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95章:你真的愿意放弃苏小绵?

    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见到苏小绵扎着围裙,满身家庭味道的模样会是这样的迷人。

    那种从内外到的惬意,从苏小绵身上倾泻而下,令墨非城着迷。

    多少次,自己做梦都想和苏小绵柴米油盐,

    心心念念的一幕出现自己面前的时候,却不是为了自己。

    墨非城心中的绞痛,铺天盖地而来。

    苏小绵回过神来,叫了一声,“墨……非城!”

    墨非城这才回过神来,眸中划过一丝的凄凉,转眸看了看一脸敌意的问天,鬼使神差的低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餐厅,还有被苏小绵掉在地上的勺子。

    眸光似是猛地被揪紧了一般,抬眸死死的盯着苏小绵。

    苏小绵只感觉浑身的细胞都被冰冻,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问天蹙眉,迅速的走到苏小绵的身后,给了苏小绵一个坚强的依靠。

    那散落在地上的食物,分明就是扇贝蒸粉丝,不,是扇贝蒸挂面!!

    记忆中的黑暗料理,那个只属于那个脑洞女孩儿的黑暗料理。

    面前的苏小绵渐渐的与一年前的影子重叠,墨非城有一瞬间的恍惚,苏小绵好像一年的苏小绵!

    “苏小绵做的晚餐,你要尝一下吗?”问天挑衅似的直视着墨非城的眸说。

    墨非城的眸光扫过问天充满敌意的脸庞,落在地上残余的奇怪食物,收了自己内心的冥想,冷嗤一声,“你敢吃吗?”

    问天一怔,眸光划过一丝的慌乱,但随即变的冷厉,“不是你的菜,你当然不敢吃,而,我敢!”

    说完,问天赌气、又好像是宣誓主权一般,回到餐桌上,看着满桌子的黑暗料理,眉头皱了皱,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样一个跟食物有仇的人?

    终于,问天的眸光落在了稍稍的清秀一点的扇贝蒸挂面,咬了咬牙,端起了扇贝蒸面条,走到了墨非城的面前,炫耀一般,抓起扇贝,将挂面倒进自己的嘴里。

    触及到了挂面的怪味,问天开始后悔,为何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但是,墨非城那眸光却让问天不能后退,只能强迫自己咽下那如同嚼蜡的怪面。

    丫的,不熟!

    墨非城低眉,一抹寒光和嘲弄浮上潭眸,“自己吃不起的菜,就不要勉强!”

    但是,墨非城的眸光却再也不能从问天餐盘中的扇贝蒸挂面上移开。

    想到了可以熟练的包出美味的馄饨的冷月,又想到了一年前差点让自己的崩溃的扇贝蒸挂面。

    墨非城心中再一次生出了疑惑,连脑洞都如此的一致。

    为什么,面前的苏小绵除了长相上,其余的地方比冷月更像是一年前的苏小绵?

    苏小绵感觉到了二人之间的硝烟,强迫自己从墨非城那强大的气场中稳定下来。

    敛了敛自己内心的慌乱,镇定的说:“问天,答应你的大餐我已经做了,你可以走了……墨非城……”

    苏小绵话语一出,墨非城的眸底即刻生出了一抹缓柔。

    原来,只是答应了问天而已!

    心中忽而就有一丝的放松。

    “墨非城……你来有事儿吗?”苏小绵抬眸直视着墨非城的眸子,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冷漠而疏离。

    “我来看看你住的是不是还习惯。”墨非城望着苏小绵,平静的说。

    “托你的福,我住的很好!”苏小绵凉音道。

    问天撇了撇嘴,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也不比自己好的墨非城,满眼的嘲弄。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是真的很尴尬,片刻之后。

    “好了,我累了,我要休息了,请你们离开!”

    苏小绵见二人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便下了逐客令。

    二人离去,苏小绵关上门,紧紧的靠门上,慢慢的滑落在地上。

    地板一点也不凉,墨非城特意贴心的地板上做了处理,天气再凉了,地板也不会凉。

    苏小绵双臂紧紧的抱着自己,眼睛瞬间朦胧。

    泪水,一滴一滴,砸落在温暖的地板上。

    往事一幕幕全部浮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第一次,为了赔罪,给墨非城做了扇贝蒸挂面,墨非城那嫌弃的眼神……

    苏小绵每每想起来,都会忍不住笑。

    那时候的墨非城虽然很冷,但是却总是给自己温暖。

    回忆是一味毒药,苏小绵独酌,那酸涩的味道,唯有自己体会。

    墨非城走出别墅,冷冷的望着走出来的问天,那闪耀着寒光的眸子,在月光的照耀下,骇人的如同那地狱的刹罗,“你接近苏小绵的目的是什么?”

    “和你抢苏小绵!”

    “你的目的不是苏小绵!”墨非城笃定的说。

    “以前不是,现在是!”

    沉默,死一般的沉寂。

    墨非城在问天的身上看到了一丝坚定,和那种义无反顾勇敢的芒,那种感觉那么的熟悉,一如之前的自己。

    “如果被我发现你利用他,你不会放过你的!”

    问天以为等待自己会是墨非城的拳头,甚至问天已经做好了好好打一场架的准备,因为知道墨非城的身手不差。

    可是,墨非城却近似绝望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苍白无力,带着不甘心的绝望。

    这是一个强悍男人的无奈和来自灵魂的痛。

    “你真的愿意放弃苏小绵?”问天不敢相信,墨非城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我后悔之前,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墨非城强忍着内心天旋地转的痛,对问天冷言道。

    “希望你说到做到!”问天冷笑一声,上了车,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那天崩地裂一般的痛,铺天盖地的朝着墨非城涌来。

    墨非城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绝望的望着面前那一扇门,碳墨色的眸子中尽是绝望和心痛。

    墨非城缓缓的走到那一扇门前,慢慢的蹲在地上,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那一扇冰冷的门。

    墨非城知道,苏小绵一定就在门的另一侧。

    傻丫头,我不能给你幸福,不能给你未来,我只能放手,可是我的心有多痛你知道吗?

    一滴泪,晶莹剔透,从墨非城那深不见底的眸子中滑落。

    另一侧,苏小绵狠狠的咬着自己的手,强迫自己不去开门,因为苏小绵知道,墨非城一定就在十厘米之外的另一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