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汉之魂

第五百六十三章:不知所踪

    黄汉这话说得在情在理有大义凛然,很有煽动性,秦良玉终于被打动了。她叹息道:

    “后生可畏,我真的老了,以后白杆兵何去何从还得多听东平侯建议,染指夔州府争取经营那里,只要是为了军民谋福祉我一定不遗余力,哪怕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为将士们争取到一些用来养兵的田亩。”

    终于跟白杆兵主将达成共识,黄汉是挂平辽将军印的蓟镇总兵官当仁不让获得指挥权。

    这不是黄汉抢班夺权,而是朝廷制度所以然,以黄汉的爵位和官位,按理说只要和其他明军协同作战都可以指挥各路没有挂将军印的总兵官以及参将、游击、守备、都司。

    以前黄汉之所以不愿意染指其他大明武将的人马,是因为他瞧不上那些猪一样的队友,对于指挥白杆兵根本没有意见。

    第二天,秦良玉亲自带领的白杆兵和‘红旗军’接近两万正兵、辅兵和劳役兵分三路杀奔夔州府。

    黄汉和秦良玉、张凤仪乘船率领大部分组成部分是女兵的三千余人马进入夔州城坐镇。

    不可能安排身怀六甲的秦妡怡参战,她乐滋滋回了娘家,有生母秦夫人照料饮食起居,有秦蓉、马兰花带领一个把总女兵负责保卫,有秦音、秦月这两个细心的贴身侍婢不离左右。

    马祥麟、马祥和等等白杆兵将领以及桑羽、王根生等等‘红旗军’将领率领一万五千余人马沿着江北往夔州攻击前进,这一次不是击溃,尽可能围追堵截争取大量杀伤给予流寇毁灭性打击。

    秦翼明、秦拱明等等和刘奋勇、袁思明几个‘红旗军’将领率领一万二千人马沿着江南一路攻城拔寨往夔州府城开进,确保所过之处再也不可能存在具备数百人规模的山贼或者流寇武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秦良玉来到夔州府见到了礼数周到的一群士大夫已经觉得黄汉真的说到做到了。

    再看见顾准麾下两千使用白蜡杆长枪训练的乡勇一个个精神抖擞,顿时明白了以后必由之路就是如此。

    周仕登、陈翰翔等等夔州地方官选择了投靠东平侯在军事上当然依仗顾准,通过这几个月一起做事相互之间加深了了解。

    夔州府城包括郊外三十里范围内,这段时间在各级官吏和顾准的“红旗军”协理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有的田亩和山地都种上了庄稼。

    这时顾准已经组织被安置的屯民开始修建沟渠建设给排水系统。

    很明显今年的收成能够确保,山地种上了不少玉蜀黍和马铃薯,夔州地方官由于没有种植经验估算不出产量,但是他们预计四十万亩稻子成熟后能够确保四十万人熬到每年夏收。

    见已经稳住了局势,周仕登、陈翰翔等等士大夫弹冠相庆。

    他们相信有顾准任夔州守备,凭借夔州城已经行成的保甲联防、责任到人的架构,应对流寇攻击再也不会顾此失彼,遭受里应外合破城绝无可能。

    原本周仕登、陈翰翔等投靠东平侯那是不得已,现在觉得成为了东平侯的人好处不少,最起码要做出政绩轻而易举,接下来要获得剿寇军功又很容易。

    如此看来不仅仅能够安全过关,说不定还能够因为政绩卓著而升官。

    化妆成流寇截杀巡按御史已经成功,四川按察副使周仕登牵头,十几位士大夫都不可以置身事外,他们一家出三个家生子组建成接近五十人的队伍由陈翰翔统一指挥。

    同知陈翰翔进士出身,哪里干过暗杀的差事,虽然组建的暗杀队员都是拥有武力值对家主忠心耿耿的家生子也无济于事,因为这些人也不会。

    他当然是问计于韦思敬、史以诚这两个以“四方快运”镖师身份为掩护的旗卫头目。

    韦思敬、史以诚俩人是崇祯三年就追随黄汉的伤退老兵,得到家主亲自布置任务兴奋、激动之余竭尽所能把事儿干漂亮了。

    他们得到旗卫提供的党崇雅准确行踪后,在陈翰翔亲自率领下刻意驱赶两三百流寇冲击党崇雅一行十几人的队伍。

    最后的结果是党崇雅的家丁和丫鬟、小厮被杀散,混乱中巡按大人真被流民、流寇杀伤了。

    韦思敬、史以诚俩人带着几十人及时出现准备下手之时发现党崇雅已经奄奄一息,这个糟老头子还呼喊救命,告知他乃是朝廷的巡按御史,如果能够救下他的性命,朝廷会给予厚赏。

    用不着史以诚等等动手,这个汉奸就蹬腿嘎嘣了,准备暗杀的几十人只是驱赶并且杀了几个下手的流寇,把收缴到印信、告身交给了陈翰翔。

    周仕登等等没想到事儿办得如此顺利,自己的心腹家丁没有沾上朝廷士大夫的鲜血,而是参与袭杀流寇,万一东窗事发,这里又大可以扯皮。

    流寇遍地都是,谁能牵强附会那些流寇是夔州地方官刻意驱赶去跟巡按大人的人遭遇?

    周仕登见到黄汉就当面暗示朝廷的巡按御史恐怕短期内不会再有,现在可以安心剿灭川东蜀贼再立新功。

    夔州地方官的投靠使得黄汉有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外之喜,此时当然要不遗余力经营好四川的东大门,最好能够使得四川这个人口大省在今后的日子里不发生大的内乱而伤筋动骨。

    打山贼和利用群山万壑流窜的流寇不可能一蹴而就,黄汉先利用集中使用的兵力给予规模大的流寇、山贼痛击使得他们土崩瓦解各自逃窜、躲藏。

    接下来三万人马加上顾准的正兵和乡勇分为十一营进行拉网式围剿,期间又有不少世代老贼被端了老巢人头落地。

    每个月都会有两三千首级留给周仕登等等地方官用来向朝廷报捷,兵部和皇帝见白杆兵和“红旗军”在川东跟流寇打得难分难解无法判断夔州府究竟是什么形势。

    他们唯有等到四川巡按御史党崇雅到任后送回密奏才能够判断出真伪,可是哪位党大人不知所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