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六百九十六章 求情

    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与太后是否有关,她也极力否认。

    不过全部否认也太假了,管事妈妈说李代桃僵成功后,崇国公老夫人曾向太后邀功,被太后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只是那时候错误已经铸成,太后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听听……

    太后非但没参与,还训斥了崇国公老夫人。

    只是崇国公老夫人是她的表妹,太后为了维护自己的表妹才昧着良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最后硬把南漳郡主塞了过来。

    这样的供词,骗谁呢?

    可那管事妈妈忠于太后,谁也没辄。

    便是连崇国公和崇国公老夫人都诧异。

    大概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身边信任的人竟然是太后安插在她身边的。

    不过崇国公老夫人并没有在气头上拉太后下水。

    这件事由她一人承担对崇国公府的损失最小。

    这世上,能正大光明压皇上一头的只有太后。

    皇后在深宫中,还得仰仗太后相助。

    拖太后下水,就是砍自己女儿的臂膀。

    这么蠢的事,崇国公老夫人不会做。

    她把所有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

    能把崇国公老夫人下狱,救苏锦出来,已经很难得了。

    “那什么时候砍崇国公老夫人的脑袋?”杏儿问道。

    “三日后。”

    杏儿高兴了。

    苏锦眉头皱紧,她望着刑部尚书和王爷道,“能不能多让她活十天?”

    所有人都望着苏锦。

    “姑娘,你糊涂了,帮坏人求情,”杏儿着急道。

    “我另有打算,”苏锦道。

    刑部尚书望着王爷和东乡侯。

    这事有点难办啊,刚刚已经当堂结案了。

    话都放出去了,不好收回。

    东乡侯想了想道,“既然锦儿想多留她活十天,那就多留十天吧,太后不帮她求情,皇后肯定也会求,刑部就卖皇上一个顺水人情好了。”

    刑部尚书,“……。”

    这顺水人情卖的也太顺水了点吧?

    苏锦则道,“能多允许她活几天,就多允许几天。”

    能找到真老夫人,多亏了苏锦。

    苏锦要留崇国公老夫人多活些日子,王爷不会不答应。

    刑部死牢的日子没那么轻松,多吃点苦头再死也好。

    刑部尚书不知道苏锦心底打的什么盘算,点头应了。

    天色不早了,苏锦同东乡侯告辞,和谢景宸回王府。

    而此时,刑部发生的事已经传进宫,传到太后和皇后的耳中了。

    太后松了口气后勃然大怒。

    把崇国公老夫人抓进刑部,太后就担心当年的事瞒不住了,这把火会烧到她身上来。

    好在安插在崇国公老夫人身边的眼线关键时候起了作用。

    她才能置身事外。

    皇后知道这事后,是悲痛欲绝。

    那是她亲娘!

    从小疼爱她的母亲!

    三日后就要被人斩首示众了,皇后如何能承受。

    痛哭了会儿后,皇后擦干眼泪,匆匆出了寝宫。

    皇后去了永宁宫,要太后救崇国公老夫人。

    太后无能为力。

    皇后怒道,“两个人犯的错,就要我母亲一人承担吗?”

    虽然寝殿没外人,但这话也是真的把太后惹恼了。

    “你是不是觉得哀家要陪你母亲一起被砍了脑袋才心满意足?!”太后怒道。

    当然了,太后这是气话。

    她是太后,不可能会被砍头。

    周嬷嬷劝皇后以大局为重。

    周嬷嬷一张嘴,直接撞太后枪口上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当年她要是直接掐死小公主,能有现在这么多事吗?!

    周嬷嬷扑通一声跪下,诚惶诚恐。

    太后看她的眼神带了杀气。

    留着她始终是个祸患。

    皇后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太后头疼的紧,只顾着求她,就不想想她的难处。

    她可是给镇北王府下了懿旨的,现在捅出来她很早就知道崇国公老夫人做的一切了。

    太后都不知道那道懿旨该如何收场。

    她不耐烦道,“若是哀家能救你母亲,哀家怎么可能会不救?”

    “哀家没法向皇上张这个口,与其跪在这里求哀家,不如去求皇上吧。”

    太后丢下这一句,就让李嬷嬷扶着她走了。

    周嬷嬷起身后,把皇后扶了起来。

    御书房。

    苏锦已经从大理寺大牢被接回府的消息传到皇上耳中。

    皇上心情好多了。

    再加上得知崇国公老夫人认罪伏法的事,心情更好。

    “不愧是朕的女儿,是我大齐公主,福泽深厚,谁惹谁倒霉,”皇上笑道。

    “……。”

    福公公用眼角余光瞄着皇上脸上的自豪。

    皇上大概还没有意识到东乡侯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连炫女儿都炫的一模一样。

    不过这话谁也不能否认。

    他进宫三十多年,还没见过比镇北王世子妃更能逢凶化吉,百祸不侵的,简直是老天爷随身护法啊。

    心情好,皇上端茶轻啜。

    刚喝了一口,外面小公公进来道,“皇上,皇后来了。”

    “不见!”

    两个字脱口而出,干脆利落。

    崇国公老夫人前脚被定罪,后脚皇后就来御书房,显然是为了给崇国公老夫人求情而来。

    皇上气着呢。

    明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是他和云妃的女儿,是公主,太后和崇国公还执意要定她的罪,把她入狱。

    现在轮到崇国公老夫人了,又来找他求情,他这个皇帝有这么好说话吗?

    公公拦门,皇后硬闯不进来。

    可崇国公老夫人是她的生母,她不能坐视她被人斩首。

    皇后跪下来,求皇上开恩,饶她母亲一命。

    小公公跑回去禀告皇上道,“皇上,皇后娘娘在门口跪下了。”

    皇上脸色冷沉,“国法如山,朕岂能徇私枉法?!”

    “她要跪,便跪着吧!”

    皇后在御书房前跪了一夜。

    皇上从侧门回含元殿就寝的。

    自打皇上登基以来,这是第二次从御书房后门走。

    第一次是皇上要重建朝华宫,百官跪在门前求皇上改主意。

    皇上听的心烦,从后门走了,眼不见为净。

    翌日,等皇上醒来,福公公就望着他道,“皇上,皇后从御书房跪到含元殿来了。”

    皇上登时头大。

    他总不能从含元殿侧门偷偷摸摸去上朝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