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七百九十五章 惋惜

    坐在马车里,唐氏怀里抱着老伯爷生前最喜欢的端砚,指腹描摹着上面的竹纹,脑海中浮现老伯爷提笔沾墨写公文,她挽着他胳膊撒娇的情形。

    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模糊了双眼。

    虽然打定主意不帮文远伯府,可看着这些东西,想起老伯爷,唐氏就心中愧疚。

    她紧紧的抱着端砚,泣不成声。

    东乡侯骑马走在前头。

    他几次转身看向马车,心底叹息连连。

    江妈妈和唐氏一起的,但她没有坐马车,在马车外步行。

    远处,一妇人带着一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角落里。

    看到江妈妈,妇人快步往前走。

    走了几步之后,发现少年还站在那里,又赶紧回去抓他。

    “江妈妈,”妇人声音颤抖的呼唤。

    江妈妈寻声望去,只见一年约三十二三岁的妇人朝她走过来。

    面容有几分熟悉,但她实在想不起来喊她之人是谁了。

    妇人带着少年走过来,江妈妈看着她道,“你是?”

    “是我啊,”妇人激动道。

    江妈妈有点懵。

    她是真想不起来这人是谁了。

    不过妇人稍稍一提醒,她就记得了,“你是翠儿?”

    妇人连连点头。

    江妈妈看着她,再看向她身侧有几分神似她的少年。

    江妈妈连声敲车窗,“夫人,是翠姨娘。”

    唐氏一时间没能想起来翠姨娘是谁。

    她擦干眼泪,掀开车帘就看到了妇人和少年。

    少年眉宇间有几分熟悉。

    似乎神似她二哥?

    而翠姨娘当年正是她二哥房里的人。

    那这少年……

    “快请他们上车,”唐氏吩咐道。

    江妈妈知道唐氏在想什么。

    她扶翠姨娘上马车,少年自己上去的。

    马车里摆了东西,再进来两个人就显得拥挤了。

    妇人和少年就挨着马车门,唐氏问道,“这孩子是……。”

    妇人看向少年道,“良儿,快给你姑姑请安。”

    少年一脸疑惑。

    但妇人催他,他只好照做。

    唐氏倒没有怀疑他的身份,因为他神情和二哥太过相似了,至少有七八分像。

    唐氏询问妇人,到底怎么回事。

    妇人鼻子泛酸。

    老文远伯膝下只有一嫡女,也就是唐氏。

    唐氏生母过世后,他没再续弦,膝下只有两个庶子。

    长子是文远伯。

    老伯爷被冤枉致死,唐氏进京替父伸冤,朝廷把爵位还给文远伯府,唐氏虽然更想二哥继承爵位,但他是庶次子,长幼有序。

    再者把爵位还给文远伯府的时候,朝廷已经定下由长子继承,唐氏只是妹妹,她没有权利左右爵位继承人。

    就这样,爵位落到了文远伯的手中。

    文远伯心胸狭窄,目光短浅,连唐氏的主意他都打,不惜卖妹求荣,让他把一半的家产分给庶弟,他岂会甘心?

    文远伯继承爵位后,以要留在京都打点事宜,腾不出空为由,让二弟夫妻回老宅变卖田产,拿了钱回京再买田买地。

    二少爷不愿意去,但架不住二少奶奶要去,二少奶奶是二少爷在老宅那边娶的,思乡心切。

    只是他们夫妻没能回去,半道上被人暗杀了。

    翠姨娘他们留在伯府,没有跟去,才逃过一劫。

    死训传来,文远伯府又办了一场丧事,这事,唐氏是知道的。

    文远伯在堂前哭的是哭天抢地,后悔不应该让他们去老宅,不然他们就不会死了。

    二房膝下无子,夫妻双双毙命,自然不用分财产,那些伺候的丫鬟婆子好打发,留下来伺候或卖了都行。

    只有翠姨娘这样的通房丫鬟不好处置,毕竟是二少爷的人。

    文远伯夫人是要卖的了,当时唐氏还在府里,她不同意卖掉翠姨娘她们。

    毕竟是伺候过她二哥的人,怎么能轻易卖掉?

