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魔帝归来之都市至尊

第77章 美女富二代迪波拉

    有一笔数额惊人的国王的财宝,被埋藏在某一个神秘的地方,这个传闻了,贝露所在的那一个南美国家许多人都听说过,算不上是什么秘密,但这笔财宝到底会被埋藏在那一个地方,就就没有人知道了。

    这个南美国家几千年以来,一直都是独裁专制的帝制国家,三百多年前贝露的一位先祖取得了政权,建立了王朝,不过这个王朝还是在上一世纪三十年代被推翻了。

    这个末代王朝的王室成员的结局相当悲惨,他们一家被灭门了,末代皇帝一家全被处决,包括四个美貌的公主和当时才十三岁的小皇子。

    人们都以为该国末代皇帝所有的直系亲属都全部死亡了,但后来在清理他们的尸体时,却没有找到国王最小的女儿安东内拉公主的尸体。

    安东内拉公主的生死就成为了该国一个难解的历史谜团,没有人说得清她是生是死。

    事实上安东内拉公主的确是逃过了那一次劫难,而她也正是贝露的曾祖母。

    安东内拉公主的父亲在被推下皇位成为阶下囚之前,就知道自己下台已是不可避免,于是命令他的皇家卫队的队长,和当时十七岁的安东内拉一起,将皇家的绝大部分的财产移往海外,准备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全家逃往国外做个富可敌国的大富翁,但他们还没来得及逃跑就叛军抓住了,最终被灭门。

    除了自己,所有的亲人全部被杀,安东内拉公主对于该国新政权的愤恨可以说是不共戴天,所以做为她后人的贝露,建立了反政府武装“森林猫头鹰”,谋求恢复家族昔日的荣光,也是很正常的事。

    那笔国王的宝藏为什么和华裔小女孩果果有关?那是因为皇家卫队的队长是一位华人,是果果的先辈。

    至于南美的国王,为什么会有一位华人出任皇家卫队的队长,这事得从三百多年前说起了,笔者会在今后讲述这一段故事,在此却要先放到一边,继续述说杨迪的故事了。

    却说杨迪为了那一笔国王的财宝,留在了那个南美国家,但他在那一次在玻利瓦尔广场遇到贝露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森林猫头鹰”作为一支反政府军事组织,自然藏匿得很深,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将他们找出来的,目前杨迪的神识只能外放数千米,当然也不可能利用神识将贝露找出来。

    在那个南美国家呆了四天之后,杨迪还是没有找出贝露,对于那笔国王的财宝,杨迪的态度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也不是特别在意。

    既然这个贝露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杨迪也就不打算在这个国家再呆下去了,准备到这个国家最有名的赌场东方公主号游轮上玩一玩之后,就返回国内,继续修炼了。

    东方公主号游轮号称移动的“拉斯维加斯”,是南美洲最大最有名的赌场,既然来到了南美洲,杨迪也就准备到这所游轮上好好玩一玩。

    以杨迪的神通,如果有心在赌场上作弊,肯定能够想怎么赢,就怎么赢,但杨迪真的只想凭运气和别人玩玩,堂堂一代魔尊,还不屑于神通去欺负普通人。

    杨迪的运气还错,他到东方公主号游轮上的第一天,就赢了几万美元,并且还和一位名叫迪波拉二十三岁白人美女在赌卓上结识,成为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赌完之后,迪波拉对杨迪笑道:“杨迪,我今天赢了一万美元,我心情不错,要不我们去玩桌球?”

    作为一名富二代,一万美元当然不会被迪波拉放在眼里,但没人会不喜欢赢钱的感觉。

    迪波拉是一位米国的富二代,爱好广泛,体育活动她都很喜欢,桌球就是她比较喜欢的活动,这东方公主号游轮就有一个很高档的桌球室,于是此刻心情不错的迪波拉邀请杨迪去打桌球。

    杨迪笑道:“打桌球啊,行啊,不过斯诺克规则我不太熟,打八号规则。”

    迪波拉微微一怔,马上点头说好。

    几分钟后,杨迪和迪波拉来到了VIP桌球包房,这房间是乳白色的色调,温馨而奢华。

    红裙制服的金发美女彬彬有礼的和客人问好,引导客人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当听迪波拉说去一号VIP房时,美女服务员就愉快地介绍起一号房的薇思,也就是记分小姐。

    原来一号房的薇思是去年全球女子斯诺克冠军,全球最顶尖地美少女桌球高手,而桌球一号VIP房也因此成为这里的招牌式娱乐场所,因为薇思不仅仅是摆球记分,客人有需要的话,可以陪练指导客人的桌球技术,所以喜爱斯诺克的富豪子弟,对薇恩一号房也就趋之若鹜。

    迪波拉是有钱的主,自然是要最好的包间,于是就点头说要到一号VIP房。

    贵宾桌球室果然奢华,双层套间,外面的房间供客人休息,类似于星级酒店的豪华客厅,深红地毯,黑色真皮沙发。大屏幕电视。处处彰显豪华气派。

    薇思是一名很清秀的金发美少女,穿着标准地记分员黑色背带服,雪白的衬衣,小小的黑色蝴蝶结,黑色高跟鞋,金色头发束在脑后,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同时又有着少女独有的性感。

    当听说杨迪要玩八号规则时,薇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服务小姐去拿八号球的球具。

    服务小姐刚刚拿了迪波拉地小费,就热心地道:“先生,如果您对斯诺克规则不熟悉的话,可以由薇思小姐教您的。”

    杨迪微微点头,做自己喜欢的事固然好,但一味坚持倒好象自己故意玩个性一样,于是就说:“也谈不上教不教的。我还记得一些斯诺克规则,随便玩一会儿吧。”

    杨迪玩桌球水平也还可以,但如果不用神通来作弊的话,自然还不是薇思的对手,人家毕竟是全球冠军嘛。

    杨迪自然也没有必要利用神通,非要打败薇思这个去年全球女子斯诺克冠军,全球最顶尖地美少女桌球高手,所以杨迪如果只是正常发挥自己水平的情况,还真打不过人家薇思。

    (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