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41章:只是我玩儿腻了的男人!

    冷月和文朵走进医院。

    刚走进医院,文朵便被医生叫走,文朵将煲好的粥递到冷月手中,说:“你先上去,老爷子还在原来的病房。”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

    冷月看着手中的保暖桶,心说,该死的,我怎么知道他原来在哪个病房?

    但是,如果在这里等着文朵,而不上去,会被文朵怀疑的。

    想到这里,冷月便向护士站走去,“请问,墨正尊在哪个房间?”

    护士抬眸看了看冷月,然后查询了一下电脑,然后说:“对不起,这位是病人的病房是保密的。”

    该死的!

    冷月低声骂了一句。

    然后拿出了一叠钞票,塞进护士的手中,低声说:“行个方便,我只是上去送碗粥!”

    护士抬眼瞥了一眼冷月,然而并没有接过冷月递过来的金钱。

    要知道,比起来钱,自己的命更重要,那可是墨家的太上皇,护士长特意叮嘱过要保密。

    冷月吃了护士的脸子,心生不悦,狠狠的瞪了护士一眼,正欲发作。不想那护士却忽而僵了一下,眸中布满了惊恐。

    冷月狐疑的转过头去,只见墨非城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墨非城那阴冷的光,似是那一把杀人的寒箭,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纵然是冷月这种受过高强度心理特训的人,心中依旧生出了浓浓的恐惧,好似看到了自己的假身份被识破之后,自己悲惨的后果……

    冷月心中砰砰直跳,自己刚才贿赂护士的那一幕该不会是被墨非城看到了吧?心中不禁一凉,说:“墨非城……”

    墨非城低头扫了一眼苏小绵,然后对着那护士说:“你被开除了!”

    护士惊呆了,自己这就……被开除了?

    等到护士反应过来的时候,墨非城已经率先离开。

    冷月心中似是被吊起来一般,这个墨非城是什么套路?

    但是,也不敢问,只怕自己问了更加的暴露了自己,便只得硬着头皮跟在墨非城的身后。

    坐上电梯,走向墨正尊的病房,短短半分钟的时候,冷月感觉自己的内心经受了一万点的创伤。

    本以为墨非城并没有苏子行说的那般可怕,谁知,还是自己见识太浅,墨非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可怕一万倍。

    墨非城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但是那眸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冷月的脸上,让冷月心中似是被一双大手抓紧了一般,大气也不敢出。

    “叮!”

    电梯门被打开,冷月逃一般的走出电梯,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得幽闭恐惧症了。

    走出电梯,冷月发现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自己不知道往左还是往右走!

    忽然,冷月的手被一双手抓住,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似是那清脆悦耳的银铃,缓缓的流进冷月的心底,“放心,以后欺负你的人,我一个个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然后一股牵引力拉着冷月往前走。

    轻描淡写的话,语气却不重,但是却那般真实可信,不禁让冷月恍惚。

    墨非城温热的手,忽而让冷月产生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好似一股电流从手臂贯穿全身……

    之前执行过那么多次的任务,经历过的男人无数,墨非城是第一个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男人。

    可是,不等冷月细细的体会,那牵着自己的手突然抽离。

    抬眸望去,却看到不远处病房门口苏小绵正走出来。

    墨非城的眸忽而变的幽深,下意识的就松开了冷月的手,直直的望着不远处的苏小绵。

    那牵手的一幕,似是针扎一般猛地刺进苏小绵的眸中,最后重重的刺进心中,猝不及防的绞痛,让苏小绵差一点昏厥。

    以为自己已经放手,以为自己真的不在乎。

    可是,当这一幕真真切切的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痛,足以让自己丢盔弃甲。

    一步,两步,苏小绵走近。

    冷月望着苏小绵,不知为何,神出鬼没的主动牵起了墨非城的手。

    一种宣告主权的冲动在冷月的心底升起。

    之前是为了任务迫不得已的才想要靠近墨非城,但是这次,却似乎是另外一种感觉。

    虽然,冷月明显感觉到了墨非城手部的僵硬。

    但是,这有何妨?

    苏小绵似乎看到了冷月的紧张,而且在冷月的眸中看到了一丝异样的紧张。

    冷月对墨非城产生兴趣了,虽然之前苏小绵不知道冷月来到这里的真实目的,但是以后一定会为了爱情。

    苏小绵冷嗤一声,凉音道,“别紧张,只是我玩儿腻了的男人!”

    只是没有人知道,自己心底到底有多痛,说出来这么轻描淡写的话,用尽了苏小绵多少的力气。

    只是,当苏小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冷月明显感觉到墨非城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

    苏小绵擦肩而过。

    墨非城心中仿佛被一双铁手狠狠的锤击,痛的麻木。

    既然自己选择了冷月,为什么听到那般冷漠疏离的话语从苏小绵的口中流出,还是那般的心痛。

    苏小绵走进电梯,眼泪似是那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以为自己不在乎了,以为自己可以很坦然的面对墨非城和冷月。以为,自己忘却,可是,当着一切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才知道回忆好像洪水猛兽,瞬间将自己吞没。

    直到苏小绵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中,冷月才松开了墨非城的手,“墨非城……如果你忘不掉她,我会成全你们……”

    “你想多了!”不等冷月将话说完,清冽的话便从墨非城的口中流出。

    疏离而冷漠,却让冷月心底生出了冷意。

    “墨非城!”

    冷月忽然叫了一声,墨非城驻足,缓缓的扭过头来望着冷月。

    眸中比看苏小绵的时候少了温度,多了空洞。

    冷月低头,隐忍了一下,然后艰难的说:“谢谢你这一段时间对小洛的照顾,我想……”

    “不用谢,那也是我儿子!”墨非城轻描淡写的说。

    “你的儿子?!”冷月假装震惊的说,满脸的不可思议。

    “忘了告诉你了,小洛其实是我的孩子,那天晚上要了你的男人是我!”说完,墨非城便推开门走进了病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