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第306章 完结章

    最近cos圈热闹极了, 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那场举办的赛事里冲出来一匹黑马。

    白茫茫的雪地中,穿着羽衣, 神情淡漠的男人静静望过来,一旁身披大氅的女孩跟在他身侧,微微仰头,眼中满是仰望。

    这张照片十分顺利的在圈子中传了个遍。

    【卧槽这谁啊!!好帅!!帅炸了!!】

    【怎么以前没见过,新人吗!】

    【他是不是没化妆??看着好几把好看,妈妈呀!!我恋爱了!!】

    【楼上别闹,cos怎么可能不化妆的】

    【这张照片要代表的是什么?父女?】

    【帅到流口水!】

    【楼楼上你要笑死我吗?明眼人一看就是爱情好不好, 不过这个身高差简直了……】

    【那是宝妹吧,我记得宝妹身高还可以啊, 在帅哥身后看着怎么跟小孩一样】

    【父女加一,帅哥眼神太平静, 照我看倒像是那种心里无情的仙人,谈恋爱就很违和了】

    【父女加二】

    【加三】

    【加10086】

    “啊啊啊啊这群人怎么这样的!!”

    郑宝气的一把合上电脑,对着一旁笑的拍桌的好友抱怨:“什么叫父女, 我是有点娃娃脸, 但是也不至于直接降辈分吧!”

    好友这下真的要笑死了:“男神?你敢对着卫明言说这句话吗?”

    郑宝不吱声了。

    让她私底下叫两句还行,真对上卫明言, 说句话都能酝酿半天。

    好友正打算继续笑话她两句, 却见卫明言从外面长街上缓缓走来。

    今天下了雨,街上行人都打了伞, 他当然也打了, 是一把黑伞, 走过来时,唇角还带着淡淡笑容。

    郑宝双眼发亮,连忙迎了出去,殷勤的去帮着开门:“卫哥,你去哪里了?我今天还说约你一起出去喝茶呢!”

    “出去逛了逛。”

    卫明言笑了笑,收起黑伞放在了一旁,放下时,随意的瞥了一眼外面,雨中,有灵体在看到他后仓皇逃离。

    “咦??”

    好友突然对着电脑惊诧的叫了一声:“宝妹你快来看,我们上次拍照的雪山去了好多专家。”

    郑宝正一心一意看着男神,没兴趣的挥手:“去就去呗,我们又不在那。”

    倒是卫明言,微微挑眉,温声问了句:“专家?”

    “对啊。”

    好友一抬头就被他的帅气给帅了一脸,未免姐妹两个喜欢上同一个男人这样的修罗场出现,连忙强迫自己低下头,念着电脑上的内容:“据说是一千年前那个差点没统一整个蓝星的楼国皇族陵墓被发现,陵墓里面有记载,当初楼国大旱,几乎要灭国,他们国家的国师逆天改命,改了整个楼国的命运后去世,当时的皇帝下令,将全国珍稀宝物收集起来给国师陪葬,最后按照国师的嘱咐,将他葬在了雪山下。”

    “为保尸身不腐,用冰棺下葬,口含夜明珠,身侧放满了各种珍稀珠宝。”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啊,这上面说楼国皇帝一直坚持千年后国师会复生,但是又记载了在陵墓建好之后,他下令炸掉了进出的门,那国师复生了之后又怎么离开呢?”

    卫明言放下黑伞,施施然走到了她旁边,望着电脑上的那些内容,唇角微微勾起:“可能是相信就算没了路,国师也能出去呢。”

    “也是,国师嘛,据说那个时候的国师都是有真本事的。”

    郑宝见卫明言感兴趣,也好奇的凑了过来,“诶?楼国皇室的墓都是空的?”

    “对啊,你看这个上面写了,这只是一个衣冠冢而已,楼国有皇室去世其实并不会葬在...祖陵,而是会火化后将骨灰撒在雪山上,他们坚持这样就能得到国师的庇护,还能用自己的皇室血脉守护国师,以前不都是的国家不都是国师守护皇帝的吗?怎么到了楼国反着来了。”

    郑宝:“可能因为他救了整个国家?古代人火化?好空前的意识啊,他们认为的国师庇护是哪个国师?”

    “楼国只有一个国师,就是埋在雪山下的那位,真奇怪,在这之前和这之后楼国都没有再有国师,那这位国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上面有记载吗?”

    好友摇摇头:“没有,但是在楼国一名皇帝的衣冠冢里有记载,说是国师沉睡千年……诶你看,他们这里就用的是沉睡不是死了,这国师得多厉害啊。”

    郑宝的一颗好奇心被高高吊起,急的一个劲催促:“你快点说啊,沉睡千年然后呢?”

    “国师预言,当他沉睡千年醒来后,会依旧庇护皇室血脉,只是那个时候,楼国早就不复存在。”

    “当时的楼国应该算是整个蓝星最大的国家了吧?”

