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第1811章 告别这个稀巴烂的世界

    回到家,俞暖暖便直接去了厨房。

    这会儿,她只想自己清清静静地呆着,便将厨房的门反锁了。

    从袋子里拿出食材,俞暖暖一样一样地处理起来,对她来说,这已经成为身体本能。

    而正因为对做饭这件事过于熟悉,俞暖暖在忙活的时候,心情一点点地恢复平静。

    不知不觉地,她便做好了慕容辰点的菜。

    打开厨房门,俞暖暖询问在门外徘徊,却不敢敲门的李小麦,“辰少回来了么。”

    李小麦连忙点头,“嗯,回来了,辰少。”

    俞暖暖往回走,边端起糖醋排骨和农家小炒肉,边对李小麦说,“帮我把土豆丝端到餐厅吧。”

    “好的,少夫人。”

    饭菜一一摆上桌后,俞暖暖便让李小麦下班了,这里下班的意思是她可以去后面的供佣人使用的别墅休息了。

    当李小麦走了后,俞暖暖坐在桌边,托着腮帮,望向落地窗外的草坪,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给人一种随时都会消失的遥远感觉,这种疏离的气质,是以前的俞暖暖所不具备了,因为那时的她还有一双灿烂的充满朝气的眼睛,她还想要用力地热爱这个繁华之下,灵魂破败的世界,因为年轻而满怀单纯的热忱。

    现在的话,虽然她也才二十一岁,生活的阅历和心头刻下的伤痕,都使得她整个人寂静了,寂静得仿佛不存在,这是人被伤害到极致,对什么都不敢抱有任何期待的最可悲的状态。

    慕容辰站在门口,安静地注视自己的年轻妻子,心脏一揪一揪地难受起来。

    有些人的伤痛,是因为伤害。

    有些人的伤痛,是因为她们会被伤害的本质——她们心里有无法割舍的爱。

    他的妻子,跌进抑郁症的泥潭,正是因为她爱着这个令她无比痛恨,对她无比不公平的世界和某些人。

    手掌搭在妻子孱弱的肩膀上,慕容辰笑着说,“好香。”

    俞暖暖缓慢地眨了下眼睛,敷衍地勾了下唇,什么都没说,只是按了下开关,打开电饭煲的盖子,起身,为坐在她身旁的丈夫盛米饭。

    慕容辰接过米饭,看着俞暖暖的眼睛,微笑,“谢谢。”

    “不客气。”

    俞暖暖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坐下来后,拿起筷子,拨了一粒米,塞进嘴里。

    慕容辰夹了一块色泽漂亮的排骨,放到俞暖暖碗里。

    俞暖暖眨了下眼睛,还是默默地拨米粒。

    “唔,这个酸辣土豆丝,好好吃,怎么做的。”

    比不上你聘请的米其林大厨,谢谢。

    俞暖暖在心里吐槽,然而,她知道这话很伤人,所以,她用理智克制住了。

    俞暖暖淡淡地说,“热锅冷油,将土豆丝,青红椒,放进去炒一炒,然后,放醋,一点红砂糖,翻炒,快出锅的时候,放盐。没什么技巧。”

    她说的是实话,做菜的花,除非是荤菜,她放的调料很少,像酸辣土豆丝这种菜的调料已经算多,其他的菜,她都只放油和盐,留住食物本身的口感,然而,做出来的菜的味道就是很美妙。

    不像……

    俞暖暖的目光微闪。

    不像她那位姐姐,倒是完全没有做饭的天赋,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在她上六年级的时候,她的这位姐姐某次心血来潮,决定动手做晚饭……那是她吃过的毕生难忘的清炒土豆丝,因为里面居然放了茴香和紫苏,绝对新奇的口感,至今依然令她词穷,无法形容。

    当然,看她这位姐姐买了半个购物车的菜,想必已经成功进化成正常的烟火女子了。

    说实话,慕容瑶瑶今天穿的烟绿色的连体裤,倒是意外得好看,消散了她整个人的戾气,也变得温婉如水,知性淡然了,好比天边的白云,美得舒展自然,不再具有攻击性,反而更迷人。

    这样的慕容瑶瑶,估计连慕容辰也会再次心动吧?

    然而,人生就是如此,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对的时间,失去对的人。

    “我今天遇见慕容瑶瑶了。”

    “你怎么遇见的。”

    “你不是让我陪李小麦去逛超市吗?就在超市里碰面了。”

    慕容辰给俞暖暖夹了一些土豆丝,问她,“逛超市有什么感受。”

    “碌碌工作,只为一张嘴。”俞暖暖淡淡地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如此。于是,他们将旅游之类的活动反而当成了对自己的奖赏,多么可悲。”

    “所以,圣经上对一个人的记载总是某某人在某某岁时,生了某某某,并且生儿养女,又活了多少岁,就死了。”慕容辰又给俞暖暖夹了一块排骨,淡道,“就死了,这个‘就’翻译得很好。它提醒了我们人生到底应该追求什么。”

    俞暖暖犹豫了一下,夹起排骨,啃了起来。

    “只有先确定自己要追求的是什么,才能围绕你所追求的东西进行取舍,而不至于迷失方向。比如你决定当画家,那么,就不要想要同时成为营养师,生活里所有的安排都应该围绕着绘画这件事,当你专注于这一件事,这个世界就与你无关了,因为你沉浸于自己所爱的事务,无暇他顾。”慢慢地,就能走出痛苦了。

    俞暖暖吐出骨头。

    “很多人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其实是因为她们想得太多,行动太少,以至于自己拥有的东西越是少得可怜,便又越发关注别人的生活,拿着放大镜去挑别人的刺儿,以此来平衡自己的嫉妒,然而,这只会形成恶性循环,别人越来越好,你越来越烂。”

    俞暖暖拨弄碗里的米饭,沉默很久之后,自嘲一笑,忍不住说道,“你应该和我姐姐在一起,你们都是如此gāo zhān远瞩,内心强大的人,理智而克制,永远知道如何对自己好,充满自信的魅力。像我这种的软柿子,达不到你们的境界,行了吧!我算是明白了,我的痛苦是我自找的——谁让我选择做个善良的人,别人害我,我还想出淤泥而不染呢!”

    俞暖暖端起米饭碗。

    砰!

    碗摔成三瓣,洁白的米粒四溅。

    “我受够了!慕容辰,请你别再对我说一个字,否则,我有的是办法——告别这个稀巴烂的世界!”

    发泄完,俞暖暖昂首挺胸,神情漠然地走出餐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