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743章:包扎好了,你可以走了!

    墨非城跨步走到冷月的面前,阴冷逼仄的眸光直直的望着冷月,“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冷月屏住呼吸,完全不敢看墨非城那双深邃的眸。

    直到感觉到那股森寒的气息慢慢的离开,冷月才如同被抽离了灵魂一般,瘫靠在车门上。

    墨非城身上那种杀戮的狠厉,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浓烈。

    很难想象,如果被墨非城发现自己冒名顶替的苏小绵,他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冷月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不是很恐怖?”

    冷月一惊,低头一看,苏子行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车里,正望着自己冷笑着。

    “是不是后悔了,后悔你怎么会对这样一个冰冷的人动心?”苏子行见冷月不说话,便继续说。

    “他不是人,就是一个恶魔!”冷月最后才勉强挤出来这样一句话。

    “问题不在他身上,问题在你身上。只要你认为你是苏小绵,那他就是融化钢铁的绕指柔。”苏子行望着冷月,淡淡的说。

    车子在繁忙的街道上行走,墨非城不知道自己的脑子是在思考,还在放空,直到车子停在了帝景王朝的门口,才回过神来。

    不禁发出一声苦笑,终究,这里还是自己最向往的地方。

    苏小绵送走了孩子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帝景王朝,一眼便看到了墨非城正倚在车头抽烟。

    那一圈淡淡的烟雾,将墨非城环绕。

    苏小绵心头一沉,每次,墨非城只有心情压抑的时候才会抽烟……

    走上来,将手轻轻的搭在墨非城的肩膀上。

    “啊^”

    墨非城猛地发出一声低声的低吟。

    苏小绵一怔,立马将手收回。

    墨非城转过头来,眸底的冷意即刻换成了缓和的柔色,“孩子们送走了?”

    虽然墨非城在浅笑,但是那一瞬间的痛苦却被苏小绵完完全全的捕捉到。

    “你身上有伤?”苏小绵试探性的问道。

    墨非城松怔了片刻,摇了摇头。

    “跟我进来!”苏小绵拉着墨非城走进了别墅。

    “坐下!”

    “把西装脱了!”

    墨非城好像一个听话的乖孩子,对苏小绵的任何吩咐都言听计从。

    当墨非城脱掉西装的那一刻,苏小绵的泪水陡然落下。

    那雪白的西装,此刻已经被殷红的血浸透,触目惊心。

    墨非城有些苍白的脸,对着苏小绵笑了笑,“傻丫头,怎么了?吓哭了?”

    苏小绵抬起头仓促的抹去脸色的泪水,拿来了剪刀,一点点的将墨非城的身上的衬衣剪开……

    那衬衣下的肩膀血肉模糊,正往外渗血……

    “等着,别动!”

    “好!”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忙忙碌碌的小身影,嘴角始终挂着那种浅浅的笑。

    这就是幸福吧,被最爱的爷爷人打,最爱的女人帮助包扎。

    苏小绵拿来了医药箱,打开,拿出了消毒酒精,“坚持一下,有点疼!”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眸色柔和的好像那夜晚的月光,“不疼!”

    苏小绵也不去看墨非城,只是拿起消毒棉签,一点点的将那渗出的血液擦掉……

    偶尔,墨非城会蹙眉、抖动。

    好像回到了那些初识的日子,墨非城为了救自己,胳膊上受了伤……

    不用问,苏小绵就知道。这一棍子是爷爷打的,是因为墨非城冷落了冷月。所以,归根结底,这一切也是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导致的。

    “冷月,为什么你一直都自信不起来?”苏子行望着冷月问道。

    “冷慕言已经死了!我还拿什么威胁苏小绵?”冷月转过去望着苏子行说。

    “死了?怎么可能?”苏子行轻蔑的说。

    冷月一惊,“没有死?”

    苏子行诡秘的一笑,“我允许他死了吗?”

    冷月不解,望着苏子行,“什么意思?”

    “我说他死了,那他活着也是死了。我说他活着,那他即便是死了也是活着!”

    冷月暴汗,“那苏小绵要视频怎么办?”

    “你是苏小绵还是冷月,你自己分得清吗?”苏子行嘴角勾着一抹玩味的笑意,似笑非笑的望着冷月。

    冷月瞬间明了,急忙说:“墨非城现在一定就在苏小绵那里,你赶紧警告她啊!”

    苏子行缓缓的将车窗升起来,“不用你提醒!”

    帝景王朝。

    苏小绵悉心的将墨非城的伤口包扎好,望着那伤口发呆。

    忽然,一双温热的唇贴了上了。

    “叮咚!”

    一阵短信的提示声将苏小绵从恍惚中拉扯出来。苏小绵连忙躲开墨非城的唇,起身去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短信的那一瞬间,苏小绵的眸光猛地一缩,双手狠狠的颤抖着。

    照片中,冷慕言整个人被吊在单杠上,浑身上下血淋漓……

    “这就是你不遵守承诺的下场!”

    苏小绵心头好像被一把刀一刀一刀的凌迟,痛不欲生……

    “怎么了?”墨非城问道。

    苏小绵慌乱的收起自己的手机,淡淡的说:“没什么!”

    “我看你情绪不对!”墨非城起身,走到苏小绵的身边。

    “没有!”苏小绵赶紧背过身去冷冷的说:“包扎好了,你可以走了!”

    墨非城脸上的柔色瞬间僵住,苏小绵说……自己可以走了?

    一颗温热的心,好似瞬间跌落到了万丈的深冰中,寒的彻底,冷的刺骨。

    但是,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造成的,苏小绵这般对待自己,都是自己应得的。

    但是,墨非城没有看到苏小绵背过身去,那不经意间滑落的泪水……

    “苏……”

    不等墨非城再次开口,苏小绵便偷偷的抹去了泪水,收起了内心的痛,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天色不早了,你回去吧!”

    凝滞,那空气似乎都充斥着令人窒息的痛。

    墨非城缓缓的起身,披上衣服,走到苏小绵身边。

    苏小绵逼迫自己不去看墨非城那双深邃的眸,只是将眸光冷冷的投向门外的漆黑。

    从墨非城的方位,看不到苏小绵的表情。亦或者,苏小绵故意将自己的表情隐藏,给了墨非城一个冷漠的疏离。

    “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旁!”墨非城望着苏小绵,坚定的说。

    这一句话,似是在苏小绵的心中掀起了一场狂风暴雨,惊涛骇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