    “历史书上不是有写吗?两百年前楼国皇室凋零,周围国家虎视眈眈,本国内也有想谋篡篡位的,当时大火烧入京城,等到叛军入城,才宣布楼国皇室被烧死在了城中。”

    郑宝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历史课是开卷考,一般没怎么听讲。”

    “那楼国皇室死光了,国师醒了还怎么庇护皇室血脉?”

    “这谁知道呢,反正他预言千年后楼国不复存在是预言对了。”

    新闻内容一共就这么点干货,好友说完也就去八卦别的了,可郑宝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抓心挠肺的想要知道后续,她打开自己的电脑开始搜索查找,在这期间,卫明言始终安静的打开了一本书看。

    “诶?楼国皇室姓郑啊?”

    正在看娱乐圈八卦的好友翻了个白眼:“宝妹,你到底有多不爱学习?虽然楼国灭亡了,但是好歹也是曾经的第一大国,考点不少的好吗?马上你就要上高三,我看你高考怎么办!”

    郑宝嘿嘿笑:“我其他科都都挺好的,就是历史不好,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咱们手上不是有钱了吗?这笔钱我都想好了,存起来,以后等攒够了开个买个房坐等升值,做包租婆,以后再有更多的钱了就包养几个小鲜肉,然后……”

    她正说的嗨皮,突然想起来男神还在一边,一抬眼果然看见卫明言正笑着看她,脸刷的就红了。

    “我,我是说,以后有钱了多吃肉,肉得鲜嫩的好吃。”

    卫明言的笑又深了些:“好,我支持你。”

    郑宝脸更红了。

    直到那个长的比神仙还好看的男人起身上楼,她脸上的那股烫意都没消下来,一旁的好友见了,满脸惨痛的凑了过来:“宝啊,你不会真的沦陷了吧?听姐一句劝,卫哥长得太仙了,看着就和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你还是别瞎折腾了。”

    “没有!”

    郑宝捂着脸满脸羞涩:“我没想和卫哥发生点什么,你没看我连挨都不敢挨他一下吗!就是一想到我男神这么帅,心里就高兴!以前不知道别人为什么追星,现在我可算是知道了,啊啊啊啊好帅啊!!”

    好友提醒:“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男神?”

    相貌漂亮的女孩满脸迷茫抬头:“啊?”

    “张向东啊!之前不还兴致勃勃的想要跟他表白吗?自从你从雪山回来,好像还没找过他吧?你俩之前不还暧|昧着吗?”

    郑宝脸色立刻臭了下来:“暧|昧个鬼,我们来之前就确认关系了,之前我们压根没想找他,是他自己非要来,结果来了一见天气冷穿的少就跑,要不是碰见卫哥,别说奖金,车费钱设备钱,光这些我们就得倒贴进去不少!”

    ...   “之前我还想着他要是赶紧道歉还有的谈,结果呢?三天没动静,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分手。”

    “拉黑了?”

    “拉黑了。”

    别看郑宝平时看见个帅哥就叫男神,其实真正的初恋也只有张向东,一开始是喜欢他的脸,后来两人真正接触到开始暧|昧,她也是真的把张向东当成了男朋友。

    一开始说要参加这个比赛,郑宝压根没想让张向东这个没参与过cos的人来,偏偏他非要跟来,跟来了又半途放鸽子险些害的他们前功尽弃,郑宝能不生气吗!

    正说着呢,外面长街上又走来一个人,好友拍拍郑宝:“诶!张向东!”

    雨渐渐停了,街上的人却也不多,卫明言站在二楼阳台,看着底下的一双年轻男女。

    “我真的是家里有急事才走的,那三天忙得我脚不沾地的,后来一打听到你在这里我就来了!”

    “别生气了,乖了,我都跟你道歉了,听说你拿了奖还没有恭喜你呢。”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过几天你要回学校是吧?我专门开了车,到时候送你回去,然后我们再出去吃大餐,见见我那些哥们。”

    郑宝冰冷的神色随着男友的哄劝渐渐软化下来,张向东见状,连忙又是一阵哄。

    见他这么诚恳,她抿抿唇,正要说下次不准这样,门口突然传来一声轻咳。

    郑宝下意识转头一看,见是卫明言站在门口,正轻声咳嗽着,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卫哥。”

    “嗯。”

    卫明言又咳嗽一声,眼看向满眼不悦望着自己的张向东:“这么巧啊。”

    “啊?”郑宝疑惑地看看他又看看张向东:“你们认识?”

    张向东一愣:“没啊,我没见过他。”

    “不认识,只是早上碰巧见了一面。”好看的不似真人的男人笑道:“今天早上我去逛了逛,正好看见你带着女朋友从酒店出来,还带着那女生在喷泉边坐着亲。”

    张向东脸色渐渐难看下来,“你胡说什么!!我今天中午才到的!哪有什么酒店!”

    卫明言轻飘飘来了一句:“当时我还挺想提醒你们的,因为在你们坐下之前,有几个孩子拿着粉笔在那一块画了半天。”

    郑宝反应很快的立刻去看张向东身后。

    果然,裤子上带着白|粉笔印。

    她脸上神情在不可置信与愤怒之间来回轮转,最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巴掌打在了张向东脸上。

    ——啪!

