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54章:是不是妈咪回来了?

    问天突然出现在苏小绵身边,关切的望着苏小绵。

    墨非城那正欲伸出的手,忽然僵住,墨黑色的眸中忽而被一阵巨大的失落代替。

    苏小绵知道墨非城没有走,稍稍的犹豫了一下,然后主动走上去,一把牵住问天的手,说:“我饿了,请我吃宵夜。”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问天万般温柔的说。

    墨非城就那么看着问天牵着苏小绵的手坐上车,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那种痛,想必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体会。

    可是,自己既然给不了苏小绵未来,那为何不能痛快的放手,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只是,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的痛。

    坐上车,苏小绵赶紧将问天的手撒开。

    “演出费你多少给点儿啊,我这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充当你的道具,你知道墨非城有多么残暴,万一某一天他一生气把我灭口了……”问天望着苏小绵可怜巴巴的说。

    “不可能,墨非城不是那样的人!”苏小绵立马气呼呼的反驳问天。

    问天鄙视的望着苏小绵,嘴扯了的老长,“护犊子,那个男人再好,人家不要你了。”

    苏小绵一个巴掌排在问天的头上,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打我人家也不要你了!”问天欠欠儿的说,“今天他来找你,是为了说你云裳形象代言人的事情吧!”

    苏小绵惊愕的望着问天,半晌之后才愤怒的说:“你跟踪我?!”

    “你脑子坏掉了!”问天无奈的说。

    “你压根儿没脑子!”苏小绵反驳道。

    一路斗嘴,问天发现面前的这个女孩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有趣,自己真是越来越对苏小绵感兴趣了。

    “吱——”

    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响彻云霄。

    苏小绵身体猛地向前一冲,然后头差一点没磕在前挡风上,“你谋杀啊!”

    只见问天的脸色变的凝重了,然后对苏小绵说:“你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

    “唉唉……”不等苏小绵问话,问天便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这时,苏小绵才看到了在车子的正前方停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车前站着两个黑衣人保镖。

    只见问天走上前说了句什么,然后便折回来,对苏小绵说:“会开车吗?”

    苏小绵点了点头。

    “自己开车回去,我有事儿处理一下!”说话间,问天的脸色很认真。

    苏小绵微怔,第一次见到问天有严肃的时候。

    说完,问天又折回去,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黑暗中,苏小绵感觉有一道犀利的眸光直直的射向自己。

    随即,那辆商务车便消失在夜幕中。

    前后不过两分钟。

    苏小绵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难不成问天在帝都有仇家?这是来寻仇的?

    说到仇家,苏小绵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墨非城。

    随即苏小绵又立马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墨非城不是这样的人,一定不会的。

    但是苏小绵总是忍不住想,问天刚才在车里的话,“……你知道墨非城有多么残暴,万一某一天他一生气把我灭口了……”

    不会的,不会的,墨非城不是……

    可是,事实情况,墨非城就这样的人,暴虐、狠厉。

    而且,未必也太巧了吧!

    刚刚当着墨非城的面和问天做了一场戏,之后问天就被人带走了?

    想到这里,苏小绵眸光紧了紧。

    如果问天不是因为自己被墨非城灭口,那和自己无关,但是今天却是当着自己的面前将人带走,就是不行!

    苏小绵拿出手机,拨给了墨非城。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不在服务区!

    做坏事肯定要找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了!

    苏小绵攥了攥拳头,跳到驾驶室,发动引擎,飞速的向墨非城别墅赶去。

    还好,晚上的行人和车子并不多,所以苏小绵将车子一路飙到了一百八,墨非城,如果真的是你,那你就完蛋了!

    问天上了车子,不耐烦的坐下来,看了看后排座位上的人,说:“干什么呀你?”

    “你问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想要干什么!”一个苍劲而愤怒的声音瞬间响起。

    “我干什么,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问天生气的说。

    “孽障!”那人的声音由于愤怒颤抖的厉害。

    闻言,问天冷嗤一声,“孽障也是你生的,也是你养的!”

    “你你……”显然后座上的人已经怒不可遏。

    “你不用再给我讲什么忠诚报恩,跟我没关系。你要报恩是你的事情,不要拉上我,我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问天不耐烦的说。

    “你说的这叫什么混账话!当初如果不是老东家,你能活到今天?”后排的人激动的说。

    问天冷哼一声,“哼,所以你就要把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那未免也太自私了!”

    “什么叫做拱手让人,那本就是别人的东西,你最好不要惦记,好好做你的造型师!”那个声音由最开始的愤怒,变为了一丝丝的祈求,“孩子,不是爸爸不允许你这样做,你知道吗,这些年爸爸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买卖,一不留神就要了命啊,你是我们家唯一的血脉,万万不能出事儿啊!”

    “唯一的血脉?说的好听,这些年你对那个养子可是比我这个唯一的血脉要亲的多!那就让他帮你延续血脉好了!”问天冷笑一声,幽幽的说。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不论如何,你今天都要跟我走!”那声音下了死命令。

    问天只是冷笑一声,“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你看不住我的!”

    “那我们试试!”

    “即便你动用武力禁锢了我的*,我的灵魂依然是自由的!”问天不徐不疾的说。

    “我要的就是你*,管你的灵魂做什么!”

    “那我的*就给你算了,灵魂就去找上帝报道!”问天的语气不重,却着着实实的将后边人镇住。

    “你威胁我?”那声音愤怒的说。

    “你可以试试!”问天凉音道。

    苏小绵驱车来到墨非城别墅,望着那扇熟悉的门,毫不犹豫的拍了起来。

    “墨非城,你给我出来,墨非城……”苏小绵一边拍门,一边喊。

    别墅中的小洛正在画画,忽而听到敲门声,立马说:“爸爸,有人敲门,是不是妈咪回来了?我去开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