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男主他疯了[快穿]

第186章 十日为期

    巫舟逗过就收手, 生怕逗过了, 万一男主给他一刀,他这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巫舟迅速一挣, 拿着卓启枫的面纱退后几步, 继续用唇形道:我知你想刺杀皇上, 也知道你的身份, 不过你未免操之过急, 我会帮你,不过么……你是选择与老皇帝同归于尽还是能全身而退并替你亲生父亲洗脱冤屈?

    卓启枫身体猛地坐直了:傻子也知道选哪个?

    可……他也谨慎无声道:你当真有办法?

    巫舟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国师袍:你觉得呢?你若是信我, 就暂时按捺住十日, 十日后……我定会让你得偿所愿。

    卓启枫皱眉:你所谓的交易是什么?

    巫舟故作高深莫测道:等时机到了, 你自会知道。

    卓启枫沉默片许,他不知对方目的是什么, 可对他而言, 无论是什么事都没有杀了老皇帝报仇替生父洗脱冤屈更重要了。

    于是, 卓启枫几乎没什么迟疑地同意了这场交易。他不相信国师,却也觉得对方至少暂时不会揭穿他。

    否则,对方既然知道他的秘密, 要是想弄死他直接告诉老皇帝他的身份即可。

    所以一直等巫舟离开, 卓启枫也没说什么, 两人演了一场戏, 巫舟自然也是说对方不合适。

    大太监在殿外只能隐约听到一点声响, 之后很快国师就出来了, 面色凝重告诉他也不合适。

    大太监虽然遗憾可也没办法,总不能让皇上冒险吧?那可是要命的事,只能遗憾回去禀告了。

    老皇帝虽然风流,可的确更在乎自己的性命,知道都不合适之后,可惜是可惜,可都入了宫是他的人了,等他身体好了长命百岁还不是早晚的事?

    于是,老皇帝只能按照巫舟的吩咐暂时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好好将养身体了。

    而翌日一早起来,老皇帝就感觉经过按照国师的方法,他竟然又觉得精神好了不少,不仅如此,甚至连头上的白发似乎有长回黑发的趋势,老皇帝惊喜万分,立刻让大太监来看,大太监也发现了,顿时嘴甜的夸赞了不少国师当真是神人。

    这一点自然不是巫舟有本事,而是金手指有本事,巫舟用了第一日的金手指,自然是让老皇帝的身体更加好一些,既然要忽悠老皇帝信任他,至少要先给他点甜头。

    巫舟在午夜子时的时候醒的,果然如同系统所言,他记起了第十书的一切,那些纠纠缠缠的两书,可以说是两世,让他一夜没能睡着。

    他迫切地想见到男主,可他也很清楚他暂时不能。对方如今还是后宫的宫妃,而他则是国师,见对方不合时宜,更何况,他接下来还有事要做。

    系统给了他十日的时间,同时金手指能给他十个所谓的“愿望”。

    巫舟今日第一个就是想知道当初设计陷害异姓王也就是男主的主凶。系统将对方的消息告知了巫舟。

    第二天午夜子时,巫舟想起来了第九书的内容,与此同时让系统将这凶手所有的罪证如今在何人手中都说了出来,与此同时将这些证据送到了他手中。

    一切都随着巫舟预想的得到了,他不知系统怎么办到的,而第三日午夜子时,巫舟让那些证据所牵扯进.去的人让它出现在了坊间,并且流传开。

    消息很快传到了老皇帝的耳中,对方这三日觉得自己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好,正觉得自己怕是当真能如同国师说得那般能长命百岁时就传来了这么一个糟心的消息。

    老皇帝当初因为昏庸听信谗言灭了异姓王一家,可之后冷静下来就有了些传言可能是冤枉,可当时他已经下了圣旨,当时异姓王也死了。

    若是继续查下去查到真的是冤枉的,那他这个皇帝岂不是下错了旨意,杀错了人?...所以老皇帝干脆将错就错没继续查下去。

    可没想到时隔十八年,竟然再次传了起来,不仅如此,甚至还变成了人尽皆知,不仅如此,连是谁陷害的,如何陷害的都一一流传开,就像是真的一样。

    老皇帝急了,唯一让他暂时安心的是并未牵扯到他这个皇帝,只是在谴责那陷害异姓王的凶手。

    老皇帝这段时间因为身体“恢复”的缘故很信任国师,所以出了这种事,他第一时间就让人去找了巫舟过来。

    巫舟早就等着了,到了御书房,装作一切了然于胸的模样,行了礼:“臣已然知晓皇上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怕是不能压下去。”

    “嗯?”老皇帝一愣,“为何?”

    巫舟垂眼掩下眼底的光:“异姓王这件事虽然隔了这么久,可当年异姓王与皇上交好,并未大贤国做了不少好事,当年突然说他谋朝篡位就有很多人不信,如今被陷害的事已经传扬开,要是压下去,怕是对皇上的名声不妥。”

    “可难道就这样为那人正名?可正了名就代表朕错了,那天下的百姓会怎么想朕?”这才是老皇帝最在意的。

    巫舟敛下眼,遮住了眸底的冷意,那么多条人命,竟然在他眼里还不如自己的名声重要吗?

    巫舟既然敢来,自然想好了对策:“臣刚学了一种本事,能为皇上祈福为您消除这些孽障,即使皇上按照臣的意思惩处了那些当年陷害异姓王的贼子。臣保证不会让百姓说皇上半个不是,不仅如此,众人只会记得皇上为异姓王洗脱冤屈,只会歌功颂德皇上。”

    “这怎么可能?”老皇帝觉得这太过匪夷所思,可莫名的,他瞧着这般信誓旦旦的巫舟,莫名觉得也许呢?他皱着眉:“国师当真能办到?可、可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种祈福?”