    张向东捂着脸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着长相漂亮的女孩愤怒的转身就走,只留下那个坏了他好事的男人站在原地笑着望着他。

    “你,你行啊!你有种!”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

    放下狠话,他转身就走。

    本来是想随便哄哄郑宝,就算是分手也把分手炮打了,结果没想到眼看着要成功了,半路上却杀出了个程咬金。

    他气得不轻,在心里发誓回去就把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小子查个底朝天,不弄死他他张向东就跟他姓!!

    结果直到张向东回去花钱找人查,都没有查出那个男人是什么情况。

    除了知道他叫卫明言,和郑宝合作参加了一场比赛,其他的什么资料都没有。

    他不甘心的又买通打手去郑宝家附近溜达了一圈,结果依旧一无所获,最终只能放弃。

    而张向东遍寻不到的卫明言,却在他走后也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里。

    离开之前,只对着郑宝说了一句话:“离他远一点,如果有喜欢的人,就带他去划船玩吧。”

    之后,雪山下,静悄悄的开了一家书店。

    ...   书店的老板是个长相很好看的男人,总是坐在桌子后面安静看着书,他的客人很少,别人问及这样下去会不会亏本时,又不在意的笑。

    “我还有个兼职。”

    没人能问的出来他的兼职是什么,只知道随着时间流逝,书店老板的容貌却始终不改,在引起大家注意前,这家书店又如同他开时那样,静悄悄的消失在了雪山下。

    郑宝在男神走后,很是颓废了一阵。

    之后张向东又来变着花样的向她示好,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只是她心里一直都有个疙瘩,再加上男神的嘱咐,到底没有答应复合。

    直到张向东家里破产,她才知道这人居然是个变态,交了女友之后喜欢把人灌醉下药让他的那些哥们玩弄,等到第二天又假装是自己。

    如果不是在他倒台后保存的那些照片视频暴露出来,根本没有人能想到富家少爷张向东居然是这种人。

    因为这件事,郑宝心里几乎有了阴影,过了差不多五年才重新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只是因为之前张向东的事,让她始终无法敞开心扉。

    她突然想到了卫明言临走前说的话。

    郑宝约了男友去划船,船桨掉落在了水中,两个人都不会游泳,手机也莫名其妙的没了电,而原本应该能发现他们的工作人员却早早收工。

    那里按理来说总有人来游玩,应该很快就被发现才对,可天边又不知为何起了大雾,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

    就这么神奇的,他们被困在了水中心两天。

    这两天里郑宝饿的不轻,他们只带了一瓶水和一点食物,因为这场奇怪的大雾,谁也说不准两人能在这里困多久。

    可能几天,也可能几个星期,也可能几个月。

    男友没有怪郑宝,一直努力的安慰着吓坏了的她,他自己只吃少量食物,其他的都让给了郑宝。

    直到最后食物吃完,他们很有可能饿死在船上,他都在一个劲的安慰着郑宝。

    第三天,他们获救了。

    郑宝和男友很快结了婚。

    婚后,果然如男友在婚礼上承诺的那样,他对她始终如一。

    她很幸福。

    八十岁对时,他们已经儿孙满堂,丈夫比她先走了几个星期,郑宝思念他,也在梦乡中去世。

    睁开眼,却见丈夫正笑盈盈的等待着她。

    “我死了之后本来要走的,被一家书店的老板拦了下来,说让我等等你。”

    郑宝跟着他去了那家书店,看到了依旧如记忆中那般年轻的卫明言。

    卫明言递给了她一本书,神情温和:“这是你的人生,看完它,就去轮回吧。”

    郑宝打开书,看到了自己的一生。

    从出生到死亡,她都是幸福的。

    她鞠了个躬:“谢谢您。”

    那个如仙人一般的男人浅笑:“谢我什么?”

    “谢谢您一直都在守护着我。”

    她抬起头,相貌重又变回了年轻时的模样,眼中却早就没了当年的跳脱:“其实,我查到了。”

    “从以前到现在,只有楼国国师才会穿羽衣。”

    “那天,正好是一千年吧。”

    卫明言像是早就料到一般,笑容不变:“你是个好孩子,我只是帮你看清了选择的路而已。”

    “去吧,楼国皇室后裔,前有荫庇,后有余泽,会得到个不错的轮回。”

    郑宝起身,有些犹豫的看了一下书屋:“最后还是想要好奇一下,您到底是怎么做到,在千年后复生的?”

    “因为帮了很多人。”

    卫明言笑着,如一个长辈一般,摸了摸面前女孩的头。

    “就像是你一样。”

    ...    “以后,也许我还会再去一次,也许我会留下来。”

    郑宝拉着丈夫的手,一起走出了书屋。

    她转身看去,穿着羽衣的俊美男人站在门口目视着他们离开。

    郑宝冲着他摆摆手:“再见。”

    卫明言唇微微扬起,露出了个笑来。

    ——“再见。”(www.ggdown.org)
Back to Top