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第287章 修真界的反派长老(3)

    你太丑了……

    太丑了……

    丑了……

    这句话不停地在顾羽灵脑海中反复反复反反复复重复着, 原本染着红晕的娇俏面容上顿时煞白一片,又是难堪,又是愤恨。

    她平时虽然在堂姐妹们夸耀时自谦说自己并没有如何漂亮,可实际上,顾羽灵心中对自己的相貌还是十分满意的。

    一双柳叶眉, 杏眼水润,巴掌大的小脸, 她习惯看人的时候露出几分怯意来, 这样能够让她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之前随着其他姐妹们一道去聚会的时候, 与其他世家子碰上, 就有不少人用惊艳的目光看向她。

    顾羽灵面上羞涩, 其实心中还是有些自得的,毕竟对于一个女子来说,相貌绝对是十分重要的。

    可现在,她却被说, 太丑了。

    不光是顾羽灵呆住,就连其他人都有些发愣, 三房的嫡子平日里最是关照顾羽灵这个看着就让人想保护的堂姐, 当即愤怒地站了出来, “仙长何出此言, 先不说我堂姐相貌并不丑陋, 便是真的丑陋, 仙长收徒, 不看根骨,却看皮相吗?”

    他这话说得不客气极了,神情也满是愤慨,大厅中气氛立刻沉寂一秒。

    顾家人是因为对着仙人的畏惧,那两名玉雪宗的女弟子脸上同样也满是惶恐,立刻不动声色的朝着顾家人方向远离几步。

    修真界比凡人界更加要注重上下尊卑,毕竟在凡人界,若是有人惹恼了皇帝,顶多也就是被拉下去砍了,只要魂魄还在,大可修鬼修,可在修真界有人冒犯了大能,那便是直接被碾死到形神俱灭也无人伸冤的。

    即使事后宗门报仇,魂魄都没了,还有什么用。

    因着那颗极品灵石与这位前辈谈论起玉雪宗掌门是用平辈的语气,两名女弟子认定了这位前辈是压制了修为来到下界的大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厉害的人物要亲自下来,但也不妨碍她们赶紧离那个顾家子弟越远越好。

    要是这位前辈发怒出手,好歹她们也能赶紧跑。

    卫明言还没有动静,一旁这位嫡出子弟的父亲便一巴掌打在了他脸上,“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赶紧与仙长道歉,再出去跪着!”

    “父亲!”

    “听到了没有!”

    这名年轻人到底不敢违抗父命,只能不甘不愿的冲着站在那用着淡淡视线望过来的仙长行礼,“是我莽撞,请仙长莫要与我计较。”

    从始至终神情都没有多少变化的白袍仙长这才有了动静,他掸了掸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神情淡漠,明明眼中没有露出轻蔑,却让人感受到了他仿佛在与蝼蚁对话一般的漫不经心与不在乎。

    “无事,你只是一个水火双灵根,注定不能踏入修行之路的凡人,我无须与你计较。”

    这话一出,大厅上的人脸色都变了。

    那年轻的嫡子只以为周围长辈是因为自己的灵根不纯才会这般,殊不知他们震惊是震惊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的仙长居然能够看破一个人的灵根。

    要知道,除了专门用来鉴别灵根的灵石,就只有洞虚期的大能才能看破灵根。

    这位仙长既然可以看破,那么最次也是个洞虚期。

    可洞虚期的大能,又怎么会下来灵气缺乏的凡人界,要知道,修真界的修者们除了每次的招收弟子会派人下界,其余时候只有凡人界出了秘境,才会派弟子去秘境中历练。

    顾家是世家,家中更是有几位修者,若是凡人界真的出了秘境,他们不该不知情才对啊。

    在场的几个人神情变幻莫定,尤其是那两名玉雪宗的女弟子更加是脸色几经变换,造成这一切的卫明言却根本不再去看他们,而是缓缓扫视了一圈周围人,见着他们对上自己的目光后...俱都畏惧的低下头,这才淡声问道,“如何?除了这个,可还有别的水灵根。”

    有是有,可惜名声尽毁。

    顾家人与那两名弟子都没有开口,几秒钟后,一直在的顾七突然站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行礼后,道,“仙长,在下还有一女,也是水灵根,仙长若是有意,在下这便让人将她带来给您看看。”

    他这话一出,周围人的脸色立刻变了。

    甚至有好几个顾家老爷偷偷瞪了这个兄弟一眼,在他们心中,顾行雪这个侄女既然污了身子,又怎么好意思带出来给仙人看。

    顾七不是没有感受到周围人的恶意,他抿紧了唇,短短几天脸上就显出不服年龄苍老的脸上满是坚定。

    女儿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品行他这个当父亲的一清二楚,绝对不会做出这等丑事,不是没有试图找过证据,顾七甚至还问了和长女挨着住的小女儿,问她晚上有没有听到姐姐院子里传来类似呼救声的动静,可惜小女儿一向睡得早,并没有听到什么。

    那两名玉雪宗的仙人又一口咬定她们也没有感知到什么,即使顾七再怎么的相信女儿,他的女儿还是被人们说成了荡|妇。

    原本以为没了希望,但看到这名仙长,他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若是行雪能够跟着这位看着便十分厉害的仙长学习,成为一名修者,离开满是流言的人间界,那么这些,也就不算是什么麻烦了。

    他满腔爱女之心,只将周围人的视线抛诸脑后,满是期待与渴求的望着面前的白衣仙人。

    让他猛然放松下来的是,卫明言十分好说话的点了头,“如此,便带来吧。”

    顾七欣喜若狂,连忙招手让跪在一旁的奴仆过来,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快点,去把小姐请来。”

