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46章:四哥,有心事?

    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苏小绵的耳边,苏小绵心中咯噔一声,抬起头来,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问天,“谁让你进来了?出去!”

    “不过,你这模特的气质也太low了。新一季上新的主题是誓言,她们展示的那叫什么?谎言吧,一个个垂头丧气,还有那个妆,都是谁化的?!一点创意都没有。你看那个红衣服的模特儿,红衣服配上蓝色的眼影,农村大秧歌队吗?还有那个……”

    “等等等,你是干什么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指点点?”苏小绵满脸不悦的说。

    问天睨视着苏小绵,“你确定,你一个礼拜能搞定一场群魔乱舞的秀?”

    问天的质问,让苏小绵等人噤声。

    “所以,如果你吻哥一下,哥帮你。”问天一脸邪虐的说。

    “哪儿凉快哪儿呆着你!”苏小绵嫌弃的白了问天一眼。

    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路子?

    但是,一想到那天晚上自己竟然和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共处一室,苏小绵便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

    问天也不走,只是走上t台,一拍手,立马进入工资状态,认真的说:“集合,所有的模特儿这边集合。”

    策划狐疑的望着这个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男人,求证似的看了看不远处的苏小绵。

    苏小绵微微点了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只有试试这个问天到底有几分本事了。

    “所有模特儿集合。”策划上前召集模特儿。

    问天望着面前的模特儿,“第一个模特儿,把你脸上的大红色眼影擦了,化的那叫什么玩意儿,大半夜的女鬼一样,素颜,要素颜!”

    苏小绵一愣,这个问天批评的一个模特儿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的袍,如果真的用浓妆的话,会给人一种很沉重压抑的感觉。

    可是,如果模特儿素颜上场,势必会突出身上衣服的厚重,从而给人一种华丽却不浮夸的感觉,甚至是一种知世故而不事故的超脱感。

    之前自己总感觉哪儿不对劲,现在看来自己的服装设计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模特儿的状态和妆容。

    “第二个模特儿,把你头上的鸡毛掸子扔了,找一个怒放的牡丹放在头上……”

    苏小绵还来不得惊讶问天的审美,问天却突然停住了,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下班!”

    下班?!

    现在也才下午四点,问天到底是不是来捣乱的。

    听到问天说下班,所有人的眼中泛着激动的光,可是却都不敢动。

    问天走到苏小绵面前,“对于你这个暴虐的老板,员工们需要放松一下。”说完,问天又大叫了一声,“今天晚上六点,维密会所狂欢节,你们老板请客!”

    “噢噢噢……万岁……”

    苏小绵白了问天一眼,“晚上你买单!”

    问天冷嗤一声,“小意思!”

    “吹牛皮谁都会,你如果真有那财力,至于会被冷月收买吗?”苏小绵鄙夷的望着问天。

    闻言,问天笑而不语。

    夜,维密会所。

    灯光,音乐,红酒,劲爆的音乐。

    苏小绵静静的坐在角落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自酌。望着嗨皮的一群人,似乎只有自己是孤单的。

    “请问这位美女,需要特殊服务吗?”

    突然一个贱兮兮的声音出现在苏小绵的耳边。

    苏小绵嫌恶的一把将凑上来的脸推到一边,不耐烦的说:“自己玩儿去!”

    问天也不说多说,消失在苏小绵的眼前,进入了欢乐的队伍。

    “四哥,今天怎么有空跟哥儿几个喝酒了?”梁冀男吃惊的望着墨非城说。

    “没个眼力见,没看到四哥高兴着吗?!”孟西夜白了梁冀男一眼说。

    墨非城,“……”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高兴着呢?!

    自从走进了包间,墨非城一言不发,就是一个劲儿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玩儿了命的灌自己酒。

    直到墨非城面前的酒瓶子见底,三个人才反应过来,墨非城的状态不对。

    孟西夜将墨非城身边的酒偷偷撤走,“四哥,有心事?”

    “给我酒!”

    墨非城低吼一声,那声音似是压抑着莫大的情绪。

    三个人猛地一颤,惊恐的望着墨非城,不敢说话。

    此时的墨非城,就好似一个万年不化的冰山,浑身上下散发着那蚀骨的严寒,似是要将周围的一切冰冻一般。

    孟西夜偷偷的给霍少使了个眼色,霍少借故上洗手间,走出了包间。

    找到苏小绵的电话,拨了过去。

    苏小绵桌上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看到手机上闪烁的霍少阳三个字,苏小绵眸光猛地一缩。

    “接啊,你咋不接啊?!”问天不知道何时又出现在了苏小绵的身边,阴阳怪气的说。

    苏小绵瞪了问天一眼,拿着手机走出了包间。

    靠在走廊的墙上,苏小绵心乱如麻,整个脑子好像一盆浆糊,不知所措。

    霍少抓着手机,焦急的踱步,接啊,四嫂,赶紧接啊……

    忽然,霍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靠在不远处的墙上,手中攥着手机,双眸仰望着天花板。

    霍少也来不及多想,就知道苏小绵就是四哥的救命仙草,只要有了苏小绵,四哥立马就会好起来,真是天助我也,竟然能在这里碰到苏小绵。

    霍少飞奔到苏小绵的面前,不由分说,拉起苏小绵就就跑。

    “霍少……霍少阳……”苏小绵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霍少推着走进了一个房间中。

    霍少大喘着气,激动的说:“四哥,四哥,我把四嫂给你虏过来了!”

    正在喝酒的墨非城猛地一僵,抬头便撞上了苏小绵那双足以让自己魂牵梦萦的水眸。

    苏小绵惊讶的望着面前的情景,还未来得及说话,孟西夜,霍少,梁冀男三个人便急匆匆的起身,将苏小绵推到了墨非城的身边,“四哥,四嫂,你们好好聊聊,我们立马消失!”

    说完,三个人一溜烟儿的全部消失了。

    身后的门被关上,而且,苏小绵更听到了锁门的声音,甚至还有孟西夜叮嘱服务生的话,“这间包间,无论发生多么大的动静,谁都不许进去打扰。”

    苏小绵连忙起身,想要去门口叫住三个人,但是,人一慌乱,脚下一滑,身体直直的向墨非城身上扑去……

    好巧不好,好死不死,苏小绵的唇猛地贴在了墨非城温润的唇上,而手却无意识的抓到了一个……一个……虎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