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1781章 沁人心田,滋味为甘

    恶魔在慕容瑶瑶的心里作祟,使得她说出了这些话。

    这个女人很少说如此情绪化的话。

    几乎都是懒洋洋的,像只生性傲娇,戒备心强的猫。

    他居然听到了这女人也会说挑拨的幼稚言语?

    “林白白的心上人?”宋歌顺着慕容瑶瑶的话问,决定陪她再聊一会儿。

    “叶清,叶子的叶,清水的清,是几年前,林白白从外面带回锁城的普通人,学的是平面设计,之前的身份广告创意人,应该是有信仰的人。此人的外在条件,除了长相比你更漂亮外,你俩差不多吧。总之,打个比方吧,是赵琳琳那种高傲女人也会妥协选择的优质男人。”

    宋歌:“……”

    慕容瑶瑶有必要对这个叫叶清的男人如此地熟悉么,比他对叶清还要了解。他得承认,此刻,他的心里不舒服极了。

    “因为他的关系,暗殿已经决定废除祖制,下一任殿主林白白,不再有侧夫,可以预见,一旦不再使用联姻手段维持几大家族对暗殿之主的衷心,未来的锁城必然要经历一番风云变幻。”

    宋歌眯了眯眼睛,语气淡淡地“哦”了声。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

    “不。”

    慕容瑶瑶安静地等宋歌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得已经够多了。”

    “……”宋歌在讥讽她什么。

    慕容瑶瑶坐在地板上,偏头看向窗外漆黑的冬夜。

    雨声滂沱,劈里啪啦地砸出喧嚣的交响乐,然而,很神奇地,她不讨厌这样的声音。

    因为这种来自自然界的乐音,令她的心感到了平静。

    因为她不想承认,电话那端的某个男人的声音,虽然谈的是公事,似乎也给了她一些慰藉。

    在这个负面情绪爆发的夜晚,在这个她觉得自己被一切遗忘的夜晚,原来还有一个利用她的男人记得她的存在。

    她,在这个世界上,竟还有一些价值。

    莫名地,她竟感到一丝雀跃。

    因为即便是互相利用,或许也没关系,至少宋歌首先想到的人是她。

    “还有事么。”慕容瑶瑶淡淡地问。

    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你今天没开车来上班。”

    “嗯。”所以呢?

    “不好意思啊,本来要载你一路,不过,我和我妹夫有约,只好对你抱歉了。”

    妹夫?

    林子唯么。

    她也有自己的眼线,早就知道宋歌的妹夫就是继承乃父为人处世风采的林逸之子,林子唯。

    不出意外的话,林子唯就是林家雨林的下任家主了,毕竟林家二十年前找回来的那位林二少爷林芮,他似乎有意终生不娶,且至今无子嗣。

    或许宋歌想要背叛慕容辰,也是因为不想因为自己是林子唯的大舅哥而被人看低吧!

    然而,在她看来,“平民”宋歌妄图霸占慕容家族在帝都的产业,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痴人做梦,而且,他也没有正当的身份理由!

    当慕容瑶瑶这样想的时候,她的心脏怦怦地跳动,产生了对宋歌未来的丝丝缕缕的担忧。

    因为在她看来,抢夺慕容家的产业,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慕容瑶瑶淡淡地说,“是林子唯吧?”

    “嗯。”

    这时,宋歌的心里动了一下。

    他用含着笑意的声音,说,“这样是最好的。即便我失败了,有林子唯荫蔽宋曲,慕容辰也无法拿她如何,当然,前提是只要我不让宋曲掺和进来。”

    慕容瑶瑶默然几秒,轻声说,“值得么?只是为了一点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所谓声名。”

    宋歌望着路旁安安分分地尽着照明责任的路灯,收回目光,又望着前方安安静静地尽着通行责任的道路。

    他淡淡地说,“谁知道呢。反正我也没有其他可留恋的。不追求功名利禄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人追求功名利禄,是追求人的崇拜,本质也是渴求得到肯定自己的爱。

    人活着也有他的责任,这个责任比一切都美好。

    因为人的责任是付出爱,唯有先付出爱,才能得到爱。

    “但是,你不觉得功名利禄就像是风,你是风中的沙尘。沙尘一生随风舞动,而风却从不会留恋沙尘,就像一首诗叹息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其实,当慕容欧带着林心为了躲避仇敌的暗算攻击,隐居心岛,昔日的帝都慕容家,若不是欧豪国际依然存在,在普通人眼里,也是过去的辉煌了。

    “呵,这一面的你,倒是令我稀奇。”

    不知是不是暴雨的关系,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如此背景里,格外的醇厚,温润,沁人心田,滋味为甘。

    慕容瑶瑶倚着床,淡淡地说,“毕竟也曾是帝都慕容家族的小千金。”

    宋歌默然了。

    两人都没有挂断电话。

    若有似无的微妙,在这样的静默里,无声无息地发酵。

    这晚,最后还是宋歌先出声。

    他压低声音,轻轻地说,“早点休息。”

    慕容瑶瑶望着窗外。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狂风暴雨已经转为细雨潺潺,叮咚叮咚,清脆动人。

    慕容瑶瑶先挂断了电话。

    然后,她开了灯,将地上的东西,没坏的仍放回原处,坏了的扔进垃圾桶里。

    当她将东西扔到垃圾桶里的时候,她没有立马离开。

    她打开门,将手里的垃圾,和对门陈家放在门口的垃圾,都拿在手上,下楼,扔掉。

    做完这件事,回到家,慕容瑶瑶洗了手,躺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与此同时,宋歌也把心放回肚子里,掉头,驱车回家。

    他陪慕容瑶瑶聊了很久,这女人后来给他的感觉,心情挺平静的,所以,无论是什么导致她接电话时的语气很差,都没有关系了。

    到了他这个年纪,对他来说,结果已然比等待的过程重要。

    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再艰难,他也觉甘甜,就像农民种庄稼,栽种有时,收获也有时,从栽种到收获,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以忍耐来等待,需要以期待来付出,需要以信心来坚持。

    忍耐,期待,信心,他都具备了。

    等待,付出,坚持,他也会做到。

    回到家,宋歌打了个电话给慕容辰,便也就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