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39章:我活下来是为了你

    墨非城望着面前无辜的冷月,渐渐的收了自己的眼线。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冷月没有错,错的人是自己。

    再无心情吃东西,墨非城将筷子放下,起身走到门口,“明天我让佣人帮你搬家!”

    搬哪儿?

    冷月想要问,但是后来还是闭上了嘴巴。

    苏小绵的性格较与墨非城来说,比较温顺,甚至是逆来顺受。

    此时如若自己反应的太过激烈,反而会适得其反,引起墨非城的反感。

    想到了自己爸爸妈妈和弟弟,冷月压下了内心的冲动。

    今天算是勉强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但是还差一点火候,但是来日方长。

    苏小绵从咖啡馆回到酒店,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在苏小绵心底蔓延。

    冷月同安米和伊曼都不同,冷月扮演的是自己的角色。

    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特么的还是一个不怀好意的自己。

    是夜,漫长的好像永远也不会天亮了一般。

    墨非城摇曳中手中的红酒杯,那红色的液体似是那缠绕着的暗夜魔鬼,刺激着墨非城的瞳孔。

    苏小绵,冷月。

    冷月,苏小绵。

    命运给自己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注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负心的人。

    墨非城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闭着眸靠坐在身后的椅背上。

    冷月悄无声息的坐在墨非城身边,温顺的看着墨非城,似是守望者一个神秘的秘密。

    感受到了身边有陌生人靠近的气息,墨非城猛地惊坐起,张开眼看到面前的冷月的时候,眸中划过一丝的失落,继而是一种莫名的诧异。

    什么时候,冷月的气息自己这般的陌生了?

    “墨非城,我来向你告别,我准备走了!”冷月低头细细的说,那委屈隐忍的模样像极了一年前的苏小绵。

    听到冷月说到要离开,墨非城缓缓的掀开眼皮,望着面前的冷月,“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走?”

    冷月低头,似是下定了好大的决心一般,“我不想你为难……”

    墨非城心中微微一揪,眸中有一刹那的恍惚,然后起身,“早些休息吧,你身体不好,不能熬夜。”

    独处的夜,孤男寡女,暧昧的灯光,红酒的助兴,可是墨非城去没有一丝丝想一要了身边的人的冲动……

    墨非城没有意识到,可是一旁的冷月却意识到了。

    男人,说到底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旦他沾染了自己,那他就会对自己死心塌地。

    想到这里,冷月起身,走到墨非城的身后抱住墨非城,将头靠在墨非城的背上,低声嘤咛,“墨非城,你不喜欢我了……”

    身后突然贴上来的柔然的身体,不仅没有让墨非城冲动,墨非城的心底反而生出了一丝隐隐的嫌恶……

    墨非城吃了一惊,然后狠狠的在心中骂自己,该死的,自己已经彻底的沦为一个负心汉,渣男。

    墨非城强忍着内心将身后人狠狠推开的冲动,然后轻轻的将冷月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推开,转头望着满眼失望的冷月,“对不起,我需要时间,我知道,你能理解!”

    冷月眸中流离一抹失落,低了低头,转头回到了房间。

    望着冷月那隐忍,委屈离去的背影,墨非城心中似是一把剑狠狠的插进去。

    忽然,冷月慌乱的脚步停顿,缓缓转过头来,幽怨的望着墨非城,“我活下来,是为了你!”

    墨非城愣住,望着冷月快速的离开。

    回到房间,冷月脸上的隐忍和委屈褪去,换上了一副冰冷的模样,冷哼一声,墨非城,你给我等着!

    欧洲,苏子行处。

    孙连急匆匆的走进来,大喘着气,说:“子行,老爷子来了!”

    苏子行一怔,立马紧张的起身,犀利的说:“你告诉老爷子了?”

    孙连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忙后退几步,“我哪儿敢,说不定老爷子只是想你了,来看看你……”

    “屁!老爷子在另一半球,赏花养草,颐养天年,怎么会来看我?”苏子行紧张的说。

    话说不及,一个威严的男人便走了进来,来者六十岁左右的年纪。虽说过了花甲之年,但是精气神依旧如同一个精壮年一般。

    来者上下打量了一番苏子行,“你小子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事儿了?”

    苏子行心头一紧,心说,父亲从小就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提及当年之事,否则,就与自己断绝父子关系,并且此生到死都不会原谅自己。

    虽然苏子行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父亲的话却很人坚决。

    苏子行连忙变了一副模样,走到父亲天狼身边,讨巧的说:“爸,我怎么可能会违背您老人家的叮嘱呢?这一段时间,我可是兢兢业业的在经营着我们的组织,而且,而且,我还专门花重金聘请了一位医生去给老头儿治病呢!”

    天狼眯着眸斜视了一眼面前的爱子,伸出手点了点苏子行的额头,“你这臭小子,还记得就好!”

    “子……”孙连刚要说话,却被苏子行一个冷厉的眼神打破,整个人僵住了,张着嘴巴,合不上了。

    天狼一看,抬起手臂就是一巴掌,“臭小子,你又乱改名字!”

    苏子行赶紧赔笑,对着孙连暗示了一个你走的动作,然后对父亲说,“爹,我的亲爹,你给我起的名字实在是太太……太土了……”

    天狼假装生气的说:“再土也是你爹我起的!”

    “知道了,知道了!”苏子行讨巧道。

    对于这个父亲,苏子行是打心眼儿里尊重,不舍得忤逆他一分。

    “爸爸,你这次专门跑过来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看我吧!”

    “看你小子?我看我不在,你小子过滋润的很!”天狼宠溺的望着面前的儿子,越看越喜欢。

    “那你来是……”

    “狗儿啊,我告诉你,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你先看看这个女孩儿!”说着,天狼拿出了一张照片,放在苏子行的面前。

    苏子行漫不经心的接过照片,准是父亲又要给自己介绍女朋友。

    天狼看到了苏子行的心不在焉,便严肃的说:“这个女孩儿,你一定要追到手!”

    “好好……”苏子行满不在乎的说,然后翻开了照片,看到照片上的人瞬间惊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