    就算伯府不养她们,也该善待她们。

    在唐氏的据理力争下,翠姨娘得了个二进的院子和一百两银子,带着平常使唤的婆子和小丫鬟出了府。

    住进院子没几天,就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婆子和丫鬟是高兴坏了。

    翠姨娘腹中的胎儿是二少爷的骨肉啊,就是因为二房没有子嗣,本该属于二房的一半家产才归了长房。

    不论这孩子是男是女,往后跟着翠姨娘都不愁吃喝了。

    她们高兴,但翠姨娘不高兴。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文远伯和文远伯夫人的为人了,若是叫她们知道她有了身孕,不只是孩子,只怕连着她都会没命。

    她本就是穷苦人家出生,因为乖巧听话才被二少奶奶挑中伺候二少爷。

    有住的地方,还有一百两银子以及这么多年积攒的钱财,养活自己和孩子不成问题。

    怕时间久了瞒不住,翠姨娘偷偷把二进院子卖了,带了钱和丫鬟婆子离京了。

    这事唐氏知道。

    翠姨娘逃走后,文远伯夫人知道后是狠狠的呛了唐氏几句。

    她给院子给钱是让翠姨娘安心待着给二少爷守身如玉的。

    她倒好,把院子卖了带着钱跑了。

    还不知道拿着伯府的钱和哪个男人鬼混。

    她觉得自己是好心善待二少爷的枕边人,可她的好心只会更侮辱他!

    唐氏不知内情,也觉得翠姨娘辜负了她的好意。

    如今知道当年离京的缘由,她道,“当年离开是对的。”

    翠姨娘鼻子泛酸。

    她何尝想离开,她不是没想过找唐氏帮忙。

    比起文远伯,唐氏和二少爷的关系更亲厚些。

    只是当时唐氏自身难保,她连自己都保不住了,何况是护着她?

    内宅里,想要弄死个人太容易了。

    这么多年,她都没再回京过,直到前些日子无意间听人说起东乡侯。

    东乡侯重建飞虎军,威名赫赫。

    别人谈起他,难免会顺带聊起先崇国公世子和苏锦,再捎带上唐氏一句。

    东乡侯府一家子都不是简单人物。

    当年的文远伯府大姑娘进京替父伸冤,何等的孝顺,何等的聪慧?

    他们夫妻养大的孩子,怎么会差?

    妇人才知道唐氏还活着,还成了东乡侯夫人。

    那时候她就想带着孩子回京了。

    只是一直不敢来,直到前些天听说了文远伯贪墨入狱的消息。

    妇人这才下决心带孩子进京。

    一路上闲聊,直到马车在东乡侯府前停下。

    少年从马车上跳下,把他娘扶下来。

    唐氏朝他伸了手,少年看了东乡侯一眼,才敢扶唐氏。

    江妈妈笑道,“翠姨娘把孩子教养的很好。”

    东乡侯捏着少年的肩膀道,“可惜我没能早知道老伯爷膝下还有这么个孙儿。”

    要是知道,文远伯的坟头上的草都枯萎几个春秋了。

    唐氏也惋惜不已。

    如今文远伯府已经被查封,若是早来一天,她都能帮他们母子要一半的伯府家产。

    现在已经充公了,再提这事已经迟了。

    唐氏陪翠姨娘聊了半天,还留他们母子吃了午饭。

    等他们走后,唐氏望着东乡侯。

    东乡侯笑道,“这回夫人不用担心了,这孩子我瞧着还不错,好好培养,将来未尝不能凭着战功再封文远伯。”

    “只是时间要久一些。”

    “要多久啊?”苏小少爷问道。

    “至少二十年。”

    “……。”

    苏小少爷嘟了嘟嘴。

    二十年,在他爹嘴里就跟二十天似的,说的那么轻松。

    唐氏却是松了口气。

    “二十年,是久了些,但我相信安家列祖列宗等的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