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九百一十二章 上茶

    看着苏锦握紧的拳头,魏嬷嬷心都在颤抖。

    但做女儿的听到生母被害,怎么能不愤怒?

    可苏锦愤怒的不只是云妃的死,还有自己的愚昧。

    她希望通过挑拨离间,让太后对周嬷嬷心生杀念,从而从周嬷嬷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

    可周嬷嬷是她的杀母仇人。

    周嬷嬷会和她说实话吗?

    她敢和她说实话吗?

    周嬷嬷当年是想活埋了她,但她终究没死。

    坦白有功,可以功过相抵。

    可云妃的死呢?

    周嬷嬷又拿什么抵消?

    几乎可以肯定,不论她救周嬷嬷多少回,也休想从周嬷嬷口中知道她想知道的。

    魏嬷嬷把知道的都告诉了苏锦,颤声道,“世子妃,工部尚书府还等着奴婢拿药膏去……。”

    杏儿把药膏取来,交给魏嬷嬷。

    苏锦道,“你把药膏给工部尚书府后,就来我这儿。”

    魏嬷嬷心头一颤,“世子妃这是……。”

    “我也跟你学规矩,”苏锦道。

    魏嬷嬷是聪明人。

    她知道苏锦跟她学规矩是假,把她拘禁在镇北王府是真。

    不过她既然选择了说出这件事,就做好了会被带到皇上跟前的准备。

    她是目睹了云妃被害的经过,但她没有害过云妃,皇上就算罚她,也不会要她的命。

    而她去工部尚书府送药,若是工部尚书夫人刁难她,她却可以拿来做护身符。

    魏嬷嬷福身道谢,拿着药膏转身离开。

    来时,魏嬷嬷焦灼不安,去时,脸上多了几分安宁。

    毕竟压在心头十几年的事说出口了,心底松快了几分。

    出了王府后,魏嬷嬷就直接去了工部尚书府。

    把药膏交给工部尚书夫人,魏嬷嬷就要退下。

    只是她转身,却被两小厮给拦下了。

    “害我家姑娘险些毁容,还想走?”小厮冷冷道。

    魏嬷嬷望着工部尚书夫人,“我已经把药膏给你了。”

    工部尚书夫人冷笑道,“几盒药膏弥补不了我女儿吃的苦头!”

    “给我拖下去打!”

    小厮押住魏嬷嬷,魏嬷嬷挣扎道,“你不能打我!”

    工部尚书夫人好笑了,“不能打你?”

    魏嬷嬷把苏锦抬出来做护身符,“我已经答应镇北王世子妃,待会儿就去教她规矩!”

    工部尚书夫人眉心一皱。

    那两个扣着魏嬷嬷的小厮也愣住了。

    他们一走神,魏嬷嬷挣脱开来。

    工部尚书夫人怀疑道,“镇北王世子妃用得着学规矩?”

    “魏嬷嬷可知道骗我是什么下场?”

    魏嬷嬷回道,“夫人的手段,我已经领教过了。”

    “但论手段,这京都怕是还没人是镇北王世子妃的对手。”

    “我一个嬷嬷,哪来的胆量拿世子妃做挡箭牌?”

    这话倒是真的。

    那么多招惹镇北王世子妃的都没有好下场,包括太后在内,工部尚书夫人如何不怕?

    而且魏嬷嬷明确说过她没有钱买三盒祛伤疤的药膏给她女儿。

    现在却把药膏都送了来。

    大夫已经检查过了,和前几日的药膏是一样的。

    难道镇北王世子妃真的要向她学规矩?

    工部尚书夫人有点慌了。

    她这边埋怨魏嬷嬷规矩教的不好,那边镇北王世子妃却要向她学规矩,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工部尚书夫人好奇了,“魏嬷嬷怎么入了镇北王世子妃的眼?”

    怎么入的镇北王世子妃的眼?

    魏嬷嬷能说实话吗?

    当日高高兴兴来工部尚书府教规矩,如今却只恨不得离的远远的才好。

    魏嬷嬷不肯多说。

    工部尚书夫人却由不得她,只道,“不肯如实说,这顿板子你少不了。”

    “我想就算镇北王世子妃知道了,也不会拿我怎么办!”

    魏嬷嬷拳头攒紧道,“靖国侯世子夫人和镇北王世子妃关系不错,季嬷嬷如今在教她规矩,有她帮我说情,世子妃自然护我三分。”

    原来如此。

    靖国侯世子夫人虽然是从南疆嫁过来的,却是东乡侯和东乡侯夫人的义女。

    她在镇北王世子妃那里自然有面子。

    再见魏嬷嬷一张快放了我,否则镇北王世子妃生气起来,你担待不起的脸。

    工部尚书夫人心虚了。

    她陪着笑脸道,“没想到嬷嬷好造化,入了镇北王世子妃的眼,倒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快上茶。”

    “上最好的茶。”

    工部尚书夫人看了丫鬟一眼。

    她眸光一转。

    丫鬟就下去端茶了。

    很快,一盏热气腾腾的茶就端了过来。

    魏嬷嬷急着要走,工部尚书夫人不放她,“就算收了镇北王世子妃做高徒,和我说会儿话的功夫也还是有的吧?”

    “莫不是怪我刚刚要打你板子,急着去和镇北王世子妃告状?”

    魏嬷嬷能怎么办,她只能坐下来。

    工部尚书夫人让丫鬟拿了一百两来。

    魏嬷嬷道,“这是什么?”

    工部尚书夫人笑道,“小女骄纵,被我给惯坏了,这是之前答应给魏嬷嬷的束脩,等你教好了镇北王世子妃规矩,别忘了再来我尚书府继续教小女。”

    魏嬷嬷心下冷笑。

    她算是看出来了,有这样蛮不讲理的娘,能指着女儿学好规矩?

    要她看,最要学规矩的是她工部尚书夫人。

    刚刚要打她板子,这会儿给她束脩,左不过是看她攀上了镇北王世子妃这根高枝。

    不论镇北王世子妃学不学的好规矩礼仪,将来工部尚书府姑娘和镇北王世子妃请的是一个嬷嬷教规矩的话传出去,也没人敢笑话她女儿。

    倒是会借势。

    不过这钱是她应得的。

    魏嬷嬷倒也没推辞,收了。

    丫鬟给魏嬷嬷端茶,魏嬷嬷也接了。

    喝了半盏茶,魏嬷嬷起身告辞。

    工部尚书夫人让身边贴身管事妈妈亲自送魏嬷嬷出府。

    看着魏嬷嬷头也不会的走远,管事妈妈心下冷笑一声,转身回府。

    再然后——

    魏嬷嬷暴毙街头的消息就传到苏锦耳中了。

    当时,苏锦正在竹屋盘算有魏嬷嬷作证一口气扳倒皇后的可能性有多大。

    毕竟这么大的事,皇后肯定会抵死不认的。

    听到魏嬷嬷死的消息,她直接站了起来。

    起猛了些,头一阵晕眩,险些站不住。

    “姑娘!”杏儿急呼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