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80章 他的决定

    唐心正坐在餐桌边无聊地等着吃晚餐,却听见车子的响动,不一会儿,客厅玄关处也有了动静。唐心匆忙地放下碗筷,走出了餐厅跑到了客厅里,她知道,慕容殴回来了。

    几日不见慕容殴,又不想再去他的公司,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交集了。那晚极尽**的欢愉,却来不及细说,其实两个人大概已经快半个多月没有交流过了。此时看见慕容殴习惯性面无表情的脸,心里划过的不再是以前的恐惧,而是一种熟悉。

    唐心本想笑着迎上去打招呼,可刚刚走近慕容殴身边,她就停住了脚步。阴森的寒气从慕容殴周身发散出来,唐心下意识的畏缩,她感觉到慕容殴在生气。

    抬头疑惑地看着随着慕容殴共同进入别墅的白夜,以眼神询问出了什么事?白夜却对着唐心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过问。

    慕容殴见唐心老老实实地站在自己面前,看了她一会儿,没有说话,直到唐心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慕容殴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一把将他的小女人拉进怀里,拥着唐心向餐桌走去。

    白夜知道慕容殴心情不好,在路上听了慕容殴说起唐建国的事,心里也替慕容殴和唐心担心。

    原本唐心的出现已经打破了慕容殴的许多禁忌,不过为了应付慕容家族的压力,也只能这样,可是如今又知道唐建国是林家的人,那唐心的立场也跟着变得尴尬。

    白夜庆幸唐心似乎根本不知道林家的事,她还不算是林家的人,不过少爷肯定还会去与唐建国交涉,她夹在唐建国和慕容殴之间一定会非常为难。

    此时的慕容殴和白夜还不知道唐心的真正身份,若是有朝一日所有的真相铺开,诸多矛盾下难以抉择的压力才是痛苦的根源。

    一顿晚餐吃得鸦雀无声,明显感觉到慕容殴的冷气压,唐心不敢说话,筷子不自觉地为慕容殴布菜。慕容殴抬眼看了看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行为的唐心,心中错乱纷繁。

    无声无息地将小女人爱吃的菜也夹进唐心的盘子里,慕容殴没有再抬头看唐心,他喜欢这种和唐心在一起时家的感觉,此刻他什么也不愿意考虑。

    白夜坐在餐桌上看着两个人无意间的举动,心中无奈,几个人各有所思,吃过饭后,白夜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慕容殴一把抱起唐心向卧室走去。

    宽大的浴池里,慕容殴将唐心禁锢在自己的身上,按摩水流下肌肤相贴的温暖冲散了慕容殴周深的寒气,慕容殴捧住压在他身上的小女人的头,霸道地吻上他想了几天的唇瓣。唇齿厮磨间,淡淡的清甜让男人意犹未尽,尽情地索取。

    脑中不断地闪过下午和唐建国的对话,唐建国对慕容氏的厌恶,对唐心跟着他的抵触,都让慕容殴愤恨不已,心里带着的怒气又涌了上来,慕容殴啃咬地力度也不断地加重。

    唐心感觉到了慕容殴的不对劲,从回来一直没敢说话的她,此刻赤果着身体被男人禁锢着,逃脱不开,默默地承受着慕容殴突来的恼怒,尽量配合着他的发泄。

    从抱着她踏进浴室,唐心就在尽力安抚着慕容殴的情绪,身上的衣服被男人几下就撕扯得只剩布条,等慕容殴迅速退去身上的束缚后,他就直接将她扔进了早已经放好水的浴池里。

    慕容殴用力地攥取着唇齿间的香甜,直到唐心缺氧两颊嫣红才放开柔软的唇瓣,沙哑着嗓子认真地看着唐心,“想我没有,嗯?”

    “嗯,”唐心这一刻不愿意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不想有多余的矫情,乖巧地点头回应。

    慕容殴为这一声应答而兴奋,全身的血液瞬间就沸腾了,他就喜欢小女人的诚实,隔着林家算什么?她又不是林家的大小姐,他就是要她!

    慕容殴的大掌撑起身上女人的腰肢,在唐心迷蒙的瞬间,用力将她按向自己的身体,凭借着水流的滋润,两个人深深镶嵌在一起。

    “嗯……疼……”

    已经多日未见,唐心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进来,没有准备好的她身子不自觉的痉挛,而拥着他的男人头上却溢出了细密的汗水。

    “乖,忍忍,让我要你!”

    顾及不了小女人的不适应,慕容殴心头的郁闷必须发泄出来,他不平静的心在看见唐心的那一刻就已经安定。

    他不管唐建国到底是林家什么人,他就是要她,绝不会放她离开!

    男人的体力永远大过女人无数倍,唐心从最初的不适到接纳,最后彻底沉沦在慕容殴的律动中,浅浅的呻-吟出口,两个人都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人之间已经越来越亲密,用彼此身体互相安慰着对方的心,唐心不禁会奢想,也许有一天,他的心会属于自己。

    分分秒秒间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等慕容殴偃旗息鼓,唐心早已经没了一丝力气,也许是怀孕后的身子异常敏感,每到高处时,身体总是释放的淋漓尽致,事后总会让唐心累得睁不开眼。

    不管不顾地把自己缩在男人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在浴室里昏昏睡去。

    慕容殴所有的郁闷在释放的那一刻烟消云散,搂着怀里的娇小女人,笃定了心中的决定。

    他要她,谁来反对也没用。在他喊停前,谁也不能让他放手,即使是她的父亲,也不够资格!

    慕容殴简单地为唐心清洗擦拭,一切弄好后抱着唐心返回了卧室的大床,刚将小女人用被子盖好,门口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慕容殴披上睡袍迅速地出了房间,佣人不敢在晚上过来打扰,来敲门的必然是白夜,那就是不得不说的大事。

    打开门就看到白夜一脸严肃,慕容殴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轻轻将门关好,带着白夜快步进了书房。

    “出什么事了?”进入书房,慕容殴坐在了办公桌边的椅子上,立刻将电脑打开。莫不是家里的那几个人等不及又对他的公司出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