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八百零四章 收拾

    谢景宸骑马进宫。

    走到宫门前,谢景宸停下了。

    看着巍峨的宫门,谢景宸脑壳隐隐作疼。

    如果有什么地方是他不愿意去的。

    绝对是皇宫了。

    自打娶了苏锦后,但凡找他进宫,就没好事过。

    天知道这回皇上找他进宫又给他出什么难题?

    谢景宸硬着头皮骑马进宫。

    守门护卫看他的眼神和看苏锦时截然不同。

    苏锦进宫,守门护卫是害怕,是好奇。

    谢景宸进宫,统一的同情。

    宫里人都总结出规律了——

    锦宁公主进宫,离开皇宫那半个时辰,皇上心情最好,适合去找皇上。

    镇北王世子进宫,离开皇宫那半个时辰,皇上心情最差,决不能凑到皇上跟前去。

    谢景宸直接去了御书房。

    走进去,就看到一地的奏折。

    谢景宸眼角连跳了好几下。

    他上前,给皇上见礼。

    皇上和自己的女婿从来没客气过,道,“南梁使臣来接九陵长公主的事你听说了?”

    谢景宸眉头一紧,如实道,“听说了。”

    “听说了就好,”皇上道。

    “帮朕想个既不得罪南梁,又能让九陵长公主留在大齐的好办法。”

    “……。”

    谢景宸心累的慌。

    他猜到皇上找他是给他出难题。

    但没想到竟然这么的难。

    九陵长公主是和亲的公主,于情于理都该待在南梁。

    皇上硬要留下她,不占理啊。

    还要把一件无理的事变的有理,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很为难?”皇上蹙眉道。

    谢景宸犹豫了下,刚要点头。

    皇上先一步道,“朕相信你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明天早朝前告诉朕。”

    谢景宸,“……!!!”

    给他出难题就算了,还给他限制了时间?!

    一天时间,他怎么可能解决这么难的事?

    然而皇上一脸不容违逆。

    谢景宸揉着太阳穴出了御书房。

    看着他走,皇上看了福公公一眼,道,“朕这个岳父是不是太为难女婿了?”

    福公公刚要点头,皇上瞥过来一眼,福公公忙道,“比起东乡侯让镇北王世子写反省奏折,皇上只让他帮忙出主意已经不算什么了。”

    看着皇上满意的神情。

    福公公内心和杏儿一样心疼姑爷了。

    他也心疼自己,总说违心的话。

    谢景宸头疼的进宫,更头疼的出宫了。

    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却是毫无头绪。

    回了府后,就直接回了沉香轩。

    苏锦歪在小榻上看书,杏儿听到脚步声,道,“姑娘,姑爷回来了。”

    苏锦稍稍坐正了些,就见谢景宸迈步进来。

    脸上愁云密布。

    苏锦把书放下,望着他道,“皇上骂你了?”

    “没骂我,”谢景宸道。

    他坐在苏锦身边。

    苏锦给他倒茶道,“那你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谢景宸端起茶盏,一口气喝了大半。

    解了口渴,谢景宸才道,“皇上给我出了一道大难题。”

    “什么难题?”苏锦好奇道。

    “皇上让我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解决九陵长公主的事。”

    “……。”

    苏锦嘴角抽抽。

    这哪是大难题啊?

    再难的题好歹有解,这道题有吗?

    苏锦都有点同情谢景宸了,只娶了一个媳妇,却多了两个岳父。

    以前觉得东乡侯难缠,皇上和他不是一个级别的。

    现在看来,皇上是有过之无不及啊。

    苏锦爱莫能助。

    只能默默的给谢景宸剥核桃——

    补脑。

    吃了半盘子核桃,谢景宸起身去了书房。

    他一走,杏儿就道,“姑爷是想到解决办法了吗?”

    “应该还没有,”苏锦道。

    “要是姑爷留下九陵长公主,再把福清郡主送回南梁,就三全其美了,”杏儿道。

    自打知道苏锦是公主后,福清郡主就没敢挑衅苏锦了。

    但在宫里见到,福清郡主看苏锦的眼神都带着愤怒。

    苏锦实在不喜欢她。

    任何觊觎姑爷的人,杏儿都不喜欢。

    偏偏福清郡主是九陵长公主抱养的女儿,皇上怕苏锦揍她,还特意叮嘱她,有什么委屈了和他说,不要直接动手……

    不要直接动手……

    皇上点名了要她们忍着的人,只能敬而远之了。

    杏儿觉得看见福清郡主绕道走太委屈她家姑娘了,应该把人送走。

    她一个南梁郡主,本来就不该待在大齐。

    苏锦敲杏儿的脑袋。

    想的真是美。

    两全其美都不一定能办到,还敢想三全其美?

    谢景宸在后院书房待了一下午,苏锦没有去打扰他。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苏锦才问道,“还没想到解决办法?”

    谢景宸没说话。

    苏锦就知道肯定没有了,她道,“用不着这么尽职尽责吧?”

    “想不出来,明天再想就是了。”

    “皇上让我明天一早就把解决办法告诉他,”谢景宸道。

    “……。”

    苏锦抽着嘴角给谢景宸夹了只鸡腿。

    到了夜里,苏锦躺在床上,谢景宸睡在她身侧。

    要是以往,某人早不老实的动手动脚,红床帐暖了,今天是出奇的安静。

    苏锦侧身看着他,道,“放弃吧。”

    谢景宸想了一下午。

    苏锦和杏儿断断续续的也帮他想了一下午。

    “这事根本无解,除非南梁敬王给九陵长公主一封休书。”

    “要真这样,皇上该找南梁兴师问罪了。”

    堂堂公主被人休了,皇上要不找南梁给个理由都说不过去。

    谢景宸闭着眼睛。

    苏锦睡不着,不老实的在他胸口画圈圈。

    谢景宸猛然睁开眼睛。

    苏锦吓了一跳。

    谢景宸一个翻身把苏锦压在身下。

    苏锦想哭了,她这不是没事吃饱了坑自己吗?

    她现在反抗是不是说不过去?

    苏锦望着谢景宸,忽然身上一轻。

    谢景宸起身,拿起锦袍往身上穿。

    苏锦坐起来,望着他,“你这是要做什么?”

    “出门一趟,”谢景宸道。

    苏锦一脸疑惑。

    这大晚上的已经宵禁了,他出去做什么?

    谢景宸走到床边,捏着苏锦的鼻子道,“别急,等会儿回来就收拾你。”

    苏锦,“……。”

    急什么?!

    谁着急了!

    苏锦红着脸瞪他,“大晚上的出去,别被人收拾了才好。”

    谢景宸笑了笑,转身离开。

    只是他没想到苏锦一语成箴,他真的被人给收拾了。

    谢景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