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六百四十章 请教

    有些话,苏锦是不吐不快。

    崇国公世子和南安郡王打架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这一次断了腿,就把过错摁在镇北王府头上,这个理由太过牵强了。

    太后分明是借机给镇北王府施压,要王爷一个月之内给她和崇国公府老夫人赔礼道歉。

    毕竟这件事拖的越久,对太后的声誉影响越大。

    之前没动怒,现在崇国公世子断了腿,太后才下旨,在外人看来太后是之前没生气,这一次是忍无可忍。

    而假老夫人李代桃僵发生在三十多年前,想一个月就查清楚谈何容易?

    太后这是晾准了王爷查不出来,才这么理直气壮的下旨。

    让她给崇国公世子治腿,这是在羞辱她。

    可偏偏苏锦以前说过对疑难杂症感兴趣,为此把谢景宸给抢了,没有男女大防,给了太后理由。

    这一次她要直接拒绝不给崇国公世子治腿,往后她就不能给其他男子治病了。

    这事,她没法保证。

    苏锦的话说的不重,但意思很明确。

    没钱,她不会医治。

    谢锦瑜向着太后,瞪着苏锦道,“你是掉进钱眼里了吗?!”

    苏锦瞥了她一眼,淡漠道,“我靠自己的医术挣钱,正大光明,若这样都要被你用掉进钱眼里来形容,那我倒要向大姑娘请教下,偷人药膏该怎么骂?”

    这一巴掌扇过去,谢锦瑜脸火辣辣的疼着。

    因为指使人偷药膏的就是她的亲娘南漳郡主。

    一盒药膏不过五千两。

    为了区区五千两连脸面都能不要了,现在却来指责她,这不是往她枪口上撞吗?

    她要不提一句,还真当没人记得那回事了。

    如果眼神能杀人,苏锦已经在南漳郡主母女的眼刀下死了百八十个来回了。

    宣旨公公望着苏锦道,“镇北王世子妃的话,我会如实转达太后知道。”

    公公转身离开。

    只是他人还没有出门,王爷吩咐李总管道,“张贴告示,谁能提供当年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的线索,我镇北王府赏黄金千两!”

    公公回头看了王爷一眼,转身离开。

    苏锦嘴角微勾。

    王爷没有公然反驳太后一句。

    但他的回击不拖泥带水。

    看来这回是铁了心要和太后斗到底了。

    宣旨公公回宫后,就把王爷张贴告诉悬赏一事禀告太后知道。

    太后的脸青沉一片。

    等宣旨公公再禀告苏锦要诊金,太后气的能杀人了。

    这诊金太后是不可能付的,要真付了,太后颜面荡然无存。

    崇国公府知道后,派了管事带了一万两银票来镇北王府,毕恭毕敬的请苏锦去崇国公府医治崇国公世子。

    谢景宸陪苏锦走这一趟。

    闹街上。

    告示一张贴,很快就围了不少人。

    本来这几日街头巷尾都在议论镇北王府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

    一个恬不知耻,应该被浸猪笼的女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身份尊贵的镇国公夫人,还享受了三十多年的荣华富贵。

    这太不公平了!

    总之,假老夫人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听到提供线索,赏黄金千两,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一千两黄金,那就是一万两银子了啊。

    那是多少银子,简直不敢想象。

    “这要知道线索,岂不是一下子就发大财了?”有妇人眼热道。

    有小厮瞥过来,“也得看有没有命花。”

    那妇人愣了下,缩紧了脖子。

    敢谋害镇国公夫人的又岂是一般人?

    要真提供了线索,镇北王府给了一万两,被人灭了出气,那是真有钱没命花了。

    马车内,苏锦掀开车帘看着外面。

    希望重赏之下有勇夫。

    马车徐徐在崇国公府门前停下。

    谢景宸掀开车帘出来,就看到苏崇骑马过来。

    苏锦眨眨眼,“大哥怎么也来了?”

    “崇国公世子毕竟是我堂弟,他断了腿,我理应过来探望下,”苏崇道。

    崇国公府小厮看着苏崇,大少爷又不住在府里,也极少回来,居然空着手来探望……

    他根本是怕镇北王世子妃不安全,赶过来盯着点的吧。

    谢景宸扶苏锦下马车,崇国公府管事的领着他们去崇国公世子的住处。

    崇国公世子虽然不是独苗,但他受重伤,太医院不敢慢待,再加上崇国公世子断腿与南安郡王有关,南安王也拜托太医尽力医治崇国公世子。

    是以苏锦进崇国公世子内屋的时候,屋子里正有两位太医会诊,看到苏锦来,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虽然太医院没少因为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而被皇上训斥。

    崇国公世子靠着大迎枕,看着谢景宸和苏锦走进来,眼神几乎能杀人。

    苏锦的小暴脾气,大热天的辛苦来给他治病,他还不乐意了,最不乐意的那个是她好不好!

    好在收了诊金,填补了点不快,要是被使唤还不给钱,她会气个半死不可。

    两位太医迎上来,对苏锦医术大加夸赞,拍马屁的话苏锦不爱听,关于崇国公世子的病情,她更不听。

    不是不听,是不能听。

    苏锦打断太医的话,“我先看看他的断腿。”

    苏锦坐到床边,太医帮忙把崇国公世子已经固定好的腿拆开,以便苏锦检查。

    苏锦手一碰到崇国公世子的腿,崇国公世子就叫疼。

    不排除是真疼,但苏锦听得皱眉。

    她看了杏儿一眼,杏儿从药箱子里拿出一药包,直接朝崇国公世子的脸捂过去。

    崇国公世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捂晕了。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到人措手不及。

    崇国公世子怎么能猜到有人在他的卧室里就敢把他捂晕。

    崇国公夫人怒不可抑,“放肆!”

    杏儿站在苏锦身边,手里拿着麻药不说话。

    苏锦斜了崇国公夫人一眼,道,“我让杏儿给他用的是麻药,如果崇国公夫人喜欢听惨叫声,我可以再用银针将他扎醒。”

    说着话的功夫,苏锦已经把银针掏出来了。

    崇国公夫人气的面容扭曲。

    太医望着苏锦,“镇北王世子妃,可否让在下看看这麻药?”

    苏锦点头。

    杏儿才把麻药递给太医。

    太医闻了两下,就赶紧移开了,对麻药赞不绝口。

    只是越夸赞,崇国公夫人的脸就越挂不住。

    崇国公世子晕倒了,苏锦才帮忙检查腿骨,看着她的手从崇国公世子的脚上一点点移动,谢景宸的眉头拧的紧紧的。

    当然,脸色难看的不止他一个,还有苏崇。

    他的妹妹,她乐意给谁看病那是她的事,被太后下旨逼来崇国公府给崇国公世子看病,就欺人太甚了。

    苏崇都有种把崇国公世子另外一条腿给打断的冲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