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异界追魂使

第六二六章—— 依多不胜 女墓男尸

    “胡说八道!”敖子逸捻着长须说道:“龙凤石是天地间的异宝,怎么会是你的东西?”

    “在我的商城里出现当然是我的东西,而且你的先祖还是利用很卑鄙的手段拿到的,”我大声问道:“她人在哪呢?”

    “天行健,已经告诉你这里是我族的圣地,你还竟然大呼小叫?”敖东胜瞪目斥道:“快快退出去!”

    “嘿嘿,是你们的圣地,又不是我们的。”贝露露说道:“让祖娅蓝出来,我要问问她为什么打了我一掌?”

    “赶快退出去!”敖子逸寒起面孔来,说话声音依然压得很低,“再不出去就永远不要出去了!”说着一挥手,敖东胜等人便散开来。

    “哈!还想依多为胜吗?”我笑着说:“那就来试一试!”

    最左侧的中年人忽然一抬手,我还以为他要出手,刚要还击却看到他把手掌举过了头、纳闷之余我停了下来。

    只见他的手掌像蛇头一样的起伏蠕动,几下之后掌心竟然变成了红色;而他的眼睛现出奇异的光芒,嘴里嘟囔着什么把掌心冲向了我。

    我正纳闷他在干什么贝露露忽然娇喝一声,口中说着听不懂的语言、拼起右手食中两指向他点去。

    那个中年人痛呼一声、腾腾退了几步,手捂心口吐了一口血出来。

    “哼!竟然想拿诅心咒害人!”贝露露似乎在给我解释缘由。

    其他巫族人都露出惊疑神色,“你是什么人?”敖子逸沉声问道。

    贝露露不屑的答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我就来试试你有多大本事...!”敖子逸抬起双手在身前按顺时针快速运转,不知怎么仿佛他的手可以发电、居然带着一道道火化闪过。

    十几圈之后双掌遥对、掌间竟然出现了一个光闪闪的球状物,那东西像巨大的肥皂泡闪亮透明、又似乎在快速转动;敖子逸突然低喝一声,抖动双手把光球推了过来。

    我只见过敖凝轩出手,却不知道敖家其他人的功力,这时怕贝露露敌不住急忙施展出如意屏。

    那个光球撞到如意屏上便弹了回去,敖子逸和敖汉惊叫着闪开,光球从石柱间穿过直接撞到了室壁上;嘭的一声把石板炸破了两块,碎石到处乱飞。

    众人见了个个脸上变色,亏得那些石板够厚否则这石室就要塌了。

    “不过是霹雳波,我挡得住的。”贝露露看了我一眼,“你们还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

    巫族众人更是诧异,敖东胜惊疑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巫族的秘术?”

    “哈!玩着些东西我是你们的祖宗,都是着唬人的东西没有什么用...”

    靠!这是怎么回事,巫族人的巫术贝露露怎么都知道?只有一种可能,巫族人的巫术也出自ST界、或者祖娅蓝就是天羽族。

    我平静的说道:“都看到了吧?想打架你们肯定是不行了,快告诉我祖娅蓝在哪里?”说着我的目光落在石室中央的那口石棺上。

    “天行健,”敖子逸说道:“就算你功力强也不能太无礼,否则你就是我巫族的死敌,所有族人誓死也要杀了你...!”

    靠,我还会怕他威胁我呀?我撇开他们向石棺走去,挡在我面前的是索尼,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开了路。

    算他明智,否则以我现在的实力索尼根本不是我一掌之敌。

    “天行健,你要干什么?”敖子逸厉声喝问,不顾及巫族圣地不许大声喧哗、可见他愤怒的程度。

    我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想找到祖娅蓝,没有侮辱你祖先的意思。”

    “你敢动一下我就跟你拼了...!”似乎像是在警告,其实敖子逸已经纵身跳过来、在半空中拍出一掌。

    听掌风我就知道他功力平平,随手一掌向后打出。双掌一碰敖子逸立刻倒飞出去六七米,双脚落地依然站不住、跌跌绊绊又退了几步,敖东胜和另一个中年人急忙扶住他。

    我不屑的扫了一眼,“我才使了三成力道,再来我可不客气了!”众巫族人面面相觑,虽然怒到极点也都不敢动。

    那口石棺很大,足足有三米长两米来宽,上面满雕着古朴的花纹。我双手搭在棺盖上,微一用力就推开了。

    背后传来敖子逸杀猪般的叫声,敖东胜知道他不是我对手、死死的拉着老头不放。

    其实我都没工夫理会他们,因为我怕祖娅蓝躲在石棺里,一推开盖子急忙退后几步、小心注视着。

    还好,没有什么动静。敖子逸在后面大骂:“小兔崽子,你混蛋、你没有祖宗呀...?”

    “叫什么叫?”我回了一句,“从祖娅蓝那边儿论我还是你祖宗呢,你不知道啊...不信你问她自己!”

    “呃...?”敖老头应该是从敖凝轩那里听说过我跟祖娅蓝的关系,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见石棺里没有动静我又凑过去,看到里面还有一个木质棺材、外面的只能叫石椁了。

    “是祖娅蓝吗?”贝露露也凑过来。

    “不知道呢...。”我掀开木棺盖子,一股腐败气息冲鼻而来。

    靠!都发霉了还复活个屁?我捏着鼻子向里面张了一眼,发现里面是个穿着铠甲的男子,不禁心生疑窦。

    “怎么是个男人?”贝露露看了一眼马上退后,“是不是弄错了啊?”

    敖子逸等人听了也都露出疑惑的神色,相互对视都不说话。

    我急忙跳到石椁另一侧盖好木棺盖子,问道:“敖老爷子,这到底是谁的墓啊?”

    敖子逸惊疑的望着我,“你没有看错吧?不可能是男人呀?”

    “靠!我连男女还分不清呀?虽然烂了可是这家伙长着胡子呢!”

    敖子逸茫然的看看自己的子孙和族人,“不对啊...故老相传这就是先祖的墓啊?怎么可能搞错呢...?”

    “人都在这躺着呢!还说不可能?”贝露露问道:“敖凝轩呢...她人在哪里?”

    敖家三人以及其他族人都露出些许尴尬神色,我心中一动,问道:“你们也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对不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