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魔帝归来之都市至尊

第445章 舞女杨晴

    今天晚上非常闷热,香港夏天的酷热恶名昭彰,六月还不是它的威力达到最高峰的时刻呢。

    妹妹杨雨伏在案头读功课。

    我长相和性格都随母亲,而妹妹则从小就是一个好学生,成绩优秀得实在不象是一个舞女的女儿。

    闷热,一丝风也没有,天边远处却传来一声一声郁雷。

    我点燃一支烟,舒爽地深深吸了一大口,抽完这支女士香烟,就是我要上班的时候了。

    母亲在邻房轻轻呻吟一声,转一个身。

    母亲在邻房挣扎。

    杨雨闻声推开板门,轻轻过去扶起母亲。

    借着一点点光线,杨雨替母亲抹去额头的汗,那瘦弱的中年妇女有张同两个女儿一式一样秀丽的脸,只是五官扭曲着,她微弱地呻.吟:“痛……“

    杨雨一声不响在床沿的抽屉里取出注射器,用极之熟练的手法替母亲作静脉注射。

    杨雨看着她松弛下来,平躺在床上,吁出一口气,梦呓般地说:“下一场轮到杨恭如,记得来看,场子在中街。“

    杨雨轻声应道,“是,是,一定来。“

    母亲诡异地微笑起来,朦胧的双眼示范年轻的时候如何颠倒众生。

    才停止喘息,母亲似有一刻清醒,看清楚了床前人,惊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杨雨不作声,轻轻拍打母亲手背。

    “走,走得越远越好。”

    杨雨仍然顺着她的意思,“是,这就走了。“

    “你姐姐呢?“

    “一会儿就来。“

    母亲闭上双目。

    杨雨一直都是做父母的都想拥有的女儿,美丽,乖巧。二年前,那个一直很照应母亲的警长出事了,逃到了美国,母亲就病倒了。

    自从母亲病倒后,她把母亲照顾得很好,让我这个姐姐少了许多的后顾之忧,可以全心地去做仙乐都舞厅的舞女。

    我去年就退学到母亲以前上班的仙乐都舞厅做舞女,如今我已经是这个舞厅最红的头牌,在舞厅中的地位就如同母亲当年最红的时候。

    我现在赚到的钱支付母亲治病和妹妹的学费没有丝毫的压力。

    我抽完最后一口烟,对杨雨丢下一句,“照顾好母亲。”

    我转身出门,到仙乐都舞厅上班。

    赶到仙乐都舞厅时,正好是七点半钟,这个点其实还早,舞厅中虽然有客人,却不多,大数客人都在坐着喝茶或者两三个人围坐在一起闲聊。

    此时的舞厅里是正常的灯光,并不是跳舞时那种闪烁的灯光。

    我刚一进入舞厅,就有十多个拿着照相机的男女围了上来,长枪短炮将我包围了。

    “请问杨小姐,听说你被硝镪水淋了,是真的吗?”

    “杨小姐,这个淋你硝镪水的人据说是你的男朋友?”

    ……

    我微笑着将手臂举起,硝镪水腐蚀过的地方有几点红斑,在雪白的肌肤上看去似溅出来的胭脂,一点儿不觉可怕,衬托出我的肌肤是何等的完美动人。

    “各位,我的确是被人淋了硝镪水,那个人也的确是我的男朋友,但是应该加上一个前字。”,我落落大方地说道,有一些花边新闻也是一个当红舞女的标志,并且会让这个舞女更红,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宣传机会。

    就在昨晚,在这个舞台上,我的前任男友林子强,一个小电子工厂的太子爷,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追了我二年,做了我二个多月的男友,我受不了他的花花公子的做派,向他提出了分手,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追到仙乐都舞厅,苦苦哀求我回心转意,当我坚决拒绝他时,他居然拿出硝镪水要淋我。

    不过百无一用的就是林子强这样的花花公子了,这无胆的家伙用颤抖的双手向我撒硝镪水,只有几滴淋在我的手臂上,我不但不害怕,还一把将他揪住,并马上报警,让警察抓走了他。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抬起眼睛,看到了躲在角落里的麦一龙。

    麦一龙那天到舞厅来是来找他的几个从小一块玩的朋友,我看向他时正好他也看向了我,二个五百年的冤家就此相遇。

    天热,麦一龙只穿一件汗衫背心,露出一背脊的纹身,

    一条青色的龙,张牙舞爪盘在他肩膊上。

    后来成为女朋友后,我才知道他的还腰间刺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猛虎。

    麦一龙是混社团的,也就是所谓的古惑仔,看上去虽然很斯文,但是我直觉上觉得他是一头狼一样的家伙。

    一年后我才对他这样形容我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感受:“舞厅一角怎么会蹲着一头狼!“

    我和麦一龙是这样认识的。

    我手臂上的红斑还没有痊愈,我们就已经知道我们两个会长时期在一起生活。

    认识麦一龙的第七天,我们舞厅就出事了。

    那天晚上也是七点多钟,我刚刚到仙乐都舞厅,迎面就遇到了我们舞厅第二红的小姐莉莉。

    莉莉长得挺漂亮的,也很有心计,如果没有我,她应该是仙乐都舞厅最红的小姐。

    我们两个算得天上仙乐都舞厅的绝代双骄,到仙乐都舞厅的男人不是为我,就是为她而来,但是我还是要稳压她一头,是仙乐都舞厅最红的台柱。

    “呀,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晴姐来了啊!”,莉莉笑得很温和,她对我有敌意是肯定的,却从来不会在我面前表露出来,相反她每次看到我都对我笑语相迎,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她和我姐妹情深呢,“嗯,看到那位林先生了么,他又来了,他最近三天连着天天都来捧你的场。”

    莉莉提到的林先生此刻就坐在舞厅前排,他大约三十多岁,看上去白净文雅,人看上去很沉稳,象是大公司的高级职员,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吃穿不愁的富二代。

    自从这位林先生四天前第一次来到仙乐都舞厅看了我的表演后,就一连三天都来看我的演出。

    本来客人是可以要求我们陪着跳舞的,但他却每天只是送上一束花给我,从来没有要求我陪他跳舞,他每天只是静静地看我唱歌跳舞,然后送一束花就默默地走了。

    莉莉今天的笑容一如以前那么甜,但是不知为什么,我老是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除了她的眼睛似乎有点充血,有一些细小的血丝外,一时之间我也找不到她不对劲的地方在那里。

    直到一个小时后,令人恐怖的事情出现,我才明白在莉莉身上发生了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