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35章:我希望你,保密!

    想到这里,苏小绵拿出手机拨给了苏子行。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苏子行,帝都出现了一个跟一年前的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你知道这件事吗?”

    苏子行拿着酒杯,桌上是两张照片,一张是苏小绵,一张是冷月。

    眉眼中是那种阴冷的利刃,淡淡的说:“还有这件事?我不知道啊,你一个人能不能处理,要不要我出面?”

    早就料到苏子行不会知道,苏小绵只是略带一丝失落的说:“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挂掉电话,苏小绵心中有些烦躁,有一种敌人在暗处,自己在明处的危机感。

    墨非城将冷月送到了医院,经过医生的处理,冷月慢慢的醒了过来。

    望着面前熟悉的模样,墨非城恍惚了,这个真的是自己失而复得的苏小绵吗?

    冷月看出了墨非城的犹豫,眸色冷了下来,倔强的说:“你走吧,你已经不是当初的墨非城了。”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低声说:“别胡说,好好休息。”

    冷月翻了个身,给了墨非城一个消瘦的脊背,“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墨非城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隔这么久,墨非城感觉自己和苏小绵之间出现了那种莫名的陌生感,让墨非城的心中很是不安。

    可是,脑海中却再次出现了苏小绵那张不同的脸庞。

    与冷月的出现不同,苏小绵第一次出现就给了自己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心中乱糟糟的,墨非城起身离开了病房。

    听到身后的门被关上。冷月转过身来,眉眼之间浮上一抹狡黠的芒。

    一年了,自己每天都在看苏小绵的生活录像,依照她的生活规律,说话方式,甚至自己还改变了说话的语调。果真,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相信,就连苏小绵自己都会怀疑,她是不是假的苏小绵。

    但是,不同的是,冷月现在依旧是苏小绵一年前的柔弱温顺的模样,生气了也只会沉默。所以,即便苏小绵告诉墨非城,她才是真的苏小绵,墨非城也不会相信的。

    假作真时真亦假,等到自己完成了任务,就可以救出自己的全家了。

    墨非城走出医院,坐上车,感觉太阳穴蹦蹦直跳。

    心中乱糟糟的,没有一丝的头绪。

    “叮铃铃!”

    小洛的来电打断了墨非城的思路。

    看到手机上闪烁着小洛那张可爱的小脸儿,心中猛地一颤,感觉内心最柔软的部分都在颤栗。

    “喂,小洛……”

    墨非城的话还未说完,小洛兴奋的声音便传了进来,“爸爸,爸爸,我今天接到妈咪的电话了,真的是妈咪诶,妈咪没有去天堂。可是护士姐姐都不相信我,说我是在做梦,你快告诉她们,我妈咪真的有给我打电话。”

    听着小洛因为激动而颤动的声音,墨非城的心猛地痛了一下。

    母亲,对于小洛来说比任何人都重要。

    “对啊,今天打电话的就是妈咪,我刚才还和妈咪在一起,等到过了这阵子,爸爸就带着妈咪一起去看小洛好不好?”墨非城强装高兴的说。

    “太好了,谢谢爸爸,我会好好吃药的……”

    小洛声音中的激动,让墨非城久久不能平静。

    对于小洛,自己亏欠他的太多了,所以,自己以后一定要弥补之前自己亏欠小洛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中总是不停的出现苏小绵的影子?

    墨非城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被撕扯成两半了。

    苏小绵沉坐在酒店中,呆滞的目光直直的望着窗外的灯火阑珊,手机却好像是死了一般,死寂死寂的。

    “叮咚!”

    微信的提示音响了。

    苏小绵立马回过神来,双眼放光,心中瞬间燃起了希望,兴奋又忐忑的抓起自己的手机。

    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打开屏幕,看到微信上出现的信息,苏小绵的眸色瞬间黯淡下来。

    似是一盆冰冷的水,从苏小绵的头顶浇下来,透心凉。

    孟西夜:四哥,最近怎么不见你带着四嫂虐狗了?

    梁冀男:郑重声明,我已脱离狗群,马代恩爱中……

    霍少:梁傻子,你行!说好的一起单身呢!

    苏小绵望着好久没有动静的微信群,精美的眸子中是一阵阵的失落。

    虐狗?

    “叮咚!”

    微信提示:墨非城已退出该群聊。

    苏小绵心中似是下一场冰雹,冰天雪地……

    原来人心真的可以变化的这么快。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但是连带着这敲门声都带着一种疏离的客气。

    苏小绵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看到门外出现的人,后背猛地一僵,整个人有些慌神。

    “我可以进去吗?”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客气的说。

    墨非城的话没毛病,也很客气,但是也很疏离,似是那陌生人初次见面一般。

    苏小绵心中猛地一阵绞痛,嘴角勾起一抹苦冷的笑,“墨先生,现在来是有事儿?”

    墨非城眸光沉了沉,嗯了一声。

    可是,苏小绵没有起开身体让路的意思,墨非城也没有以往那种跋扈而理所当然的闯进去。

    二人就那么在门口僵持。

    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带着那种陌生的感觉,让苏小绵从头到脚再一次跌入了冰窟之中。

    走廊中不断过往的路人,不时的投来一阵阵莫名其妙的眼光。

    苏小绵最后败下阵来,身体让到了一侧。

    墨非城犹豫了一下,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房间中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夜灯,照的房间中的气氛暖昧极了,只是此时苏小绵的心却凉的要命。

    沉默了一会儿,墨非城首先开口,“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说了一半,墨非城顿了顿,似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继续开口,“我希望你,保密!”

    保密!

    呵呵!

    多么讽刺,保密!

    苏小绵当然知道墨非城说的保密指的是什么?

    可笑,竟然让自己去给一个冒充自己,抢了自己男人的女人保密?

    苏小绵冷嗤一声,挑眉望着面前的有些憔悴的墨非城,凉音道,“你就真的认为,那个长着一副苏小绵皮囊的冷月,就是一年前的苏小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