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五百四十四章 花钱

    苏锦不知道该怎么回池夫人。

    杏儿睁着两只眼睛望着她。

    看吧。

    果然人是不能撒谎的。

    被人戳破时,得多尴尬啊。

    不过苏锦只尴尬了一会儿,就把王爷给卖了。

    “那块玉佩是南梁赵相之子赵大少爷的,”苏锦回道。

    “本来打算还给他,谁想赵相出事,赵大少爷匆匆回了南梁。”

    “然后……玉佩被王爷拿走了。”

    池夫人心底掀起惊涛骇浪来。

    玉佩是赵相之子的?!

    苏锦不知道池夫人的震惊是因为赵诩。

    只当是因王爷之故。

    池夫人虽然震惊,却没再说什么,苏锦便没有解释的那么详细。

    再加上时辰已晚,苏锦便告辞了。

    苏锦急着把盘问出来的事告诉谢景宸,结果她越是着急,越是回不去。

    刚出清秋苑没一会儿,就过来一丫鬟道,“世子妃,郡主请您去牡丹院一趟。”

    苏锦默默朝天翻了一记白眼。

    牡丹院,内屋。

    南漳郡主正在喝茶。

    苏锦走进去,福身请安,道,“不知母亲找我来是?”

    南漳郡主掀开眼皮看了苏锦一眼。

    “又去清秋苑了?”她语气里透着不虞。

    苏锦轻点了下头。

    事实,反驳不了。

    南漳郡主把茶盏重重的放在小几上,冷道,“即便王爷从来没把池夫人当回事过,她也是王爷的妾室。”

    “你贵为世子妃,和一个南梁送给王爷的妾室走的如此之近,就不怕有失身份?!”

    这一点,苏锦也无法反驳。

    “我只是同情她,”苏锦道。

    南漳郡主笑了。

    “同情?”

    “这世上比池夫人可怜的数不胜数,她即便容貌被毁,哑巴了不能言语,好歹吃穿不愁。”

    “这一次大旱,多少灾民无滴米下锅,世子妃这么有同情心,不知道打算捐赠多少给那些灾民?”南漳郡主嘲讽道。

    苏锦望着南漳郡主,眨眨眼道,“母亲看捐两万两可合适?”

    苏锦一脸微笑。

    反正那些银票都是从你们身上撸下来的。

    捐了也不心疼。

    苏锦不心疼,南漳郡主心疼啊。

    本来是讥讽苏锦的,结果反被苏锦一句话给噎住了。

    两万两,她能说少吗?

    如果嫌少了,那她就大方多捐点。

    如果嫌多了,人家就是这么有同情心!

    屋子里,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丫鬟见南漳郡主下不来台,退出去后,又快步进来道,“郡主,奴婢有事禀告。”

    南漳郡主摆摆手,让苏锦退下。

    等苏锦转身离去,南漳郡主一手拍在小几上。

    “她倒是大方!”她咬牙道。

    “她那些钱还不都是从我这里坑去的!”

    赵妈妈忙劝南漳郡主息怒,转移话题道,“郡主,皇后不是正愁没机会摆李贵妃一道吗?”

    “眼下不正是个好机会?”赵妈妈献计道。

    南漳郡主看向赵妈妈,“什么机会?”

    “干旱,”赵妈妈笑道。

    “如果李贵妃要百官夫人捐赠赈灾,必定惹怒她们。”

    南漳郡主眸光一动,眼底浮起一抹笑意。

    “这倒是个好主意。”

    ……

    沉香轩,后院。

    谢景宸坐在书桌前,神情不知所思。

    苏锦走进去后,把画递给他。

    谢景宸望着她,“池夫人不认得画中人?”

    “你自己看吧,”苏锦把画又往前递了递。

    诛九族这么伤心人的话,苏锦实在说不出口。

    所以她把池夫人亲笔写的字一起卷入画中。

    谢景宸需要冷静,苏锦便退出了竹屋。

    杏儿一步三回头。

    出了竹屋后,苏锦站在湖畔,眺目远望。

    杏儿想起绿翘给花浇水,她虽然没有种花,却是种了仙人掌的。

    仙人掌不用常浇水,但浇一点,它们会长的更好。

    杏儿闲不住。

    一闲她就想去偷看姑爷什么表情。

    杏儿拎了木桶来,拎了两桶水朝墙边走去。

    暗卫走过来,道,“我拎吧。”

    杏儿重重的哼了一鼻子。

    绕过暗卫往前走。

    暗卫手伸着,是怎么看怎么尴尬。

    他到底哪里得罪世子妃的丫鬟了?

    出门特意给她买了桂花糕,她看都没看一眼。

    这一点都不符合这丫鬟的性子。

    平常看到吃的,这丫鬟的眼睛都是泛光的。

    暗卫转身,看杏儿拎着两桶水到墙壁放下。

    拿了瓢来,从仙人掌的根浇下去。

    每一棵仙人掌都浇的不多。

    一瓢水冲下去,泥土冲散,露出一点点白。

    那颜色是那么的具有冲击力,叫人熟悉。

    是银子啊。

    杏儿飞快的蹲下,从泥土中把银锭子扒拉出来。

    整整二两。

    捡钱的感觉不要太美好。

    杏儿高兴的眉飞色舞,她拿着银锭子跑到苏锦身边道,“姑娘,我在仙人掌堆里捡了二两银子。”

    “仙人掌堆里还能捡钱?”苏锦诧异。

    杏儿飞快的点头,“不知道是谁掉的。”

    “银子上没写名字,它能不能归我?”杏儿问的很认真。

    “……。”

    苏锦失笑。

    这丫鬟对捡东西有阴影啊。

    “归你了,”苏锦道。

    杏儿拿帕子把银锭子擦干净,道,“捡到的钱要立刻花掉,不然会损失更多。”

    “奴婢去花钱了。”

    不等苏锦答应,这丫鬟转身就跑。

    苏锦一脸黑线。

    还是头一次见杏儿花钱不带皱眉的。

    很快杏儿就回来了。

    手里大包小包拎了一堆吃的。

    苏锦都惊叹那二两银子的购买力。

    没有通货膨胀的钱就是值钱。

    结果杏儿走到苏锦跟前,憋着嘴道,“钱没花出去。”

    苏锦,“……。”

    “那这些吃的?”苏锦问道。

    “是大厨房送我的,”杏儿道。

    “我要付钱,大厨房管事妈妈差点给我跪下来。”

    “我说不收钱不要,她们越给越多,路上还掉了两包糕点。”

    “……。”

    苏锦哭笑不得。

    杏儿是她的丫鬟,而且是最信任的丫鬟,又凶悍之名在外,去大厨房买吃的,管事妈妈哪敢收她的钱。

    估计看到杏儿都心肝颤抖。

    只要她少去几趟,大厨房多贴点钱都高兴。

    不得不说苏锦就是会揣摩大厨房管事妈妈的心思。

    平常份例之外,谁要吃好的,可以拿钱让大厨房帮忙做,这是府里约定俗成的规矩。

    杏儿跑去拿钱买吃的,管事妈妈看着递过来的银锭子直接就懵了。

    这太不寻常了啊。

    世子妃的丫鬟又不缺吃的。

    这钱一定有猫腻。

    管事妈妈怕接了二两,回头赔二十两进去。

    便是搭上一堆吃的把杏儿送走,管事妈妈还不放心,问丫鬟,“她为什么要花钱买吃的?”(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