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魔帝归来之都市至尊

第229章 强悍的保镖

    “我养了一只猫,它喜欢趴在沙发上。有一天,我用手指般粗细的绳子把拴在栏杆上,等我回来的时候,它又趴在沙发上了。绳子已经被它弄断,就连猫这样小的动物也有很大的潜力。”,阿辽沙的教练亚力山大.彼得罗夫最喜欢用这句话作为他讲话的开场白,以此证明人其实是很有潜力的。

    在当阿辽沙的教练之前,亚力山大.彼得罗夫做了七年的黑拳教练,当他第一眼看到阿辽沙时,就认为这个才十三岁的孩子将会成为他最得意的弟子。

    伯利亚训练营的拳手来源复杂,有桀骜不逊的格斗运动员,臭名昭著的街头打手。但只要他们踏进了训练营,就只能成为格斗机器。

    训练营的周围有电网、地雷,荷枪实弹的警卫巡逻。任何反抗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老板雇佣了很多资深的黑市拳教练、原格克勃教官及其他格斗项目的高手来训练他们。

    从进入黑拳训练营匠第一天起,拳手就要面对生存和死亡的选择。教练的要求苛刻地令人咋舌。

    拳手们要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600次100公斤深蹲、四小时之内踢断30英寸的木桩、在封闭的室内徒手和6只狼狗搏斗、徒手和两名手持棍棒的教练搏斗。

    很多人在训练中伤亡,死去和重伤难以医治的人都被埋掉,拒绝训练的人会被当场处决。对这样残酷的训练,亚力山大.彼得罗夫称之为“自然选择”,在他退休之后,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在训练中总会有人死掉,这无关紧要。只要有1/3的人能活下来,就说明训练是成功的。”

    “实际上自然界的一切事情都是这样。适应的活下来,不适应的就淘汰掉。作任何事最重要的就是积极性。没有最高的积极性,就不能成为最棒的。外面那些可笑的格斗,拳手有规则、裁判和教练的保护,实在不行还可以自己放弃,怎么可能全身心地投入格斗和训练。”

    “自然界的豹子今天不知道明天是否会有猎物。如果没有,它就会挨饿,甚至死掉。只有这样,才能使它保持最高的警觉和精力。拳手也是一样,必须随时使他处于死亡的威胁下,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潜力。当然有人会精神崩溃,有人力所不及,但总有人能活下来。”

    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拳手精神时刻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在这里,最不可思议的要求也被认为是正当的。

    拳手只是这里的产品,不合格的要销毁掉。90公斤级以上的拳手必须达到400公斤以上的深蹲成绩,一脚踢断20英寸的木桩,限期达不到的都被处死。

    教练经常在夜间溜进拳手的宿舍,用鞭子抽打他们。后来拳手们都锻炼出了一种技能,只要稍有响动就会惊醒并迅速作出反应。拳手们有时要围着400米的训练场跑两个小时,来回爬100多层楼梯。

    达不到要求的拳手轻则遭到毒打,重则被当场处决。

    有时犯错误的拳手还会得到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与灰熊关在一起20分钟,能不受重伤地走出来的人会被宽恕。

    教练们教授的技术十分简单。虽然所有可能的徒手攻击手段都要涉猎,但核心的训练内容不超过十种。

    黑市拳要求一切训练内容都要以最快、最狠地击毙对手为目标。拳法的威力有限,并不作为重点。最受推崇的是扫腿、侧踢,其次是膝肘和各种关节技术。

    黑拳训练营要求拳手的腿法要像铁棍一样凶狠。很多拳手都能踢断铁棍、石头和木桩。在比赛中,很多人都是一踢致命,颅骨和脑组织破裂造成当场死亡。踢断四肢、震坏内脏的更是时有发生。拳手们平常都要进行大强度的深蹲和跑步练习,以具备超人的力量和体能。

    亚力山大.彼得罗夫说:“不要轻视人的潜能。人能在遍布恶狼和毒蛇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地震中的人能推开巨石,关键是要创造近乎令人绝望的环境。我们恰好能作到这些。”

    从西伯利亚训练营走出的拳手已经丧失了常人的感情,他们残忍而镇静,不放弃任何击毙对手的机会。在世界各地的黑市拳场,“西伯利亚来的拳手”让人闻风丧胆。

    阿辽沙就是西伯利亚训练营训练出来的最成功的产品,也是亚力山大.彼得罗夫最得意的弟子。

    阿辽沙在走出了西伯利亚训练营后,很快就在黑拳比赛中强势崛起,一统黑拳世界长达五年,在这五年中他进行了四百多场的决斗,取得了全胜的骄人战绩,其中有三百八十七场比赛中当场击杀了对手。

    后来阿辽沙被格克勃看中,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特工,在那里他学会了五门外语,还有过硬的军事技能,后来苏联解体之后,他从格克勃退役,因为沙连科夫的父亲俄罗斯第二富豪阿莫维达是他的好友,他也就成为了阿莫维达的唯一儿子阿辽沙的保镖。

    以阿辽沙的资历,可不是有钱就能请到他当保镖的,只有他的朋友才有资格让他去保护。

    阿辽沙是早年是打过黑拳的黑拳之王,手上可是有人命的,他自然是一股杀气,那几个准备英雄救美的青年听到阿辽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心神全都为之一震,停下了向前冲的脚步。

    阿辽沙是很厉害,不过金帆船酒店也不是一般的地方,这里的保安的身手也是很厉害的,沙连科夫是喝醉了,才敢胡闹,但阿辽沙不到万不得已,其实他并不想在这里和人发生冲突,毕竟从道理上来讲,沙连科夫肯定是失礼的一方。

    阿辽沙随手拿起一瓶八二年的拉菲红酒,右手看似轻轻地一切,那瓶子的就被切成了两半,徒手将酒瓶切成两半虽然很厉害,但这还不是最惊人的地方,而是那瓶子断口处非常的平整,就象这玻璃瓶是纸做成的,被剪子剪了一样平整。

    “各位,我代表沙连科夫先生给大家道歉,我也用这一种切断瓶子的方式来表达我们的歉意!”,阿辽沙看着那几个已经停下脚步的那几个青年说道。

    那几个年轻面面相觑,虽然还是恼恨沙连科夫对于美女的无礼举动,可是阿辽沙露了那一手徒手切瓶子的功夫后,一时之间倒也没人敢上去再指责沙连科夫。

    无奈阿辽沙想息事宁人,他也以为可以达到效果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道歉如果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阿辽沙一怔,他没想到在此时还有人会用这么强硬的态度回应他。

    包括沙连科夫、阿辽沙在内的人都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的英俊东方青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