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威胁 八

    苏崇望向一旁站在的李叔。

    李叔叹气。

    刚高兴没一会儿,就出大事了。

    果然人不能高兴的太早。

    半个时辰前,飞虎军回来禀告,说计划成功了。

    只是意料之中的事,却又出乎意料。

    崇国公和齐王紧闭城门,各种办法都混不进城,只能等齐王自己的人翻山越岭回城时,混入其中,悄然进城。

    依照计划,能混进入一个就算不错了。

    可是飞虎军混进去了四个。

    因为有三十多人进城,速度很快,四名飞虎军乔装易容尾随其后竟然没有人察觉。

    飞虎军禀告的时候,东乡侯就觉得奇怪。

    就算再急着赶路,也不至于身后多这么多人也不会察觉吧?

    他怀疑是察觉了,但是当作不知道,等进城了再除掉飞虎军,也能确保自己周全。

    不过挑选的飞虎军武功好,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警惕性也不错,逃走不成问题。

    是以计划虽然冒进了些,但也算成功了。

    现在小厮说大皇子失踪了,只怕大皇子就在那三十多人的队伍里!

    城中百姓他们都不能不顾了,何况是大皇子了。

    他们严守边关,死防齐王和崇国公,却疏忽了京都。

    要是猜测属实,那攻城计划就更棘手了。

    这等于齐王和崇国公有了两道护身符啊。

    虽然只是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但大家心头都添了几分沉重。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混入城的飞虎军能发现大皇子……

    可就算发现了,只怕也难救出来。

    到第二天下午,京都快马加鞭送来一封信,信上写的正是护卫被杀,大皇子失踪的事。

    早就知道的事,东乡侯他们没有丝毫的诧异。

    他们没法进城,只能等,见招拆招了。

    三天后。

    一只鸽子飞回军营。

    四名飞虎军成功混进城。

    崇国公的人急着把大皇子带进城,没有想太多,他们进城后,就分散开了。

    城内百姓人人自危,街上萧索根本找不到人,都怕被抓进大牢,或者被吊在城墙之上。

    如今被三面包围,大势已去,或者说,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有胜的希望过。

    崇国公和齐王数次拿百姓要写崇老国公他们,但凡有点血性的将士都看不过去。

    男人就该在战场上厮杀,拿老弱妇孺做挡箭牌算什么?!

    只是没人出头,大家都忍了。

    如今飞虎军混进城,见缝插针,只要他们这时候反了齐王和崇国公,以前他们帮着齐王和崇国公作恶的事,朝廷可以既往不咎。

    这是朝廷给他们最后的机会,一旦大军攻破城池,到时候他们的家人必定会受到牵连。

    且不说齐王没可能谋逆成功,就算有,以他和崇国公杀兄弑父的凶狠毒辣,百姓们有好日子过吗?

    他们真的能确定齐王不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那些将士早就有了动摇之心,只是他们上了崇国公的船,没有退路了。

    飞虎军代表朝廷来收拢他们,傻子才不赶紧迷途知返。

    飞虎军拉拢的人也不多,专攻北城守将。

    两天后,二十多年百姓吊了一夜后,重新换一拨。

    就在这时候,守城将士带着心腹在吊人的绳子上做了手脚。

    那绳子只要轻轻一动,吊着的百姓就会迅速往下掉,虽然会有短暂的痛苦,但砍断绳子,他们摔落在地就能逃了。

    他们逃走之时,就是朝廷攻打城门的时候。

    齐王和崇国公没想到会有人混进城,会有人背叛他们。

    没有了挡箭牌,东乡侯他们攻城就无所顾忌了。

    眼看着城门被攻破,齐王和崇国公押着大皇子上了城墙。

    大皇子被五花大绑,齐王的刀架在大皇子脖子上,居高临下道,“即刻退兵!”

    “否则我杀了你们大皇子!”

    城墙下,大军气的冒烟。

    这眼看着就要活捉齐王和崇国公了,结果又冒出来一个大皇子。

    身为皇子,他不在宫里头好好待着,没事跑出宫做什么?!

    出宫就算了,结果还没有自保的本事。

    他可知道他这一疏忽,会有多少将士要送命?!

    飞鹰卫手执弓箭,严阵以待。

    东乡侯和王爷他们骑在马背上,脸色一个比一个冷沉。

    南安郡王的爆脾气,“齐王这是什么意思,他要逮着大皇子在城里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吗?”

    大齐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南梁朝廷也岌岌可危,和他们狼狈为奸的南梁护国公更是死于东乡侯手中,北漠……

    北漠就更别想了。

    皇上的暗卫易容成北漠王在崇国公府住了许久,被下了一颗蛊毒,若不是知道是假的,只怕早就丧命于蛊虫之下了。

    北漠岂会容他们逗留?

    要逃,他们只能逃到更远的南疆去了。

    齐王说了两遍,都没有人后退一步。

    齐王手里的刀划破大皇子的脖子,血流了下来。

    王爷看着东乡侯,“还是先退兵吧?”

    东乡侯没有动。

    眼底寒芒闪烁。

    刚划破伤口的刀又逼近了三分,东乡侯抬起手来,刚要说话,大皇子站在城墙上道,“退兵!”

    “我让你们退兵!”

    东乡侯瞳孔一缩。

    飞虎军已经把弓箭收了。

    东乡侯伸手,对一旁的苏崇道,“把弓箭给我。”

    “父亲?”苏崇不解。

    东乡侯伸手把弓箭拿在手里,又拿了三支箭,瞄准城墙上。

    真的。

    苏崇心都在颤抖。

    还有飞鹰卫和南安郡王他们。

    他们可是知道东乡侯弓箭术一般的啊。

    本来就一般了,还一次射三支箭,万一射到了大皇子怎么办?

    苏崇急道,“父亲,还是我来吧。”

    “不必,”东乡侯不为所动。

    “我不喜欢被人威胁,我也只射这一箭,是死,还是被活捉就看他们的命了!”

    说完,手一松。

    三支箭朝城墙上射去。

    城墙上众人都懵了。

    他们没想到东乡侯会不把大皇子的命当回事。

    崇国公就站在齐王身边。

    箭朝他射来,他堪堪避开。

    可他避开了,齐王和大皇子没有。

    一箭正中齐王额心,另外一只射在大皇子的胸前。

    所有人都惊呆了。

    南安郡王他们差点没从马背上摔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