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与鬼缠绵

第五章 有鬼搭车

    盛夏的日头太大,没多少人愿意出门。

    我从中午等到傍晚,也才接到零星几单,直到太阳落山后,叫车的人才渐渐多了起来。

    我忙了几个小时,看见账户里的余额变成四百之后,决定去医院看看谢柔就收工回家。已经九点了,如果不赶回去,还不知道那个男鬼要怎么惩罚我。

    去医院的路上,我的手机忽然跳出一条通知,有人在附近叫了车,目的地是天禾医院——谢柔住的那个地方。

    我没有犹豫就点了接单,顺路多赚一些钱嘛,也不耽搁多少时间。

    等到了那人叫车的地点之后,我忽然有些后悔。

    我对这一片不熟,这个叫春柳街的地方光影暧昧,脂香浮动,分明是一条烟花巷!

    我害怕招惹到不好对付的乘客,正考虑要不要拒单的时候,一个人敲了敲我的车窗。

    “谢柔?”一个浓妆的女人浑身酒气地倚在车门上,长发低垂,看不清神情。

    不是喝醉酒的壮汉……

    我松了口气,打开了车门锁:“对。”

    为了方便,我在滴滴登录的是谢柔的账号。

    她坐进了后座,身体像没有骨头一样侧躺了下去,裸露出大片胸前的肌肤。

    “好热啊……”她喃喃自语,脱掉了纱衣,身上只剩一套比基尼。

    我把车内的空调开大了一点。

    “好热……好热,好热啊!”她还是不满意,在后座拱来拱去,脖子上的系带都被她蹭掉了,左胸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小姐……您的衣服?”我试着提醒了一句,她仿佛没听见。

    可能醉酒的人都不太清醒,我皱了皱眉,暗自加速,希望能赶紧到医院把她送走。

    奇怪的是,我跟着导航七拐八绕地开了十几分钟,还没有看到半点主干道的影子,反而越开越偏,连四周的路灯都十分黯淡。

    “抱歉,”我尴尬地笑笑,把车停在路边,“我可能走错路了。”

    那女人还是没听见,自顾自地揉着皮肤,嘴里翻来覆去地说好热,身上被她脱得不着寸缕,露出青青紫紫的痕迹。

    我看了她一眼,立刻把眼光收回,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地图。

    没有走错路啊……怎么回事?

    正当我又一遍查看地图时,后座忽然发出像是痛苦又像是愉悦的呻吟,还有某种肉体拍打的声音。

    我愣了几秒,然后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

    她居然在车上用手自渎!

    我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硬着头皮启动了车子跟着导航走,火急火燎的,怕谢柔醒过来知道一个女人在她车上内啥会杀了我。

    因为被这女人扰乱了心神,我也没心情去观察路况。十分钟后电子音提示我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我朝窗外望去,四周一片荒凉,黑得让人害怕。

    这里不是医院啊……

    空调风正好强劲地朝我吹来,我冻得打个了哆嗦。

    我再次拿起手机查看地图,确认导航没有出错,正犹豫要不要让她下车的时候,她主动说话了:“谢柔……”

    “哎,”我应了一声,没敢回头,“您要下车吗?”

    她没有说话,我绷直了身子,停好车,等待她的回答。

    过了一阵子,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想来是她在穿衣服。

    我长舒一口气,习惯性地说:“您方便的话请给个五星好——啊!”

    我忽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拉力扯住我的马尾,痛得几乎要把头皮撕下来。

    我半个身体卡在驾驶座与副驾之间,慌乱痛苦地看向她,却看到她上半身只剩下焦黑猩红的血肉!

    “啊——”我头皮发麻,惊声尖叫!

    我刚才听到的声音根本不是她在自渎,而是她在剥下身上的人皮!

    “谢——柔——”

    她再次用力把我拉到她身边,整个脑袋完全没有了五官,两个空荡的眼窝里呈着腐肉。

    一道肉缝在她脸上一张一合,兴奋大喊:“你答应了……你答应了!你的身体,现在是我的了!”