    “是。”

    奴仆低着头就要退下,一直跪着不动的顾羽灵突然开口,“慢着。”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被这么多人看着,顾羽灵才发现自己居然呵斥住了奴仆,她脸上有些羞窘,可望着正用着淡淡视线看向自己的白衣仙人,还是尽量让脸色正常下来,背脊挺直,柔下声音用着不卑不亢的语气问着,“不知仙长所在门派,是否与玉雪宗一般,只收还未成家的弟子。”

    瞬间,顾七不可置信的望向了自己这个一向听话懂事的小女儿。

    顾羽灵也看到了父亲的眼神,一瞬间的心虚后又理直气壮起来,她心里想,自己并不是想要阻挠姐姐能够入这位仙长门下,只是害怕若是面前这位的宗门也是与玉雪宗一般,到时候姐姐来了,怕是又要受一遍侮辱。

    毕竟修真界这样的地方,对待女子贞洁还是很看重的,就算是并不在意,一个还未拜入师门就失了贞洁的女子,就算是现在姐姐蒙混过关进去了,日后被戳穿必定也会遭遇侮辱。

    还不如现在就将一切说清楚,免得姐姐再受一次伤。

    顾羽灵想着自己是在帮姐姐,脸上的神色更加坚定。

    然而,一旁仙气飘飘的仙长却回道,“本宗一向自在逍遥,无论成家与否,俱都可以拜入门下。”

    顾羽灵脸上的神色停滞一秒,卫明言垂眸看了她一眼,转身神情淡漠道,“去将人请来,我要看看她的根骨。”

    “是,是。”

    那奴仆从未与仙人对话过,吓得连忙应下,小跑着出了院子。

    顾羽灵心中焦躁,更加担心姐姐,若是姐姐真的被收入门下,日后被拆穿该有多么难堪,她想要直接说出姐姐还未成婚便被破了身子的事情说出来,可若是真的说出来,大家必定会认为她是在阻挠姐姐登上仙途。

    因此虽然担忧,但犹豫来犹豫去,顾羽灵还是没有说出来。

    ...但她同时也在安慰自己,这位仙长的眼光如此高,也许他根本也看不上姐姐呢,毕竟姐姐连她都不如,成日里只喜欢舞刀弄枪,连绣活都不会,虽然相貌不错,但从不喜穿裙装,总是穿着一身红色的劲装练习剑法,每一次她与姐姐一道出去,那些世家公子们往往最喜欢看的是她而不是姐姐。

    有的时候顾羽灵也不是很理解姐姐,为什么要这样练习武艺,等到她们测试灵根的时候,若是有灵根,直接便可入仙途,凡人的剑法又有什么用呢。

    只是想着姐姐一向固执,她就算是好心劝说估计也不会听,因此也只能由着她去了。

    这样想着,顾羽灵心中的急躁平息了些,她甚至已经在想若是姐姐被拒绝之后,自己该如何安慰姐姐。

    日后,她便是玉雪宗的弟子,也算得上是仙人了,姐姐虽然没有能拜入师门,但有她这样一个妹妹,心里也应该很高兴才对。

    就算是为了姐姐,她也一定要在入了玉雪宗后好好修行。

    顾羽灵这么七想八想了没一会,就觉得双膝酸痛无比,她虽然是庶女,但因为七房中只有她们两个女儿,吃穿用度无一不精,什么时候下跪过这么长时间,方才原本是接弟子服才跪下,可白衣仙长突然来临,一直到了现在,都没人喊她起身。

    她心中不免委屈,白皙的脸上也露出了三分难受七分坚强来,可惜所有人的视线都在悄悄的看这名至少也是洞虚期的白衣仙人,根本没人注意到顾羽灵,她也只好这么委委屈屈的继续跪着。

    好在很快,被派去叫顾行雪的下人急匆匆回来了,一进屋子,他立刻跪在地上,“七老爷,仙长,十一小姐她,她留下了一封书信,离开府中了。”

    顾七猛地站起身,满眼担忧,“行雪离开了?”

    “是,这是十一小姐留下的信……”

    那仆从办事不利,连忙膝行着上前将书信递给了七老爷。

    顾七匆忙打开,正要看,一旁的卫明言突然伸出手,那封信从顾七手中脱离,飞到了白衣仙人手中。

    他垂下眸,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在全都是满脸紧张望着自己的顾家人视线下,冰块的唇突然微微上勾,轻笑一声,“这位十一小姐倒是有志向,居然要独自闯荡。”

    见他不是厌恶,顾家人都猛地松了口气。

    跪在地上的顾羽灵则是有些不可置信,明明姐姐干出了离家出走这样的大事,怎么身边的仙人反而还有赞扬的意思。

    她咬咬唇,轻声道,“许是姐姐去寻找她的情郎了。”

    卫明言微微挑眉,微微侧身看向地上跪着的粉衣女子,“情郎?”

    “是,姐姐前几日,被发现不是处子之身,现在应该在被关禁闭才是……”

    顾羽灵刚说完,便感受到了周围顾家人看过来的奇怪视线,她知道他们一定是误会她了,“因此,姐姐离开家是事出有因,还请仙长不要怪罪。”

    “怪罪?”

    白衣仙长淡声道,“我为何要怪罪。”

    “既然如你所说,你这姐姐是敢爱敢恨之人,这样的女子,我倒是有兴趣收徒了。”

    “她走便是走了,也并不妨碍我收徒。”

    “今日诸位便做个见证,日后这顾行雪,便是我虚凌宗宗主的亲传弟子。”

    顾羽灵脸上的神情,顿时一片空白。(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