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747章:我想要和你合作!

    苏小绵,永远都像是一道温暖的光线,每时每刻都能将自己照亮。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忍不住,墨非城拿出手机拨给了苏小绵,电话响了好几声,苏小绵才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声音冷漠而疏离,似是那陌生人一般。

    墨非城眸色深了几分,“晚上我们一起……”

    “对不起,晚上我要加班!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嘟嘟嘟……”

    直到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忙音,墨非城还痴痴的拿着手机。

    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失落感。

    感觉,苏小绵好像在故意的逃避自己。

    苏小绵放下电话,心跳依旧在狂跳着。

    每当听到墨非城那富有磁性的声音,苏小绵总是忍不住要迫切的想要见到墨非城。

    可是……

    苏小绵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能!

    现在的情况这么的特殊,万一自己怀孕的事情走漏的风声,只怕以后将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想不到的麻烦。

    冷月回到别墅,左思右想怎么都觉得苏子行只是拿自己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备胎,甚至卸磨杀驴的可能性都有。

    所以,自己必须早做打算。

    想到这里,冷月眸色紧了紧,既然苏子行要放弃自己,自己就只能自己救自己。

    冷月眸色微冷,拿出手机找到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我要见你!”

    “冷月?很意外你会给我打电话,听说你在那人手下混的不是挺好的吗?”对方冷冷的说。

    “我想要和你合作!”冷月眼眸中微微的泛着暗芒,令人不寒而栗。

    放下电话,冷月眸色即刻冷了下来。

    在此之前,自己从未想到过背叛,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即便是那个男人无视的自己的存在,甚至对自己横眉冷对,但是,自己依旧无法从他的光环中抽身。

    就在墨氏上下枕戈待旦的时候,却发现vs却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甚至,那些和墨氏合作的客户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合作依旧。

    墨非城沉眉,看着公司毫无波澜的数据,陷入了沉思。

    这次有些搞不懂对手的目的究竟何在,为何迟迟没有动手,难道是在等什么契机吗?

    福利院中,小洛已经进来了一段时间了。

    但是,依旧每天将自己封闭起来,从不与人交流。

    “俊俊,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福利院的阿姨看到小洛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而且看他的气质,根本就不像是那种普通人家的孩子,不禁好奇这个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小洛低着头,一想到一旦自己回去,妈咪就会逼着自己去看那个可怕的心理医生,小洛的心中就难受的要命。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无论做了什么,都无法得到妈咪的爱?

    难道真的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吗?

    小洛每天都在这样的矛盾中生活,那种纠扯和痛苦,几乎将小洛小小的心脏撕扯成两半。

    福利院院长看着小洛委屈的模样,心生怜惜,便不再追问。

    许是这个孩子真的是遇到了说不出来的痛处。

    墨家老宅。

    “劲锋,你说我们真的不要发一个寻人启事?”何淑娴坐卧不安的说。

    自从得知小洛是自己的亲孙子之后,何淑娴虽然很怀疑,但是既然儿子都承认了,那这件事最起码是有一定的真实性。

    但是,为了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捣鬼,找到小洛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亲子鉴定。

    “小城说了,这件事不能声张,万一激怒了对方,对孩子不利怎么办?”墨劲锋不悦的说。

    “谁知道到底是不是我们墨家的子孙……”何淑娴一看墨劲锋这般的给自己脸子,一脸的不悦。

    “砰砰!”

    墨正尊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二人的身后,手中拿着一份报告。

    何淑娴一看,立马走上去,接过墨正尊手中的报告,念了起来,“亲子鉴定报告……送检人小洛与墨非城……99.9%?”

    何淑娴一边念,一边激动的说。

    墨劲锋一听,立马走上来,接过何淑娴手中的鉴定报告,看到上边的字,手颤抖了一下,“我们墨家……终于有后了!”

    何淑娴则是激动的流下了泪水,沉坐在沙发上,好像想到了伤心的回忆一般,泪水吧嗒吧嗒的留下下来,“只是可惜了我的……”

    “淑娴!”墨劲锋愤怒的瞪了何淑娴一眼。

    何淑娴幽怨的看了看墨劲锋,“这里又没有外人,我回忆一下怎么了?”

    墨正尊看到何淑娴的模样,苍劲的面容上浮上一抹难掩的痛苦,拄着拐杖,转身向阁楼走去。

    那件事过去十几年了,自己始终无法原谅自己。

    但是,当时也是无奈之举。

    冷氏逐渐进入了正轨,而云裳也在苏小绵的主抓之下,慢慢的步入正轨。

    现在,苏小绵有更多的时间,来好好的感受着一下小家伙的成长了。

    “叮咚!”

    门口传来一阵门铃声。

    苏小绵打开门禁,问天那张脸便出现在了苏小绵面前,“苏小绵,开门!”

    开了门,陪同问天进来的还有一个中年妇女。

    苏小绵蹙眉,“这个是?”

    “这是我帮你请来的家庭医生!”问天白了苏小绵一眼,“自己的身体自己心中没点逼数吗?”

    苏小绵满头黑线,“……”

    “你好,以后你可以叫我梅姐!”女人走上来友好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苏小绵看了看面前的梅姐,然后说:“梅姐,以后还请多关照!”

    梅姐笑了笑,“应该的!我住哪一间?我去准备一些东西!”

    “随便,反正这个家里只有我一个人,除了我的房间,剩余你的随便挑!”

    梅姐离开。

    苏小绵拉着问天的问道,“你什么意思?找人专门来监督我吗?”

    “我是怕你死在家里都没有人知道,好不好?要不,我让梅姐走,我住进来?”问天大言不惭的说。

    “但是,这个梅姐,是什么人?”苏小绵一把推开问天。

    不知为何,苏小绵总感觉怪怪的,这个梅姐毕竟是一个不熟悉的人,苏小绵的心中总是有些戒备。

    “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动机不纯?”问天反问道。

    “不是……”苏小绵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问天截住,“那是什么?还是你对梅姐不放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