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73章 我服了还不行么

    无论如何扭动,强劲的舌头还是勇往直前地在她的口中狂扫,每每她想咬上去,臭男人都会迅速的躲开,然后在她放弃时又迎上来。

    白夜眼角扫到安全通道旁的杂物间,不容怀里女人的反抗,强劲的身躯一个用力就带着林佳佳冲进了杂物房里,吻丝毫不停歇,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白夜才松开唇角,额头抵着林佳佳的,暧昧的呼吸扑上女人绝色的面颊。

    “我现在证明给你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一句话说完,白夜宽大的手掌以最强悍的姿态卸去林佳佳手中的沙漠之鹰,银白色的手枪被白夜顺手放进自己的裤兜,带着薄茧的手掌从裙摆下又一次探了进去,霸道的吻下移,在女人的颈边啃咬下一朵朵妖娆美丽的红花。

    林佳佳这次是真的急了,这男人怎么又发-情了?挣扎不开,在地下通道已经吃过一次暗亏的白夜一刻也不放松,他就是要让身下的女人彻底沉浮于他。

    魅惑么?那就魅给他看!

    “喂!你给我停下,我服了!我服了还不行么!”

    纵然平日里到处放电,可林佳佳都只是闹着玩罢了,哪里能承受男人真枪实弹的攻击,眼看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双腿间肆虐。林佳佳羞红了脸,疼痛和异样的酥麻让她不知所措,可恨男人掌控下的自己根本逃不掉。

    白夜看惯了林佳佳风情万种的勾魂模样,只是此刻看着女人异于往日的风骚,脸上竟然挂着一丝羞涩,两颊绯红一片,羞怒中还透着可爱,白夜的目光慢慢迷离。

    暗哑的嗓音揭示了白夜的**,“现在才服,晚了。”

    不等林佳佳再叫嚣,霸道的唇又一次禽住红艳的唇瓣,吞掉女人的气闷与不甘,白夜觉得魅惑就是他的罂粟,尝了一口之后,居然就上了瘾。这几日的梦里还会出现面前这个欠扁的女人的脸,他白夜今天逮到她,必须尝够了,然后戒掉!

    林佳佳已经彻底崩溃了,她堂堂一只花今天就要折在白夜这个臭男人手中?还是在这么个乱七八糟的杂物间?

    太不甘心了!她宁可死也不要这样荒唐的第一次!林佳佳下了狠心,推不开,那就同归于尽好了!费力地将头后仰,一个用力,林佳佳直接用头撞向了白夜的脑门!

    “嘭!”

    “啊!”

    “嘶!”

    撞头声伴随着两道男女不一疼痛的叫喊声过后,储物间里所有的激情退去,白夜捂着额头,眼前直晕。死女人,这是用了多大力气,她不想活了?靠!

    白夜还来不及缓过神,模糊的视线中,一道歪歪斜斜的身影地拉开储物间的门,踉跄的跑出了白夜的掌控范围。

    ……

    病房里,唐建国看着屋子里温润如玉的男人,疑惑他的来意,难道是心心的朋友?

    林逸没有一丝的拘谨与不安,只是保持着他向来的温润气质,任唐建国打量,就连对视龚珠的目光也温和有礼。

    “先生,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唐建国礼貌地询问,他总觉得自己似乎见过面前的人,男人俊逸的脸庞透着一股熟悉感,一时又想不起来。

    “唐叔真的不记得我了么?小时候我还和心心吃过您做的许多桂花糖呢。”

    林逸的一句话让唐建国双目大睁,震惊地看着面前温和有礼的男人,无论如何也联系不到那个少年时期就杀伐决绝的身影。

    “阿逸?”

    试探地问了一句,唐建国见林逸颔首点头,一时间竟哑口无言,还是被找到了么?

    “阿珠,你先出去逛逛买点东西,我和阿逸有话要说。”

    唐建国不希望接下来的话被龚珠听见,转过头对龚珠交代,让她回避。不知道为什么,龚珠看着面前温润如玉的男人心里莫名的惧怕,这个阿逸明明面带笑容,却让人觉得拒之千里。听见唐建国这么说,自然不敢耽搁,急忙退出了房间,给他们留下单独的交谈空间。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安静得唐建国心慌,林逸一直没有说话,论耐心,他向来不输给任何人,更何况已经安于小市民生活的唐见国呢!

    “阿逸,老爷还好么?这些年他身体可还康健?”

    唐建国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老爷是他的恩人,当年若没有老爷的资助,他早已经饿死在街头,又岂会有后来读大学出人头地的机会?

    “唐叔既然关心老爷子,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回去看一眼呢?”林逸话虽温和,可是言语间已经泄露出一丝冷意。

    “若是他能得知大小姐的消息,想必平日里少些牵挂,身体还能更加硬朗,只是这几年大小姐音信全无,他也常常闷闷不乐罢了。”

    “阿逸,你怪我?”

    唐建国听林逸如此说,心中愧疚,可是他也是逼不得已。

    “怪你?我的未婚妻音讯全无,等我找到她时她却已经不记得我了,而是跟在别的男人身边,唐叔,你说我不该怪你么?”林逸攥紧了手指才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激动,看着唐见国的目光明灭不定。“更何况,她身边的男人竟是慕容绝的长子!若是老爷知道,让他情何以堪?”

    林逸知道慕容殴的出现是个意外,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的心心就这样与他失之交臂,让他如何接受这样的事实?从小到大,少爷,夫人,所有人,都在不停地告诉他心心是他的未婚妻,他要保护她爱护她,可如今在她身边的却不是自己,林逸闭上双眼平复自己的情绪,他还有别的事要问,不能失了冷静。

    林逸的生生质问让唐建国哑口无言,他知道自己欠了林家太多,更欠了眼前的林逸。唐建国是看着心心长大,自然看得到林逸对心心的关爱与维护。

    “阿逸,我也是迫不得已,当年我追在少爷身后,亲眼看着那样惨烈的一幕发生,我也痛心疾首啊!”

    唐建国也陷入回忆,少爷死前的话一遍遍回放在脑海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