朵走到门口,扭过头对苏小绵说:“苏小姐,麻烦你待会儿走的时候,将门锁上,谢谢!”

    淡漠,客气。

    却把苏小绵的心打击成了碎渣。

    苏小绵木呆呆的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冷笑一声,心底浮上了万般的凄凉。

    感觉自己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自己变了模样,却有人顶着自己的皮囊,来抢夺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笑,荒唐。

    也难怪,墨非城会突然消失。

    苏小绵心中既欣喜又荒凉,欣喜的是墨非城还没有忘记苏小绵的存在,荒凉的是,物是人非,恍若隔世。

    回到酒店,苏小绵站在镜子前,望着镜子中精致的五官,此时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冷笑一声。

    “叮铃铃!”

    冰刀的电话打了过来。

    “苏小姐,你要的慈善义卖会的监控录像我拿到了!”

    “发给我!”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苏小绵还是想要印证一下。

    打开视频,那个以五百万高价买走孙妙手那件旗袍的女人,果真就是冷月。

    耳后,冷月换上了那件旗袍,随后便离开了慈善义卖会的现场。

    没过多久,就看到墨非城神色慌张,急匆匆的离开了。

    呵,果真是这样。

    从义卖会上,苏小绵就有所察觉,这个与自己拼死争旗袍的人,绝对来者不善。

    可是,这个冷月究竟是什么来路?为什么整成自己之前的模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