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42章:廉价的地摊货

    听到墨非城的话,冷月心底一阵后怕,万一这些话被苏小绵听到,只怕苏小绵就是破了命的也要和自己撕开脸,抢走墨非城。

    而且,苏小绵真的知道了小洛还活着,后果不敢想象。

    冷月咬了咬牙,所以,自己必须将事情扼杀在萌芽状态。

    走进病房,墨正尊正在病床上闭目养神,冷月温柔的将手中的粥打开,悉心的喂墨正尊。

    粥还未到墨正尊的嘴边,却被一双手挡回去。

    冷月惊愕,望着阻挡自己的墨非城。

    “爷爷在睡觉,这样喂粥是会呛到了!”

    嚓!

    冷月瞬间出来一身冷汗,自己学的都是杀人的技巧,完全没有学过照顾人的技巧。

    以后这样的低级错误坚决不能再犯,一次两次可以理解,但是多次这样,墨非城势必会对自己产生怀疑。

    想到这里,冷月将粥放下,说:“墨非城,我想求你一件事!”

    “说!”

    “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和小洛的身份曝光,因为……”

    “可以!”

    墨非城不假思索的便回答。

    冷月怔了怔,本来有千言万语想要同墨非城说,但是却被墨非城一句简单的‘可以’堵住,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怎么说。

    虽然墨非城对自己任何要求都会一口答应,但是冷月总是感觉少了一份在乎。

    是夜。

    苏小绵走进酒吧。

    给自己要了一堆酒,大口大口的灌下。

    一闲下来,心中就空的要命,和墨非城在一起的一幕幕总是在心中翻滚,搅的苏小绵坐立不安。

    “美女,一个人?”

    一个男人早就注意到了苏小绵,看到苏小绵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便走上来搭讪。

    “滚蛋!”苏小绵看都没看那人一眼,便冷冷的说。

    男人也不生气,只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苏小绵,“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了,让哥哥我陪陪你!”

    说着,男人就要上去揽住苏小绵。

    可是,不等苏小绵出手,一双手便狠狠的将苏小绵推开,一个女人泼妇一般的对苏小绵吼道,“你这个贱人,勾引我男朋友,要不要脸!”

    苏小绵已经有些微醉了,没心情搭理面前的一男一女,只是若无其事的端起自己的酒杯喝酒。

    女人一看苏小绵不说话,一肚子的气没处撒,便更加的生气了,对着身后招了招手,不一会儿便上来了好几个女人。

    一个个看起来都不是善茬,男人见这样的架势,早就吓尿了。

    自己这个女朋友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己平时也都是偷偷摸摸的,谁知道今天却被她抓到了。

    “贱女,你就是渣男的小三,今天被我抓了个现行,我绝对饶不了你!”女人恶狠狠的说。

    “对,娜娜,绝对不能饶了这对狗男女,他们花着你的钱在这里西逍遥快活!”身后的一个女人恨恨的说。

    娜娜一把揪住男人,扔在苏小绵身边,满脸鄙视的说:“梁维文,你个渣男,找了一个什么玩意儿,土得掉渣,你看她身上穿的,一看就是廉价的地摊货,贱种一个!”

    再看苏小绵,一件简单的体恤,一件复古牛仔裤,瀑布般的头发扎着简单而干净的马尾,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觉。而说话的娜娜,通身上下都是名牌。香奈儿的裙子,lv的包,还有隔着十里地都能呛死人的浓浓的香奈儿。

    苏小绵不紧不慢的喝着酒,对于女人的话充耳不闻。

    男人看了看苏小绵,娜娜这般骂她都不敢还嘴,眼眸微转,心中暗暗打定了一个主意。然后可怜兮兮的望着娜娜和她那一堆凶悍的闺蜜,说:“娜娜,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和她断了,我一定痛改前非,求求你,放了她吧……”

    苏小绵专心致志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仿若世界和自己无关。

    但是在一群女人看来,苏小绵就是默认了,就是怂了,于是骂的更加起劲儿了。

    “切,娜娜,你看她一身穷酸样子,一看就是一个穷逼。”

    “就是,你看她身上的衣服,通身上下不值一百块钱,跟她的人一样下贱!”

    “浪蹄子,自己缺男人可以去卖啊,说不定人发发善心还能给你一晚上二百块!娜娜,你这一个包都买她一辈子了吧,哈哈哈……”

    “就是,娜娜,你看着女人哪儿能比上你,梁维文估计也是看她便宜,不上白不上呗……”

    娜娜望着苏小绵,眉眼中浮上一抹不屑,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摔在苏小绵的身上,“这是五千块,现在把你的上衣脱掉!”

    苏小绵很烦,这女人竟然打断了自己的清净。

    梁维文一看,赶紧护住苏小绵,说:“娜娜,差不多就得了……”

    娜娜一看自己的男人公开的维护苏小绵,眼中似是喷了火一般的愤怒,一脚将梁维文踢开,又从包里拿出一叠钱,狠狠的砸在苏小绵的身上,“贱种,这是一万,够你卖一年了,脱,给我脱!”

    “对,小浪蹄子,你不是很欠男人吗?拿钱去找牛郎啊!”

    “对啊,你们这一行我懂。自己赚钱的时候,被男人当成母狗使唤,赚了钱转眼就找牛郎,为了找心理平衡嘛!”

    “这些钱,够你找十个牛郎了,拿着这些钱赶紧找填上你的贱b吧!”

    酒吧中这种场面见得多了,所以大家并不奇怪,都好奇的看着这边。

    苏小绵眉头蹙了蹙,凉音道,“你们打扰到我了!”

    “打扰?哈哈哈,这个贱人说我们打扰了她……呵呵呵……可笑……”娜娜嘲讽的望着苏小绵说,气焰十分嚣张。

    被踹到一旁的梁维文一看,心说,既然做戏,那就做到底。

    然后赶紧从地上起来,走到苏小绵的面前,护住苏小绵,“娜娜,我求求你,就放了……”

    这次娜娜没有动手,倒是苏小绵一脚将梁维文踹到了十米远的吧台上。

    娜娜怔住了,你敢踹我的男人?简直不想活了!

    “姐妹们给我上,撕烂了这个贱人的衣服!”娜娜狠狠的对身后的人说,望着面前的苏小绵,恨不得将她撕烂。

    娜娜身后的女人们一看,纷纷摩拳擦掌,终于可以大撕一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