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六百零一章 找打

    翌日,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吃过早饭后,苏锦就带着杏儿去栖鹤堂请安。

    栖鹤堂内,济济一堂。

    苏锦进屋的时候,三太太正在说话,她望着老夫人道,“天这么热,老夫人还是别去大佛寺上香了。”

    “您要添香油钱,差人送去便是。”

    老夫人摆手道,“礼佛讲的是诚心,岂是他人能代劳的?”

    她是执意要去,而且是谁也不让陪着。

    老夫人要做什么,除了老王爷和南漳郡主,估计没人能拦得住。

    其她人劝了几句,老夫人眉间露了不耐烦之色,也就不敢再劝了。

    苏锦请安后,就安分的坐在那里当木头桩子。

    不能一请安完,便告辞。

    这样一看就是不带感情的例行公事。

    反正小坐一会儿听听京都的八卦也好。

    只是苏锦能感觉到王妈妈的眼神几次从她身上扫过,似乎有话与她说的样子。

    王妈妈是真有话和苏锦说。

    她想告诉苏锦——

    老夫人是真的。

    昨儿夜里,老夫人诵经完,准备歇息。

    兰芝端了温水来伺候老夫人洗脚。

    兰芝发现老夫人脚后跟有伤疤,便多问了一句,“老夫人,您脚后跟怎么有伤疤?”

    “年少时不小心踩到火盆烧伤的,”老夫人随口回道。

    “当时肯定很疼吧,”兰芝心疼道。

    老夫人没有回答。

    但她随口回的话,王妈妈却是听见了。

    有些事她忽略了。

    老夫人是失忆了,可她不是所有事都不记得了。

    以前太老爷和太夫人留给她的东西,她都还记得。

    如果老夫人真的和世子妃说的那般换了个人,没有了老夫人的记忆,不得不假装失忆来蒙蔽大家,可老夫人也该连旧时记忆一并没有才对。

    虽然老夫人比以前更喜欢吃甜的,但大部分口味都没变。

    她熬的粥之所以得老夫人的喜欢,那是因为熬粥的方法她是跟着太夫人学的。

    老夫人失忆后,一口就尝出来了。

    她还记得老夫人捧着粥碗,眸光湿润的样子。

    老夫人绝不是假的!

    只是人多,王妈妈找不到机会和苏锦说。

    再者老夫人也不喜欢她和苏锦接触过多。

    不过王妈妈昨儿向苏锦给老夫人拿了三十颗药丸,老夫人服了,作为长辈,肯定要赏赐小辈的。

    “把我那支红玉簪赏给世子妃,”老夫人道。

    王妈妈转身去拿红玉簪。

    从抽屉里把玉簪拿出来后,王妈妈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后,她想了想,拿纸笔写了张纸条塞锦盒里。

    这一幕正好被兰芝看见。

    她飞快的转身走了。

    屋内,老夫人正在喝茶。

    兰芝凑到她耳边嘀咕了两句,老夫人眼神一下子就冰冷了下来。

    王妈妈拿着锦盒走过来,正要直接送给苏锦。

    老夫人道,“拿给我看看。”

    王妈妈愣了下。

    她握紧了手中的锦盒。

    老夫人手伸着,王妈妈只能把锦盒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打开锦盒,就看到那支红玉簪。

    但锦盒里面却是什么都没有。

    老夫人瞥了兰芝一眼,兰芝有点慌了。

    她明明看见王妈妈把纸条塞在锦盒里的,怎么会没有呢?

    老夫人把红玉簪拿起来,锦盒随手递给了兰芝。

    望着苏锦,老夫人道,“过来,我给你戴上。”

    苏锦眉头拧的紧紧的。

    莫非王妈妈在锦盒里给她藏了东西?

    可锦盒在兰芝手里,她也不能硬抢啊。

    要真来硬的,都不用找,直接就坐实了王妈妈的罪证了。

    王妈妈一脸从容。

    苏锦相信锦盒应该没有问题。

    她走上前,老夫人把玉簪给她戴上。

    老夫人顺带夸了苏锦几句,然后就让大家散了。

    兰芝把锦盒带下去,翻了又翻,什么都没有找到。

    王妈妈看着她,冷冷道,“你想从锦盒里找到什么?”

    兰芝身子一颤,手里的锦盒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

    “没,没什么,”兰芝慌乱道。

    说完,捡起锦盒就跑了。

    王妈妈脸色从容,没人知道她后背湿透了。

    要不是她担心世子妃会当众打开锦盒,被人发现纸条,又或者藏在锦盒底下,世子妃看不见,所以把纸条攒在了手心,打算递过锦盒的时候,顺带塞过去。

    今儿怕是半条命都要交代在这丫鬟手里头了。

    出了栖鹤堂,杏儿跟着苏锦往沉香轩走。

    半道上,杏儿东张西望,确定没人,然后递了张纸条给苏锦。

    苏锦,“……。”

    “哪来的?”苏锦问道。

    “刚刚出门的时候,红袖撞了我一下,随手塞给我的,”杏儿道。

    “她肯定是不敢撞姑娘,所以才撞我的。”

    苏锦把纸条打开,上面只有六个字——

    世子妃猜错了。

    苏锦眉头拧成麻花。

    亏得她还心情激动,觉得王妈妈给她递了什么十万火急特别管用的好消息。

    敢情是迫不及待来打击她的。

    她怎么就猜错了?

    既然都传了纸条,为什么就不能多写几个字呢?

    这不是更让她挠心挠肺吗?!

    苏锦随手把纸条捏成团,扔进了莲花池里。

    误会有人投食,莲池里锦鲤涌过来。

    等发现是不能吃的东西,又一哄而散。

    只余下一张小纸团随波逐流。

    苏锦站在湖畔吹风。

    良久。

    她打算回沉香轩了。

    远处一小丫鬟跑过来,道,“世子妃,北漠公主、寿宁公主还有崇国公府大姑娘来了。”

    “又是来找打的吗?”杏儿脱口问道。

    苏锦,“……。”

    小丫鬟,“……。”

    小丫鬟涨红了脸。

    别问她啊。

    这个问题她回答不上来。

    小丫鬟赶紧退下。

    苏锦转身回沉香轩。

    只是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谢锦瑜迎面走来。

    她望着苏锦,冷道,“大嫂是我镇北王府世子妃,贵客到了,你都不打算去迎接吗?”

    训斥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叫人不爽。

    一群来找茬的,有什么可迎接的?

    不想生事,还要被挑刺。

    和一群狼狈为奸的人,苏锦没什么好脾气,“是我疏忽了,王妃在卧床养胎,郡主只是侧妃不够资格,我身为世子妃确实该出去迎接两位公主驾到。”

    “你!”谢锦瑜气的脸都绿了。

    “别你了,一起去吧,慢待了两位公主就不好了,”苏锦笑容温和。

    说完,苏锦转身往前走。

    身后,谢锦瑜气的直跺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