    巫舟朝着老皇帝笑了笑:“皇上要信臣,臣既然能将皇上长命百岁,自然也是有这个本事的。”

    老皇帝摸了摸自己的脸,也许……真的可以呢?

    左右事情已经成了这样,异姓王的事压是压不住了,只能……

    老皇帝一咬牙就同意了。

    于是,第四日的时候,巫舟朝着系统说出了暂时让所有人忘记老皇帝做的恶事,不过在之后却会记起。

    系统按照巫舟说的去做了,而老皇帝也开始翻案为异姓王正名,惩治了真正的凶手。

    老皇帝吩咐下去的时候还在担心,可等真的圣旨颁布下去将那些人都关起来之后,他让身边的大太监去打探结果,可打探回来的竟然是所有人都在谈论他是个仁君,当年肯定是被女干臣迷惑住了,如今终于真相大白,他们就说异姓王不是那样的人,皇上真是个好皇上啊,他们以后一定要给皇上好好拜拜,让皇上长命百岁。

    消息被一五一十回禀到老皇帝耳边,他整个人都惊呆了,竟然真的……没有被骂昏君?

    竟然所有人都在夸他?

    老皇帝立刻让人去请了巫舟,觉得这国师简直神了啊。巫舟笑了笑,深藏功与名。

    只是他其实也挺奇怪的,随着每一书的记起,他知道之前系统可从未这么大方,更何况,这种匪夷所思的能力,对方是怎么办到的?

    可等他去问系统的时候,对方只来了句:等男主成功当上皇帝的时候他就会知道了。

    巫舟怎么问系统都不肯说,他只好放弃了。

    巫舟这个本事一出,老皇帝简直将他奉为神人,尤其是等老皇帝明里暗里询问可否让他年轻十岁的时候。

    巫舟一口答应了。

    等第五日老皇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头发真的全部都黑了之后,简直惊呆了,不仅如此,老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也觉得不对劲,可、可他不敢说,如今皇上这么信任国师依赖国师,若是说对方半个不字,怕是…...…

    老皇帝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竟然真的年轻了十岁,找来巫舟,立刻赏赐了很多东西。

    巫舟接下来的三日,无论老皇帝要求什么,他都能替对方办到,这也让老皇帝愈发信任巫舟。

    所以等第八日提议为了庆贺老皇帝恢复年轻而大摆宴席让所有文武百官宫妃出席时,老皇帝一口答应了。

    老皇帝立刻让人下旨,当天晚上一脸懵逼的文武百官以及宫妃包括男主这个假冒的都到了场。

    卓启枫一开始并不信这国师的话,可他又怕自己冒然动作会让对方揭穿自己的秘密,所以他暂时忍耐了下来。

    不过十日,他就留这狗皇帝多活十日。

    可等到第三天的时候,等听到坊间的传闻他愣住了,他没想到不过三日,对方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卓启枫不知对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做到的,可等接下来听到真的平反了之后他一个人躲在宫殿里许久,久到最后他甚至自己做了一场梦,他怕梦醒了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等翌日醒来,梦是真的,他彻底相信了巫舟,就这么耐心等了下去。

    可随着一日日过去,他第一次觉得度日如年,终于等到这一晚皇上突然让设宴,他随着众人入了席位,一眼就看到了上方下首第一个位置坐着的国师,对方一身国师袍端坐在那里,嘴角噙着笑,可不知为何眼底却又挥之不去的落寞。

    就这对方这种情绪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而巫舟从一开始就在专注着那边,所以等宫妃入了席位他想看却克制住了。

    可他这边忍住了,男主那厮竟然偷瞄他,偷瞄就算了,还偷瞄了好几次。

    巫舟这几日随着每一日都记起来一书早就被思念折磨的不行,如今更是直接溃不成军,他没能忍住思念,就算是正大光明看一眼也是好的。

    更何况,今晚过了之后,一切就差不多尘埃落定了。

    巫舟瞧了眼因为年轻不少而愈发兴奋的老皇帝,起身说是出去透透风,老皇帝自然没意见。

    而巫舟从席位上出去往外走时,故意从卓启枫面前走过,余光不经意一瞥,就对上了那张念了许久的面容,他朝着也看过来的卓启枫笑了笑,那笑容怎么瞧都带了几分意味。

    卓启枫很快敛下眼,等巫舟出了宫殿之后不多时,他也随意寻个理由出去了,等走到外殿,果然一出去在不远处的木桥上就看到一人站在那里,可不就是国师?

    卓启枫朝那般走去,开始朝桥上走的时候,卓启枫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巫舟视线依然瞧着前方,却是答非所问:“等下在大殿上,皇上会公布你的身份,不过你不必担心,我用了些手段让他丝毫不会怪罪于你,反而会将你的身份恢复,并赐给你王位。不过,这可不是老皇帝的真实想法,他也活不久了。”

    卓启枫一愣,难以置信地偏过头,“你……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没等到巫舟的回答,对方甚至没敢回过头,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泄露出情绪,让对方怀疑。

    卓启枫又忍不住问出了一个问题:“为何要对我这么好?”对方明明不必如此,他甚至不认识对方。

    巫舟愣了下,随即忍不住笑了笑,只是眼底却带着怀念与情意,在转过身时,终于忍不住抬眼看过去,擦肩而过时,忍不住挑眉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自然是因为……你长得像我过去以及未来的恋人啊。”

    卓启枫:“……”

    他直到巫舟下了桥走远了也没回过神,他为何要多嘴?他就没见过这么不正经的国师,这到底哪里来的?(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