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1526章 平等地相爱

    “俞暖暖。”

    这个声音……

    俞暖暖转过身,看着朝她走来的亚麻灰头发的年轻男子。

    她素白漂亮的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也没什么情绪起伏,非常沉寂,像两泓幽深的潭水。

    说实话,这样的气质大变的俞暖暖,还是让慕容森蛮意外的。

    难道是因为心里依然喜欢这丫头,所以……唔,他竟然发觉俞暖暖的气质如今变得清冷而灵动。

    比方说花门的红玫瑰之雾吧,玫瑰的艳丽,因为白雾的缭绕,有所收敛,变得矜持,若即若离,分外迷人。

    而俞暖暖呢?

    眼前的女孩肤白胜雪,眉眼深秀,唇红齿白,在一袭黑色训练服的衬托下,这样洁净的美,最是娇滴滴,也最是冷艳。

    嗯,俞暖暖就像是山巅的一抹雪,却折射着太阳的光芒,而她的眼睛就是光芒所凝聚的地方。

    稍不留心,就会被她秒了。

    呵,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忘记了狐狸小哥哥的小女孩,不过数月未见,她已然从天真少女变成清冷而成熟的大姑娘了啊!

    慕容森的心绪起伏,酸,甜,苦,痛,各种滋味都有。

    而他再顽劣不堪,再放荡不羁,到底是曾经的帝都欧少的儿子,是以,虽然内心如波涛汹涌的大海,慕容森始终保持着刚刚好的笑容。

    他双手揣在西装裤的口袋里,笑容温柔而明亮,就像日光下的山泉水,清澈见底。

    他轻轻地笑出声,语调轻快地问俞暖暖,“怎么,不欢迎我过来看看你?”

    俞暖暖眼神平静地注视这位比她也就大了一点点的小哥哥。

    她想,人真的不能以貌取人,因为最美丽的皮囊里可能住着一颗满溢苦毒的灵魂,比如那个叫白白的骄傲公主,比如眼前这位气质纯净,笑容纯粹的森二少。

    再比如……

    她所爱的那个人,长相俊秀性感,身材高大挺拔,能力卓越突出,霸道冷漠的性格,更是令很多优秀姑娘毫无抵抗力,因为这满足了她们对王子的幻想——你虽对千万人不屑一顾,却愿意为我弯下腰,眼波温柔地看着我,说,“May I?”

    是的,只要慕容辰愿意,他可以给任何一个优秀的女人如此梦幻的独家宠爱。

    然而,这是真实的慕容辰吗?

    不是。

    冷漠霸道只是慕容辰的伪装。

    真实的他是坦诚的,是温和的,是体贴的,是愿意和她保持身体的距离,从交心开始,慢慢地相恋,慢慢地鉴察、磨合、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真爱。

    这样的慕容辰是多么的可爱呀!

    这就是她想要的男人,哪怕他如此真诚后,在她面前,便没有了世人眼里的作为主角的光环,也没有那些高贵的身份和地位所为他添加的滤镜。

    但是,正因为在她面前的慕容辰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了,她才更加爱他。

    这里的原因很简单。

    这样的慕容辰,是主动靠近她的慕容辰了。

    他们能够平等地相爱了。

    平等地相爱,就是她每天睡觉四五个小时,也要练完三千发子弹的奋斗动力!

    俞暖暖也是思绪万千的同时,面上不显山不露水。

    她眼神平静地看着面前笑眯眯的美丽男子,语气平缓地说出一件事,“因为你不去见安容,安容被白白带走了。”

    慕容森脸上的笑容弧度,依然丝毫未变。

    他漫不经心地反问,“我为什么要去救安容。”

    “你和她……”

    俞暖暖别开脸,说:“你和安容有过不一般的关系。就算去确认安容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你也应该见她一面。”

    俞暖暖的声音低了许多,像是怕被别人听到。

    慕容森点头,“是,我犯了错误。但是,在这件事里,我是受害者。我被白白表姐下药了,安容她——趁人之危。”即便如此,他还是给予了一定的力所能及的补偿,为安容的父亲解决了生意上的资金短缺问题。

    俞暖暖转过身,惊愕地看着为自己辩解得理直气壮的慕容森。

    “你……”

    俞暖暖的嘴唇微动,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慕容辰勾起唇角,眼里的笑意加深,哼笑了声。

    “俞暖暖,你真天真。谁说男女之事,吃亏的就一定是女生?好了,现在我回答你的第二个疑问。”

    “安容的孩子不是我的。”

    俞暖暖皱眉,“你都没去做鉴定,为何如此确定?”

    慕容森眯了眯眼睛。

    难道他大哥和俞暖暖……一直有做多余的措施?

    “白白表姐给我下药,目的只是为了利用安容,可不会害我。而想要安容为她所用,当然是让她恨你。所以咯,白白表姐的药里肯定添加了避孕成分。”

    “那,安容她,她为什么对我爸爸撒这样的谎?”

    慕容辰冷笑了一声。

    “俞暖暖,我今天过来就是告诉你,安容早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安容了。她被我表姐带走,是迟早的事,但是,她在锁城遭受凌辱,是咎由自取。”

    俞暖暖眼神不解地看着慕容森,“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从来只有我表姐利用别人。安容却想利用和我发生过关系,制造出一个孩子来,好赖上我。这可是打我表姐的脸哦!而我表姐虽然人美心毒,她还是很在乎我妈的。不能让我妈知道这件事,她只好赶紧教训教训安容,让她管好自己的嘴。”

    俞暖暖垂下眼睛,想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看着慕容森,“不能把安容救出来吗?”

    慕容森叹口气,笑看着俞暖暖。

    “俞暖暖,你能不能聪明一点?要是只想教训安容,我表姐有必要把她弄到锁城吗?记住了,从现在起,下一次,你和安容见面,你,俞暖暖,就是她安容的敌人了。”

    俞暖暖看看远方的红色迷雾,眼里露出难以掩饰的痛楚。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若是我当初阻止安容去你的公司实习,她就不会……安容现在依然是J大的一名普通女大学生,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

    慕容森看着为好友伤心难过却无能为力的俞暖暖,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拍拍女孩孱弱的肩膀。

    手伸出去,他陡然意识到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狼狈。

    于是,慕容森的手又悄然垂落,塞进了口袋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