    我胡乱挣扎,手机重重掉到了地上,不知道碰到了哪个按键,冰冷的电子音自动播放,让我毛骨悚然:“您当前位于龙城公墓……”

    原来这里是公墓!

    难怪车会越开越偏!

    我怎么这么倒霉,又被鬼盯上了!

    她死死按住我的双手,把我压在身下,脸上的肉缝正对着我的鼻子,腥臭的气味让我止不住地恶心,忍不住把头撇向一边干呕起来。

    “我要重获新生……哈哈哈……重获新生!”她摘下我的口罩,一遍又一遍贪婪抚摸着我的脸。

    这种毒蛇爬过脸颊的感觉使我更加恶心,我强忍着眩晕,用尽十成的力气曲起双脚踹她。

    “咔擦!”

    她丝毫未动,我的右脚腕却发出一声脆响。

    骨折了!

    我的脸痛得扭曲成一团。

    她被这声音激怒,强硬地扭过我的下巴,用黑洞洞的眼眶盯着我:“不要伤害我的身体!”

    什么你的身体,明明是我的身体!

    我愤愤不平,只能看着她焦糊的手又一次落在我的脸上,恶心得胃酸一阵一阵往上涌。

    “快了……快了……”她魔障一样欢呼着,语气十分迷醉。

    我见她又降低了戒心,忍着钻心的疼痛,挣扎着用脚去勾开车门,想要更好地逃生。

    “你居然还清醒着!”她察觉到我的动作,不可置信地大吼,“你答应我到现在已经一刻钟了!”

    谁答应你了……

    我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谢柔……谢柔……谢柔!”她重复着呼喊,声音一遍比一遍凄厉。

    我忽然灵光一现。

    她是不是用了什么法术,只要叫出我的名字并且我回答了她,一刻钟后她就能占有我的身体?

    也就是说……我用了谢柔的账号,无意间救了我一命?

    “失败了……怎么会失败!”没等我多想,她就疯了一样大吼大叫发泄着,双手松开了对我的禁锢。

    我趁机打开了手边的车门,两边车门都被打开,旷野的风呼啦一下灌进来。

    “没有法器的味道……”她喃喃自语,“没有高人在附近……怎么会失败……”

    “贱人!”她忽然暴怒地扇了我一耳光,“居然用假名字骗我!”

    我顿时被打得左脸发麻,懵得眼冒金星,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她愤怒地抓住我的手臂,尖锐的钢针一样的东西扎进肉里,狠狠地向下一划,“我要毁了你!”

    “啊——”

    剧痛让我一下清醒过来。

    不能让她为所欲为,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我痛得流泪,想起上次救我一命的莲花印记,伸手去解衬衫的纽扣。

    我双手痛得颤抖,反复好几次,才露出锁骨上的赤金莲花。

    她嗅到气息,凑上前来,将手按在我锁骨上,那朵莲花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是吧……他居然给了我一个一次性产品!

    “精纯的阴气……大补……”她狞笑着朝我咬来,而我毫无办法!

    我紧闭双眼,心中一片绝望:小气鬼,你害死我了!

    然而过了一会儿,脖子上却没有传来那种被撕咬的痛感。

    怎么回事?总不能是她良心发现了吧?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右眼,正好看到两侧车门大开,阴风阵阵,那个女鬼却不见踪影!

    消失了?

    我挣扎着坐起来,左右张望,还没完全放下心来,一个闪着尖锐光芒的冰凉物体就搁在了我的脖子上!

    “主君果然没有说错,她是你的人,这么做能把你引出来……”那个女鬼完全变了一种声调,冷静而自持,一点也不疯癫。

    原来我刚才受的罪都是她在演戏?

    ……你们鬼界真会玩。

    我抽了抽嘴角。

    这时,我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从夜色中走出来,懒懒道:“夫人,你又到处乱跑给我惹麻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