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40章:有话就说

    苏子行指着照片上的人,半晌才回过神来,惊愕的说:“她?”

    “怎么?是不是惊为天人?”天狼看到儿子的反应,得意的说。

    “为什么是她?”苏子行好奇的问道。

    天狼的脸色忽然变的凝重,望着苏子行说:“狗儿,你已经长大了,而且通过近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你真的可以独当一面了。所以,也是时候将一些事情告诉你了。夏至花你听说过吧!”

    苏子行眸光闪了闪,“夏至花?就是那个实力大的无可估量的夏至花吗?”

    天狼点了点头,说:“是的,就是那个夏至花。但是,夏至花的实力远远比外边传说的还要大。但是,这些年不断有人冒充夏至花,搞出一些动作,但是其实真正的夏至花是杀人于无声中。今天我要告诉你的重点是,这些年,我们的组织和夏至花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互不干涉。但其实我们的组织是夏至花的一个分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组织叫做梧桐。”

    听到父亲的话,苏子行惊了,“我们是夏至花的分支?”

    “是的,想必你最近也听说了,夏至花当家的突然隐退,内部出现了一些混乱。其实,夏至花的当家是突然出事儿了,由于事发突然,所以当家的没有来得及安排后事。但是,我最近得到的消息,说在当家的八十大寿的时候,谁娶了这个女孩儿,谁就是夏至花下一任当家的,今年就是当家的八十大寿。所以,狗儿啊,依照你现在的能力和实力,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

    苏子行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又看了看天狼,简直感觉到不可思议。

    “为什么是这个女孩儿?”苏子行还是不可置信的问道。

    天狼没有直接回答苏子行的问话,而是说:“你知道,夏至花的当家的是谁?”

    苏子行惊愕,摇了摇头,心说,这我上哪儿知道去。

    “墨正尊!”

    墨正尊?

    苏子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墨正尊竟然是夏至花的当家的?那为什么不直接把夏至花给墨非城,而是给苏小绵?

    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至。

    天狼好像也看到了苏子行的疑惑,说:“夏至花的得名,源于墨正尊一生最爱的女人,夏安。而,苏小绵是夏安的亲孙女,这件事你知道吧!但是,如果八十大寿的时候,这个女孩儿没有结婚,那这个女孩就是夏至花的下一任当家的。”

    苏子行点了点头,还是不能理解,所以,墨正尊就把这么大的一个组织随随便便的送给苏小绵作嫁妆?

    “讲真的,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她简直和夏安小姐长得一模一样!”天狼感慨道。

    “这样说来,墨正尊很早就知道了苏小绵的身世?”苏子行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叫苏小绵?”天狼惊讶的望着苏子行,随即双眸一眯,“该不会是你早就有所行动了吧?”

    “没有,没有,只是歪打正着……”苏子行赶紧解释。

    “最好是这样,否则你要记住我告诉你的话!”天狼一脸庄严认真的说。

    送走了父亲天狼,苏子行沉坐在沙发上。

    内心有点乱,感觉事情的发展似乎超乎了自己的预想。

    苏小绵,竟然是夏至花的未来掌舵人,苏子行感觉头疼。

    而苏小绵现在已经被自己改头换面了,假的苏小绵,冷月已经上线,是废掉冷月,还是废掉苏小绵?

    如果废掉冷月,那就必须承认苏小绵的身份。

    但是,一旦承认苏小绵的身份,那就意味着墨非城和苏小绵的复合,到头来,这一切说不定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果将利用冷月,那一旦被人识破,后果亦是不堪设想。毕竟是假的,外表虽然变了,但是芯儿是假的。

    一时间,苏子行也开始纠结起来。

    但是,九月初八就是墨正尊的八十大寿,一旦到九月初八自己还没有将这一切事情搞定,夏至花只能被苏小绵接手。

    帝都,清晨灿烂的阳光照在大地上。

    墨非城整理衣装,准备去上班。

    下楼却看到了冷月正在客厅中坐着,听到墨非城的动静,便起身迎了上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墨非城蹙了蹙眉,“有话就说。”

    冷月似乎是挣扎了一下,开口道,“前天,她找我了!”

    她?

    墨非城猛的一怔,心跳突然乱了节奏,手中系领带的动作骤然停止,转眸望着冷月,之后才压制了内心的情绪,尽量平静的说:“哦!”

    “她说我绑架了冷慕言!”冷月似是在隐忍着内心的巨大的委屈说。

    墨非城继续手中的动作,“我相信你!”

    冷月愣了愣,惊愕的说:“你真的相信我?”

    墨非城点了点头,“我去公司了!”

    没有多余的话,甚至没有多余的一个眼神,便冷冷的离开。

    冷月望着墨非城毫不犹豫的离开的背影,眸光中的温度抽离,换上一抹冰冷的芒。

    “小……冷月!”文朵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冷月的身后,叫了一声,冷月无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了看文朵。

    文朵一怔,冷月的眸中是一种陌生的阴冷,是一年前的小绵从来不曾有过的。

    冷月似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然后收了自己眸中的冷厉,换做一副温顺的模样,说:“文朵,你叫我?”

    文朵回过神来的时候,冷月的眸中依旧是那种恬静的眸光,但是不知道为何,文朵总是感觉少了几分清澈,多了几分精明。

    “哦,早餐准备好了,过来吃吧!”

    “好的,谢谢你!”

    冷月给文朵了一个笑脸,然后转身向餐厅走去。

    望着依旧懂事乖巧的冷月,文朵心说,许是一年多来她经历了生死,总会变的。

    “文朵!”冷月叫了一声。

    “来了!”文朵赶紧走到餐厅,望着冷月。

    “回来了这多天了,还没有去看爷爷,今天你陪我去看爷爷吧!”苏小绵懂事的话。

    文朵心中悬着的石头瞬间落地,真是自己错怪她了。

    “好的,我马上去备车!”

    看到文朵离开,冷月眸光再一次冷却,刚才差一点被文朵识破。

    早就知道文朵是一只老狐狸,以后还真要小心一点。

    不过想到一会儿要去见一个毫无威胁的半死的人,冷月心中忽而就轻松一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